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谌青凡:中国最大的危险是什么?

有人问什么是中国最大的危险?用不着思考就可以回答:奴才多是中国最大的危险。因为他们都是牛梁鸟,以牛身上的疥癣为生。当牛真的遇到存亡之险时,鸟儿们早就飞得了无踪影。

为什么中国多奴才?这由中国的历史与现实所决定,最明显的例子之一,莫过于太监。太监是中国的特产,别国拿得出吗?加工太监也是中国的发明之一,将男人当作公的畜生,一阉了之。外形上依旧还是个雄的,但已没有了雄性动物的危险性,尤其放在后宫里,相当安全,符合皇帝私生活的安全需要。按中国的政治传统解释,皇帝是没有私生活的,皇帝的安全也就是天下的安全,所以,太监也成了社会的需要。天下的男人总不能都阉了,否则,就要亡国亡种。中国人有的是通用之法,对此,不阉而培养成奴才,效果也是一样的。

中国奴才多的原因有以下几点:第一,专制统治时期太长,凡有骨气之人被消灭得差不多了,剩下来的人里面,奴才坯子的比例就相应提升;第二,中国文化里,奴性的因子太多,长期耳濡目染,奴才意识成了人们的习惯思维;第三,中国的社会环境决定,当奴才比不当奴才的人风险小,容易生存,当奴才也就成了多数人的首选。

对皇帝来说,奴才多的好处远甚于太监。理由有以下几点:第一,只要皇帝一拍脑袋,无论对错,什么样的想法都可以一杆子插到底,因为奴才不会也不敢唱反调;第二,奴才多就社会稳定,处处都是莺歌燕舞,符合政治稳定的需要;第三,奴才没有三心二意,容易集中力量办大事,那怕错到底的混账事,也照样顺利进行。

话得说回来,没有天灾人祸的时候,太监也好,奴才也罢,可以说是多多益善。虽说太监与奴不能推动社会进步,但混日子总是可以的。反之,如果碰上有天灾人祸之时,太监和奴才就不顶用了,并且会坏事,坏了皇帝的大事。卡扎菲就是让奴才们搅的局,去年这个时候,谁能看出卡扎菲快要倒台?就是三个月前还有人在挺,结果是挺死了卡扎菲。就是有人看出了问题,既无渠道上达天听,就是卡扎菲听到了,只能是一个掉脑袋的回答。因为大家都在欢庆盛世时,你来个危机论,岂不是阴谋又能是什么?

再以卡扎菲为例,对皇帝而言,太监和奴才是有利有弊。当事变之初,奴才们说是社会闲杂份子闹事,当事件进一步发酵蔓延时,奴才们说这是西方势力捣蛋;当局势发展成不可收拾的地步时,奴才们除了流泪表示效忠,准备打巷战。最后当卡扎菲被人捕获时,他的奴才们早已溜得一干二净。这也让人想起中国明朝的崇祯皇帝,在煤山上吊时,只有一个王姓的太监相伴送终。

有人问什么是中国最大的危险?用不着思考就可以回答:奴才多是中国最大的危险。因为他们都是牛梁鸟,以牛身上的疥癣为生。当牛真的遇到存亡之险时,鸟儿们早就飞得了无踪影。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

评论

  • 自然上海 说:

    这篇文章写得好,这是中国社会的真实写照,中国现在还是封建社会,只有洗清中国人民脑子的封建意识,中国才能走上民主社会。每个人民主意识只有靠勇气和智慧才能得到。靠虚伪梦想欺骗那永远只能做奴才。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