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谢盛友:我们需要启蒙

p0903071261
本文作者谢盛友,曾用名:谢友;笔名:西方朔、华骅,是一个用中德文双语写作的记者和作家,1958年出生于海南岛文昌县,中山大学德国语言文学专业学士(1983),德国班贝克大学新闻学硕士(1993),1993-1996在德国埃尔兰根大学进行西方法制史研究。著有随笔集:《微言德国》、《人在德国》、《感受德国》、《老板心得》、《故乡明月》。1994年荣获台湾中央日报征文首奖(《中国人的代价》)。现任欧洲《European Chinese News》出版人,华友集团总裁,欧洲华文作家协会副会长,德国班贝克大学企业文化专业客座教授。

尼莫拉给我们的启蒙:

起初车轮碾压钱云会
我们不说话
因为他不是我们的弟兄

接着车轮碾压小悦悦
我们不说话
因为她不是我们的姐妹

最后车轮要碾压我们
但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们说话了

小悦悦是谁杀死的?是人辗死的,是蒙昧的人辗死的!我们拥有几千年的文化历史,却始终没有经历思想和人性启蒙的进程。雨果在《悲惨世界》中说:“做一个圣人,这是偶然的现象;做一个好人,却是为人的常规。”

碾压小悦悦的第一名肇事司机在被捕前说:“你们也看过监控,小孩走路不看路,你们知道吗?我当时正在打电话,我又不是故意的。等我发现,我的前轮已经压过去了。我本来想下车看一下,但我看血都流出来了。我一想,看看旁边没有人,我就赶紧把油门加了,赶紧跑了。如果孩子死了,大不了赔一两万,如果活着,你知道吗?可能要赔几十万都不够。”

这是肇事司机一事糊涂,还是整体社会懵懂无知?

18位路人,有的 “如果我去救人,被人讹为肇事者怎么办?”;有的“别人都不敢管的事,我怎么敢管?”;有的 “可怜的孩子,怎么这么不小心,她的父母怎么不看好她?”;有的 “我要赶路,现在没空救人,又不是我的亲人亲戚”。……

第19个来了,就是陈贤妹。这不是偶然的,是良心。她几乎没有被“启蒙”过,因为她早年没钱读书, 一直以来又忙于拾荒忙于谋生,不参加政治学习,不好好学习雷锋,不知道5讲4美3热爱 ,也不知道3个代表,更不知道科学发展观,整天忙于捡破烂,人弃我取。结果,陈贤妹的内心良知没有被代表。

什么是启蒙

康德关于启蒙这样解释:Aufklärung ist der Ausgang des Menschen aus seiner selbstverschuldeten Unmündigkeit. [1]

中文语境下,一直这样理解启蒙,即康德在《什么是启蒙》中说的“人摆脱自己造成的不成熟”。

我不坚持我的翻译是正确的,但是,我坚持我对启蒙的理解。我对康德的《什么是启蒙》中的定义是这样理解的:启蒙是人超脱自我蒙昧而能自我做主。

康德这个定义的关键词是Unmündigkeit, 英文把这个词翻译成 immaturity,中文
再从英文的 immaturity 翻译成“不成熟”。康德的Unmündigkeit 是从形容词 unmündig 转成的名词,unmündig 又是 mündig 这个形容词的反义词,所以,康德的关键词是Mündigkeit :在法律意义上就是“人格独立,法格健全”。就是说,人成年后不断启蒙,逐渐具备人格和法格,具有判断能力和行为能力,最重要的是“明白行为后果的能力”。

启蒙是自我革新的内化,转变成推动力,而减少我们自己的冷漠和屈从。

谁启蒙

莱辛(Gotthold Ephraim Lessing,1729-1781)是德国启蒙运动时期最重要的诗人,其诗剧《智者纳旦》(Nathan der Weise)写于1779年,在1783年首演。德国启蒙大师犹太哲学家摩西•门德尔松是莱辛的挚友,剧本《智者纳旦》以门德尔松为原型。

故事发生在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隔阂最深的十字军第三次东征的年代(1189-1192)。一个叫纳旦的犹太商人,带着一支装满货物的驼队,从耶路撒冷长途跋涉回到自己家乡。还没走到家门口,他女儿蕾恰的女仆妲亚迎了上来,她激动地喊:“纳旦,你终于回来了。很不幸,你的房子烧坏了。” “失火了。”纳旦帮她把话说下去,“我也猜到了。没关系。房子烧毁了,我们就造新的。” “只烧坏了一点。”妲亚说,“不过,你的女儿蕾恰差一点就被烧死了!” “差一点烧死?我的蕾恰?”纳旦大吃一惊,“她现在怎么样?”

