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环球邮报:乔布斯之死未能消除工人怨恨

p111030103

除了工人患病、被广泛报道的苹果在深圳另一家组件工厂富士康的自杀潮以及其在成都的生产iPad的工厂发生爆炸致死的事件之外,苹果最近还由于其环境方面的记录而在中国面临指责。一些环保团体批评其与几家在中国的许多地方造成了严重的污染的公司有合作关系。

中国:乔布斯之死并不能为苹果免罪

许多因为制造苹果产品而患病的工人仍然对这家公司的联合创始人言辞苛刻。

史蒂夫·乔布斯在中国拥有成千上万的“果粉”,而他留给这个国家的遗产却是无比复杂的。这里同样有许许多多在苹果设备生产流水线上工作的工人,其中的一些在生产这些产品的时候严重地受了伤。

在中国的许多地方,乔布斯过世的消息引发了那些称颂其创新大业的新兴中产阶级自发地流露出悲恸之情。与此同时,在那些大多数台湾人开办的巨型工厂里生产了好几年苹果产品的工人们却更加谨慎。

乔布斯本人从来没有回应过他们寻求帮助的请求,他们的困境也只在苹果去年的年度供应商符合性报告里被笼统地提及而已。

乔布斯的死深深地触到了贾静川(音)的痛处,两年前他在苏州的一个苹果组件工厂生产iPhone的时候中了毒。今年年初身体状况恶化而又求助无门的时候,他自己写了一封长信向这位苹果公司的领袖人物乔布斯寻求帮助。而在此之后的好几个月,他从未收到任何答复。

本周四的时候,贾静川说他对乔布斯没有任何的恶意,但关于他自己的悲惨遭遇和这位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的健康问题和逝世却有着极为复杂的感觉。

“我对乔布斯的死感到遗憾,“他说。”他的公司生产了让人们生活更加便捷的产品,也推动了这个行业向前发展。“

”可我的工资实在太低了,我根本买不起苹果的产品,“他补充说,”五六千块钱的手机对我来说就是奢侈品。“

2009年夏天,为了缩短生产时间来满足膨胀的需求,苏州的那个生产iPhone和苹果触摸屏的组件工厂在生产过程中更换了一种非法的化学制品。贾静川和其他数百个工人就是那时患病的。

这家台湾人开办的胜华科技公司的工厂所使用的化学品”正己烷“造成了数十人昏厥、生病或是抱怨头痛和其他轻微的症状。然而许多工人则受害更深,他们由于暴露于这种在中国使用受管制的有毒物质而导致了手脚神经的损伤。暴露于这种有毒物质的长期后果尚不可知,而苹果公司始终拒绝就此发表任何评论。在2010年度的企业供应商报告中他们提及了这一案例,但宣称事情已经得到了解决。

可与此同时,那些以前的工人们说他们还在等待针对他们疾病的赔偿,和关于他们未来身体状况的保证。长期暴露于正已烷被认为会引起一些生育和其他方面的问题。

尽管乔布斯从来没有联系过他们或是提供什么帮助,他走之后,许多以前生产iPhone手机的工人对于该去找谁变得更加茫然。

郭瑞强(音)是另一个说自己以前在苏州胜华科技公司工厂里生产iPhone手机时患病的工人。她现在回到家里种地了,找不到好的工作,也不知道未来该怎么办。

“跟乔布斯去世比起来,我更关心自己的健康,”郭说,“现在他死了,我比过去更失落。我真不知道该做什么。”

位于香港的“大学师生监察无良企业行动”经常曝光发生在中国的跟苹果有关的虐待劳工的情况,在乔布斯死后它仍然对这家公司言辞苛刻。

“在史蒂夫·乔布斯的任期内,有大量关于中国苹果供应商大量侵犯劳工权益的报道,包括引发137名工人神经损伤的胜华科技中毒事件和富士康3死15伤的爆炸事件,”这一组织在一份声明中这样说道。

除了工人患病、被广泛报道的苹果在深圳另一家组件工厂富士康的自杀潮以及其在成都的生产iPad的工厂发生爆炸致死的事件之外,苹果最近还由于其环境方面的记录而在中国面临指责。一些环保团体批评其与几家在中国的许多地方造成了严重的污染的公司有合作关系。

然而在中国,那些苹果产品的用户和美国消费者们一样仍然对其大加称赞。贾静川这个病中的前员工心里明白。

”以前我给苹果打工觉得特别好,它保证绿色环保、对社会负责,“贾说,”但是他们就是只吹嘘好的那一面。对工人他们不尊重。对我们既不道歉,又不负责。“

他又说:”现在乔布斯死了,我心里更没底了。过去我抱着点希望,可是跟苹果公司相比,我实在太微不足道了。“

(凯瑟琳·麦克拉弗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