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批判张木生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张木生的“再举新民主主义大旗”,其实就是邓小平的“四个坚持”版本的一大退步--邓小平的“四个坚持”,是回到文革前。而张木生的“再举新民主主义大旗”,则干脆是回到刚解放。

对于张木生的“重塑共产党的合法性”,我就无须再批判了,我只告诉他:在今天这个时代,全世界公认的政权的合法性,只有--公投、民选。

批判张木生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二百六十四

想批判张木生很久了。正好,海外媒体上有篇南方人物周刊的张欢写的《张木生:再举新民主主义大旗》,我就顺着着篇文章的思路、边读边批吧,也省得太费脑子了。

听到了毛泽东去世的消息,让张木生举杯庆贺,那么,在今天、张木生还高唱什么“再举新民主主义大旗”呢?难道张木生不知道“新民主主义论”,是毛泽东一九四○年一月九日在陕甘宁边区文化协会第一次代表大会上的讲演、原题为《新民主主义的政治与新民主主义的文化》吗?

至今,南方人物采访他时,张木生依旧感慨:“真高兴啊,一个时代结束了!”其实,那结束的,仅是毛泽东当政的时代,而不是毛泽东开创的时代。由此可见,张木生根本没有时代的概念。

记者说:“在某种程度上,张木生是毛时代的牺牲品”。那么,今日中国谁又不是“毛时代的牺牲品”呢?即使不是毛泽东当政时代的牺牲品,难道不是毛泽东开创的时代的牺牲品吗?如果没有毛泽东开创的社会主义、没有邓小平的“四个坚持”,会有今天的强拆、截访、被精神病、被黑监狱、被失踪吗?由此可见,张木生的时代观是错误的。过去的划分,也都是是错误。

毛泽东当政的时代与毛泽东开创的时代的划分,如同奴隶社会与封建社会的划分一样,可以细分、也可以不细分,因为性质一样--都是王权社会。而毛当政的时代与毛开创的时代,不过是玩出了点新花样--党权社会。而党权社会,比王权社会更糟糕,因为它掺进了很多神权社会的内容与特征。而神权社会,在某种程度讲,是比王权社会更黑暗的。

哦,张木生的父亲在“文革”中被批斗致死。这,大概就是张木生举杯庆贺毛泽东去世的原因。然而,情感不等于思想。

记者,用到了“高干子弟”(我注意到:一些与中共极为抵触的海外媒体,也常有“高干子弟”这一意识。其实“高干子弟”,其一、是有门阀观念;其二、所有“高干子弟”之父辈,都参与了开创毛泽东时代。其他,我就不多说了)。

进入张木生的思想之主题:“新民主主义是现阶段中国唯一可走的方向”。

张木生是个糊涂虫。以上,我已说到:毛泽东当政的时代与毛泽东开创的时代,可以细分、也可以不细分;因为,都是王权与神权杂交出来的泯灭人性的社会主义时代。

当然,张木生不会具备我这样的认识。其一,他的认识,达不到我这样的深度;其二,从根本讲,他就是一“太子党”。

当然,他的“现在不光是官僚和资本相结合,奸商搭台、贪官唱戏的问题,还有执政产业化、权力资本化、政权黑社会化的问题”等,对现实的批判是非常积极的。但,钱穆的“张木生的言论……亦有对中国未来走向的宏论”,就有吹捧之嫌了。一历史学家,难道不明白社会主义是人类社会史上的一段弯路吗?如果认识不到,那么,其历史观及对史的把握,就都成问题了。

记者认为:“张木生成为今年思想界的一个奇特现象”。其实,我认为不奇也不特,张木生不过是个“救党派”。而这,也很符合“退下来”和“太子党”这双重身份。

说张木生是“救党派”,证据就来了:“在他看来,‘新民主主义论’是当今社会所能取得的最大公约数,左中右都能认同,而且是中国共产党自身的宝贝理论……”咋样?张木生的本质露出来了吧?他与党一样,喜欢“代表”。谁告诉他“左中右都能认同”“新民主主义论”的?毛左会认同吗?毛左要阶级斗争。右派会认同吗?右派要自由与民主。

张木生的“再举新民主主义大旗”,其实就是邓小平的“四个坚持”版本的一大退步--邓小平的“四个坚持”,是回到文革前。而张木生的“再举新民主主义大旗”,则干脆是回到刚解放。

问题是,邓小平的“四个坚持”,与“改革开放”是互为前题。也就是说,邓小平的总体方针,尚有可取之处。而张木生的“再举新民主主义大旗”,既没有自由经济或政治民主之类的起码的前题,也没有足够的论证,只是为党经营的、已“执政产业化、权力资本化、政权黑社会化”的烂摊子寻找救药,还不如邓小平的总体方针;甚至,可以说“再举新民主主义大旗”,是一很糟糕的政治脚本。

为什么说“再举新民主主义大旗”是一很糟糕的政治脚本呢?其一、既然是“再举”,就说明中共60多年都失误了。而既然都失误了,又凭什么继续领导呢?凭什么再做试验呢?凭什么不公投呢?凭什么不让民意来决定呢?其二、60多年了,时代在变、全世界都在变。原资本社会,已在社会主义的冲击下逐步形成了一较成熟的的民主体制,中国为什么就不能走民主之路呢?

对于张木生的“重塑共产党的合法性”,我就无须再批判了,我只告诉他:在今天这个时代,全世界公认的政权的合法性,只有--公投、民选。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1-10-31 于南京

(作者赐稿)

评论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