“你听我说下去,一个年轻的基督教徒,是个圣殿骑士,把她救了出来。谁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他听见蕾恰呼救的声音,不顾一切冲进着火的房子。我们正在担心,他就抱着蕾恰从火里出来了。然后,他突然就离开了。他根本不愿意接受我们的感谢。这几天,我们看见他天天在棕榈树下面过夜。蕾恰很想亲口向他表达谢意,我每天到他那里,请他到我们家来。可他就是不愿意。”
“一会儿再去找他,请他过来。”纳旦说。妲亚激动地往下说:“最奇怪的事还在后面,先生!这个圣殿骑士自己能活下来也是一个奇迹。他被苏坦•萨拉丁抓了起来。你知道,穆斯林抓到基督徒就杀。可苏坦•萨拉丁偏偏把他放了。”

……

以上的故事告诉我们,“爱邻舍爱敌人”是启蒙运动一直以来的脊椎,人离开了这根脊椎,就无法站立起来,因为没有脊椎的人,没有人格和法格。

启蒙是艰辛而缓慢的,没有“顿悟”一般轻巧。康德说:“通过一场革命或许可以实现推翻个人专制以及贪婪心和权势欲的压迫,但却绝不能实现思想方式的真正改革;而新的偏见也正如旧的一样,将会成为驾驭缺少思想的广大人群的圈套。”

启蒙谁

佛山两岁女童小悦悦被汽车碾压死亡后,我们当中有人建议学习欧美,引入“好撒玛利亚人法” 的“不进行救助罪”。

《德国刑法典》第323条c项规定:“意外事故、公共危险或困境发生时需要救助,根据行为人当时的情况急救有可能,尤其对自己无重大危险且又不违背其他重要义务而不进行急救的,处1年以下自由刑或罚金。”

法国1994年修订的《法国刑法典》有“怠于给予救助罪”,具体条文是:“任何人对处于危险中的他人,能够个人采取行动,或者能唤起救助行动,且对其本人或第三人均无危险,而故意放弃给予救助的,处5年监禁并处50万法郎罚金。”

谈法律?中国《道路交通安全法》明文规定:“在道路上发生交通事故,车辆驾驶人应当立即停车,保护现场:造成人身伤亡的,车辆驾驶人应当立即抢救受伤人员,并迅速报告值勤的交通警察或者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乘车人、过往车辆驾驶人,过往行人应当予以协助。”……

小悦悦事件指向的,既是法格变位,更是人格缺失,更多更直接地告诉我们,我们需要启蒙。

谈启蒙?谈何容易。欧洲历史上,凡是文化的启蒙无不以言论自由和政治宽松为前提,今天,我们显然缺乏这一前提。欧洲一路走来的经验,先人格后法格。

欧洲人的启蒙运动,不是过去时,而是现在进行时和将来时。诗剧《智者纳旦》在德国久演不衰,小孩从幼儿园就开始学习《圣经•路加福音》十章25至37节耶稣基督讲的寓言:“ 一个犹太人被强盗打劫,受了重伤,躺在路边。曾经有犹太人的祭司和利未人路过,但不闻不问。惟有一个撒玛利亚人路过,不顾隔阂,动了慈心照应他,在需要离开时自己出金钱把犹太人送进旅店的故事。所以被称为好撒马利亚人。 ”

从小启蒙小孩:“连敌人仇人我都救,我能不救邻人?”

而我们呢?长期以来,形成一种虚夸化和英雄主义化的教育模式,“对待同志要像春天般的温暖,对待敌人要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对待个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我们从幼儿园起,学的是英雄,评的是模范,树的是标兵;从小就学会了一套说大话、说套话、说空话的陋习。结果呢?文明礼貌的口号到处有,道德的说教充斥传媒。

就在小悦悦被碾压的同时,我阅读到“新华社评论员: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深刻阐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发展道路,我们党带领人民坚持不懈地推进文化改革发展,显著提高了全民族思想道德素质和科学文化素质,促进了人的全面发展,显著增强了国家文化软实力。实践证明,我国仍处于社会结构深刻变动、利益格局深刻调整的关键阶段,人们的思想观念空前活跃,价值取向日益多样。在全社会形成统一的指导思想、共同的理想信念、强大的精神支柱和基本的道德规范,才能不断巩固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建设中华民族共有的精神家园,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不断迈向前进。”

尼莫拉(Martin Niemöller、1892-1984)的忏悔文:

起初纳粹追杀共产主义者
我不说话
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

接着他们追杀社会民主主义者
我不说话
因为我不是社会民主主义者

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
我不说话
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最后他们要追杀我
但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尼莫拉给我们的启蒙:

起初车轮碾压钱云会
我们不说话
因为他不是我们的弟兄

接着车轮碾压小悦悦
我们不说话
因为她不是我们的姐妹

最后车轮要碾压我们
但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们说话了

注释:

[1] Immanuel Kant, Beantwortung der Frage: Was ist Aufklärung?, Berlinische Monatsschrift, Dez. 1784.

(作者赐稿/BBC中文网-2011年10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