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丁咚:卢梭的话对当今的警示

而我们的问题是,经济按照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得到了良好的发展,却试图将这头猛兽关在一个和它的身体完全不相匹配的笼子里,而且指望它老老实实、驯顺乖巧……

卢梭在18世纪60年代说,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

在资本主义占领世界的前夜,他的思想犹如暗夜中的一束灯光,为人民照亮了前行的道路……

而他本人,却被各国的统治者厌弃并驱逐,惶惶然如丧家之犬,乃至以抄乐谱为生,潦倒余生,死前恶狗爬到他的身上……

16年后,法国的革命者将他的遗骸从荒草丛生的乡野迁移到先贤祠。而在20世纪下半叶,人们在他的逝世纪念日说,“没有卢梭,我们就不会有今日。”

他认为,人之初性本善,但贪婪、专横的社会制度败坏了人性。当我看到这句话的时候,犹如一道闪电划过心空,与当今中国现实比照,他的话依然振聋发聩、掷地有声。

当我们把道德堕落、诚信匮乏归咎于人民没有养成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时候,当我们仍然心存侥幸地将这些现象统统归结为个例的时候,当我们将道德的改善、诚信的恢复寄望于某些外在的“工程”的时候,其实我们离危险也不远了。

人贵有自知之明,并据此为人处事,看待世界。回避自身之过,责怪别人,不啻于掩耳盗铃。反过来,只有从源头找问题,才能对症下药,也才能解决问题。

否则,道德也好、诚信也好,其他一切堕落的现象也好,终无改良之机会。

根据马克思主义者的定义,卢梭是个资产阶级思想家,他的思想是对资本主义社会的精细雕刻……

人们一般认为,社会主义比资本主义更先进,是更高级的社会形态,也就是说,社会主义国家的人民应该享受比资本主义国家更高级的自由,在任何阶段包括初级阶段都是如此。

基于同样的理由,我们也认为,社会主义社会应该有更好的道德、更好的诚信。

还是同样的理由,社会主义社会的公民应该享受更高级、更充分的民主。

相反,当我们连资本主义社会的民主都无法享受的时候,当我们的社会道德、诚信普遍存在问题的时候,应该反思一下,核心在哪?如何改变?

其实,人民并不在乎什么样的社会形态,只需要好生活、好环境、好心情,换而言之,就是想说什么话,想做什么事都可以,当然,是在不违背法律的情况下;有权从事政治、社会事务,政府仰赖他们产生并在他们的有效监督下工作;通过诚实的劳动可以获得相应的报酬以及个人发展之机会。

一个良好的道德、诚信的形成,最终取决于他们所在的社会具有的制度所培育的健康文明的社会风尚和氛围,而某一制度下健康文明的社会风尚和氛围的形成,最终取决于这个制度是不是把人当人,人充分享有与生俱来的自由和权利,公平地生存于某个社会,并按照自己的意图、依靠个人奋斗所积聚的力量,建构或者改变这个社会。

而我们的问题是,经济按照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得到了良好的发展,却试图将这头猛兽关在一个和它的身体完全不相匹配的笼子里,而且指望它老老实实、驯顺乖巧……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