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田奇庄:三分之二富豪为何移民海外?

当局者自己随便定规矩,当局者又带头破坏规矩,这样的游戏不知道有多少人愿意陪着玩。有钱的跑路了,没能力的只能合眼放步,听天由命。也许到了游戏实在玩不下去的那一天,量变就转化为质变了。

这是个有N多选项的难题,可能永远不会有标准答案,但这并不妨碍我们作出直观判断和推理。

按照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人首先要安全。所谓安全一是生命安全,二是财产安全。那么,富豪们在中国大陆有安全感吗?一党执政的国度由于无法解决腐败和两极分化之矛盾,大都难逃剧变之厄运。如果真出现利比亚式乱局,亿兆财富转瞬就会化为乌有,而官方的维稳经费超过军费也足以说明问题的严重性。从治安角度来看,中国大陆每年处决罪犯占全球百分之七十又是鲜明的佐证。中国的富豪与官府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官员走马灯式的轮转,让富豪们心里变得没底。富豪们当然知道,能保护自己的只有法律。然而他们清楚,宪法公民权利到今天都不算数,其它法律不过是官员的玩物而已。然而,在文明发达国度,几乎不存在政局动荡和治安混乱。如果改变不了自己所处的环境,在有条件的情况下,为什么不换一个更理想的环境呢?

人的第二大需求是健康。如果挣了很多钱,身体却垮了,必然是得不偿失。试看我们生存的环境,空气质量、饮水质量、食品质量都存在严重问题,让人谈之色变,防不胜防。大家的基本共识是,生长在中国大陆,没得病只能算你烧了高香,撞了大运。而早早得病,再为治病落得人财两空才是国人的共同归宿。在文明发达国度,保证生命健康是政府的头等要务,国家税收的大部分开支都用于保障国人生活质量。绿色环境使发病率大大降低,即使患病也有较好的医疗保障。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如果有条件,为什么不到无污染,有保障的环境中生活呢?

人的第三大需求是自我实现。按道理说,国人都有衣锦还乡的情结,愿在熟人和乡亲面前证明自己。富豪们何尝不愿意享受被人追捧的快乐,如果到了外国,恐怕就难以找到鹤立鸡群的感觉了。然而,事实上,无论多大的富豪,在官员面前只是二等公民。在中国大陆发家致富的捷径就是抱住官员大腿,这类暴发户虽然跻身上层,能当上什么代表、委员,但大都没有仗义执言的风骨,缺乏慷慨求助的风度。自我实现是道德的升华,在以道德为荣的环境中,富豪们最有可能成为社会的表率。然而,在物欲横流的氛围里,往往是道德降一寸,财富增一尺,富豪们怎么可能守住道德底线。既然无法自我实现,却往往被众人戳脊梁骨,何不逃之夭夭,另谋出路?骆家辉、赵小兰、杨振宁就是另一种成功的典范啊。

中国人有一大优良传统就是重视对下一代的教育,中国几十年改不了应试教育,千军万马走独木桥,根本不可能实现对学生的全面教育和整体提高,不可能培养出合格公民和高贵的人文品质。如果实现移民,子女教育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人是为希望活着。在中国大陆,国人看不到政治体制改革的希望,看不到治理腐败的希望,看不到社会风气好转的希望,更看不到整体道德水平提升的希望。让我们不断领教的是,救人者被诬陷,见难不助,见义不为的丛林法则。古人云,哀大莫过于心死。那些背井离乡出走的富豪们,需要的不仅是财富的增长,更希望满足正常人的基本需要。这是再正常不可的要求,也是无可厚非的正当选择。孔夫子不是说过,道不行,吾将乘桴浮于海吗?其实,富豪们这时走已经晚了一步,那些深谙官场秘密的贪官们,早就捷足先登了。

当局者自己随便定规矩,当局者又带头破坏规矩,这样的游戏不知道有多少人愿意陪着玩。有钱的跑路了,没能力的只能合眼放步,听天由命。也许到了游戏实在玩不下去的那一天,量变就转化为质变了。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

评论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