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就这么活着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说起来容易、可做起来却难。真正能够做到的人,能有多少呢?

其实,我啥都想要,又啥都不在乎。连死活、都无所谓,还有啥好在乎的呢?就这么活着。明天,和今天没啥区别;只有我思考着的,不会一样了。

就这么活着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二百六十六

吃罢晚饭,睡了一会,而后散步。

出门向南、到大中桥,再上健康路。路边,都是店铺,灯也好,一派市井生活情景。

路上,买了一小袋泡芙(里面是鲜奶,可润润抽烟抽干了的嗓子)。拎着泡芙,就进了一药店,称了称体重,143斤,不瘦,也不算胖。

吃了个泡芙,就进了夫子庙。似乎有点累,坐下来歇。点上烟,才发现别人在照相。起来、绕到正面,才发现是个照彩照往2012年挂历上印的摊点。照张相、印份单页挂历,10元,不贵,也不便宜。

见麦当劳,买了个圆筒冰淇淋。第一口挺凉,后面就觉得爽了。吃着冰淇淋,就把夫子庙转完了。不知不觉,把圆筒也吃了,往下咽时才觉着太干。

夫子庙,没啥好吃的。夏天,有一对上海夫妇问我:“夫子庙哪家的小吃味道好?”我说:“都不如上海。”

夫子庙的蟹黄包子,15元一个(现在大概要20了),里面没黄、没肉,一包水,用吸管吸。夫子庙外边的石坝街(49年前是妓女生存的地方)上的蟹黄包,18元(去年15元)一笼(四个),里面是蟹肉蟹黄加猪肉馅,老大。

初夏,网络上的小妖来宁、欲陪伴她男友读博,我就这么想过:待到秋天,请她吃蟹黄包。谁料,她又走了。

与网上的一位名人干仗,他气我:“我昨晚游艇俱乐部吃海鲜,今天去香港,过几天去澳洲海边看比基尼,你呢,在路边吃盐水鸭?”

其实,我见过那叫“世面”的玩意。露点底吧--国家领导人一级的,请我吃过饭;且,不是大宴席,而是只有一桌。当然,那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事了。八十年代的夏天,我在北戴河避过暑……

“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说起来容易、可做起来却难。真正能够做到的人,能有多少呢?

如今的我,大概应该算是真正做到了--在这网络上、博客里,党敢松一松,我就能火得起来;党若死活压住我,我也能耐得住寂寞。

昨日,一位叫龙要飞的网友,跟贴道:“八十年代初,诺奖被中国人广泛知道,一些文学青年立下远大志向,要写一篇了不起的文章去竟争诺贝尔文学奖。我看这个愿望快要由顾大作家来实现了。”

其实,我看中的是过程,而不是结果。真正拿到了、又能怎样呢?如果不能超越自己,不就是在走下坡路吗?

前时,还有网友跟贴:小波该让让位置了。毕竟这几年是顾哥领着我们玩(大意)。

我好像回过:人家正是难的时候。

其实,我啥都想要,又啥都不在乎。连死活、都无所谓,还有啥好在乎的呢?就这么活着。明天,和今天没啥区别;只有我思考着的,不会一样了。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1-11-2 于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