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美国女侍者:惹不起的中国游客

很明显,一旦中国游客真正理解美国小费的意义和重要性,他们一定会留下足够的小费以体现中国人的慷慨。

一对亚洲夫妻走进餐厅,胸前挂着新款相机,身后拖着学步幼童。父亲的口音泄露了他们的国籍,“三位。请。”

侍者们交换了熟悉的眼神,大家想的都一样,“又来了…哪个倒霉蛋来接待这一桌?”他们落座时我的心碎了:因为这家人只是单纯地进来用餐;因为其他侍者的担心往往成真;也因为我自己,被如此尴尬地夹在中间。为什么?

因为中国人从来不付小费。

中国经济的爆发直接导致国外游的超速增长;老套的挥舞和平标志的日本游客已经不再是亚洲游客的主力。中国成长中的中产阶级普遍比较年轻,受过教育,热爱奢侈品、国际旅行和所有发达世界公民们享有的优雅消费。他们讲礼貌,有教养,以几乎无懈可击的英语著称…还有不付小费。美国出生的中国人、韩国人和日本人都会付(用餐金额)15-20%的小费,正是这些日益增加的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游客们让我们的心流血。

我虽然在美国长大,但我妈妈是中国人,因此我还是花了不少时间在了解中美的文化差异上。同样地,作为一名新近毕业的大学生,餐桌是各种账单的救星,我们和小费生死与共,这点我很清楚。谈到美国的小费文化,几乎可以写出一整本的社会学论文来探讨它的功过,但不论其对错,小费就是我车里的油,我同事孩子的食物;存在就是硬道理。人们光顾像我们这样的餐厅不仅仅是为了食物,还有体验,气氛和服务的需要。给很少的小费,甚至不给—是一种边缘犯罪。在搞清楚人类起源前,几乎人人都干过服务工作。

我的同事都明白我是美国出生和长大的人,但他们还是一脸不满地出现在我跟前。“是食物不够美味?是我的服务水平不够高?还是这是个文化上的玩意儿?”这让我处境不妙,因为不知为什么我的确觉得要为“我的人”负点责。我讨厌我的同事没法在中国游客的餐桌上赚钱,我也讨厌他们对中国游客的印象。最糟的是,我讨厌这些顾客的后知后觉。作为半个中国人,我知道这些客人一旦意识到—在美国的社会模式里—给$130元餐费的桌子留$5元小费意味着什么的话,他们一定会异常羞愧。

中国人很节俭,但这也是很多“传统世界”的文化—仅仅意味着存活。你去问俄国人,德国人或者爱尔兰老祖母,你会发现同样的行为标准。还有,问问那些曾经生活在美国大萧条年代的人们。在从以生存为主的社会经济环境向消费世界转型的时候,过程中我们似乎丢掉了些什么。

我可以尽力向我的同事解释,中国的服务行业没有“小费文化”。但我该如何解释中国人吃饭时的喧哗声?我如何让同事们习惯中国人标准的餐厅呼叫方式“服务员”?我该如何让同事们明白,中国家庭会羞愧到无地自容,一旦知道别人对他们的印象是粗鲁,无礼或者是最差的,吝啬的?

中国聚餐的最基本元素是过量—跟朋友、家人分享美味食物、美好回忆和好事情。我在中国吃饭的大部分时光是在家人或朋友的注视下,“多吃点!”不管我是不是被美食所累。

我相信天真的中国游客有义务了解更多。很明显,一旦中国游客真正理解美国小费的意义和重要性,他们一定会留下足够的小费以体现中国人的慷慨。或者是中国暴发户的心智有所改变了?发展的经济改变了世代沿袭的传统?

这些问题闪过我的脑袋,当我目送这个年轻家庭走出饭店、进入一辆崭新的宝马车、消失在微凉的夜色中,而为他们提供服务的侍者勉为其难地拿着很少或没有小费的账单。我想起中国的一句成语,“勤俭致富。”也许吧。但仅仅是小费就能修补文化上的冲突么?或者需要做更多事情来跨越鸿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