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焦国标:高压之下的精神贵族

p111104105
焦国标,1963年出生于河南省札县,中国新闻学研究者、作家和异见学者,2004年3月曾发表《讨代中宣部》一文。

艾未未被北京地税催缴1522万元后,11月 3日,艾未未的母亲高瑛和弟弟艾丹,以艾青故居签署了抵押声明。独立作家焦国标认为,从艾未未被抓捕至今,理性而坚定的艾家人,实为高压环境中的精神贵族。

说实在的,艾未未本人没让我感动,因为我认为,大丈夫做事上不封顶,干多大的事都是应该的,令我感动的是艾未未所属的这个大家庭。首先是艾母,高瑛老太太,至始至终高调地与儿子站在一起。在中国,行公义、好怜悯少见,高调地行公义、好怜悯更鲜矣。如今1500万的政治勒索又送上来了,艾母”已经用房产为艾未未作了担保”,这是何样的担当,何样的襟怀!

艾未未的妻子路青,自事发至今,一直理性、克制而坚定地支持丈夫。艾未未的姐姐高阁是高家的新闻发言人,即便在当时弟弟未未被关、风声鹤唳的形势下,也总能看到高阁不失时机、分寸得当、无所畏惧地有力发声。

日前德国之声报道,艾丹已与母亲高瑛共同签署一份声明,愿以父亲留下的房产为哥哥担保。”高阁表示,他们一家人都选择和艾未未站在一起。……这房子算不了什么。对于我们家庭来说,我们没有什么舍不得,就像强盗抢东西,舍不得也得给。”言下之意,兄弟未未(和他的信念)比房子金贵万倍。

“为什么我的眼中充满泪水,因为我对这大地爱得深沉。”我不知道诗人艾青给妻子儿女留下多少房产,但我相信这房产的百分之九十是这些诗句诗积累而来。如今诗人深爱的大地正在受辱,用诗人留下的房产拯救诗人深爱的大地,正是得其所哉,得其心哉,得其爱哉,得其孝哉。

与这个大家庭相对应的,是我从何清涟女士的文章中看到的有关冯小刚导演的信息。十月上旬,小刚发了一条微博:”说两句实话,代价是很大,先是媳妇不让睡觉,苦口婆心央求:看在我和孩子的份上少说两句实话行吗?后是兄长如道明,声色俱厉质问:你不说实话能死吗?他戳痛我:你得多大的好跟我没关系,你倒多大的霉跟我有关系!说两句真话竟让家人朋友如此不安,我认栽。收声。往后我要嘴里没实话,大家包容。”

小刚说了什么真话呢?何清涟到冯小刚的微博上打捞,发现有这么一条”像真话”的微博:”我耳朵馋,听了几嘴闲话。意思是说:不是戏子无情,是婊子无情。污蔑别的群体我也就算了,污蔑婊子,我还真得主持个公道。文革时没婊子行业吧?住在北京西什库的教友和修女们被逼着烧圣经神像,不从就用皮带抽,修女们哭着亲吻圣经投入火中。这种丧尽天良助纣为虐的事婊子是干不出来的。是谁更无情呢?”

小刚口中不让睡觉的媳妇是徐帆吧,请教徐帆女士:小刚发这条微博与看不看你和孩子的份儿,我怎么没看出有什么联系?如果一定要找出其间的联系,倒也不是找不到。小刚这条微博,不过是即兴出口气,就像鲸鱼浮出水面喷一口水,如此而已。鲸鱼不喘气不行,小刚不出气也不行,不出气闷出个三长两短,反而对你和孩子不利。要说其间的联系,这就是联系。

陈道明先生的声色俱厉质问,我认为更是属于一惊一乍婆婆妈妈。”你不说实话能死吗?”我倒想反问道明先生一句:”一个人装没嘴的葫芦就能活一万岁吗?即便能活一万岁,横竖一个葫芦,活那么久有意思吗?”"你得多大的好跟我没关系,你倒多大的霉跟我有关系!”这句话我也得请教道明先生:”小刚随口说句话,究竟能倒多大个霉呢把你吓成这样?他要真倒了霉还能株连到你这十族以外去?即便真的株连到,到那时你还有足以逃脱牵连的牌可打,划清界限宣布脱离朋友关系可也,保你没事。

冯导的”两句真话”究竟引起多大反响,我不清楚,起码我没听说小刚失业,或家被抄,或片被禁拍之类的消息。中国人的言论自由都让杯弓蛇影的庸人主动出让掉了。在言论自由的王国里,这些人都是丧权辱国的卖国贼。小刚在微博里说:”说两句真话竟让家人朋友如此不安,我认栽。收声。往后我要嘴里没实话,大家包容。”很显然,小刚这气没喘顺。我来挑拨一下小刚:不要光看家人朋友不安的一面,还要看家人朋友”可恨”的一面。要知道,亲情对言论自由的扼杀,比中宣部所做的更深重广大。不要怪别人不让你说,不给你自由,克扣、勒索你自由的首先是你的家人朋友。

人生处处是选择。你要想做精神贵族、文化贵族,你就必须有社会担当,就像艾家一门一样。否则,如果你只想闷声发大财,只想灯红酒绿、吃喝玩乐、声色犬马,或只想片刻也不能离开CCTV的舞台,新年除夕晚会一次也不能拉下,诸如此类,那也是你的自由。

(德国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