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蒋经国——中华民族真正的伟人

p101107103
蒋经国和女儿蒋孝章。

蒋经国一生最大的功绩,是他超越个人、家族和党派的私利,解除了言论自由,开放了结社自由和言论自由,带领台湾结束了专制政治,推开了自由民主的大门。

开启民智,开放党禁,经国先生的两大功劳,足以光前裕后。

再看看老毛,除了焚书坑儒,愚弄百姓;然后就是翻脸不认人,背信弃义,将起义国民党将领污蔑为反革命;再就是铲除异己,包括对出生入死的开国元勋痛下杀手。总之老毛做的坏事罄竹难书。

国民党创建人孙中山曾留下中国政治三步走的遗言:“军政、训政、宪政”。国民党及其后继者走的正是这条道路。在大陆,蒋介石推行了军政和训政;在台湾蒋家父子由训政而宪政。国民党到台湾后,蒋介石在台湾推行威权政治,实行党禁、报禁、抓捕民主人士,导致了不少流血冲突。

1960年9月4日,《自由中国》的主编雷震被捕。1979年夏,黄信介等人创办《美丽岛》杂志,批评时政,主张“让民主永远成为我们的政治制度”。12 月10日,《美丽岛》杂志社以纪念“世界人权日”为由,在高雄组织2万多人集会,要求国民党当局“解除戒严”,“开放党禁、报禁”。国民党当局则出动大批军警进行镇压,导致流血冲突,有200人受伤。“美丽岛事件”发生后,152名党外人士以“涉嫌叛乱罪”被抓扣,《美丽岛》杂志被查封。国民党强硬派要求进行镇压,对施明德等一两个人处以死刑。为此,蒋经国问计台湾清华大学教授沈君山,沈劝告,“最好不要判死刑,我们终究要在这片土地上长期地生活下去的,血流下去了,就收不回来了”。最终国民党没有把任何人送上刑场。正如蒋经国所说,“权柄,很容易去用它。难的是,什么时候不去用它。三十八年的‘戒严令’ 是国民党的恶名与黑包袱,一定要想法解除与开放,否则永不安宁。”

1981年,蒋经国意识到一党专政不是最好的境界,只是过渡到宪政的暂时训政阶段,最后的理想还是还政于民,实现宪政。他对英文秘书马英九说“解禁应该越来越宽,不能换汤不换药。我知道自己是独裁者,但我会以专制手段来结束专制制度”。

1986年9月28日,135个反对派领导人在台北市园山大饭店成立反政府的民主进步党。抓捕名单送到了蒋经国的眼前。坐在轮椅上的蒋经国却说,“时代在变,环境在变,潮流也在变。”“国民党过去太骄傲、太自负,抓人解决不了问题——政府应该避免冲突,保持镇定。”在中常会上,蒋经国压制和安置了许多年迈的死硬派,被激进派指责为:“叛国!叛国!”。军统蓝衣社的“铁血爱国会”还举行集会,以血书要求蒋经国逮捕叛乱分子,蒋经国再次压制了激进派。噎下不了床离不开轮椅的蒋经国,指派中常委研制“政治革新”方案,他向国民党秘书长李焕表达三点意见:第一,国民党需要彻底改造才能在完全公开的政治制度里竞争。他说:“如果我们不重振国民党活力,人民会抛弃党——甚至党员都会流失。”第二,推动“全面政治民主”,取消“戒严”、允许民众自由组党、“国会”全面改选、解除“报禁”。第三,两岸统一。他说:“我们必须采取主动,踏上统一之路。两岸若不统一,台湾恐怕将越来越难独立存在。” 1987年7月14日,蒋经国看到条件成熟宣布解除持续了38年的“戒严令”,台湾才真正告别训政期。蒋经国终于帮父亲完成了国父孙中山的遗愿进入宪政期。

在蒋经国的领导和部署下,台湾不仅顺利实现了三民主义和宪政,经济成就同样卓越,早在1988,台湾轿车拥有量噎达到平均每四人一部。蒋经国是一位朴实和亲民的领袖。从1950年起直到1978年出任总统,他的足迹踏遍全台湾320个乡镇,台湾几乎没有他不曾到过的地方。他经常不经预告就到普通人家访问,甚至到当地的普通小馆子随便吃点午饭,也因此在民间交了不少朋友。有时他还带着家人到电影院赶场,和一般人一样排队买票。他每天六点半起床,一直工作到半夜。但蒋经国一生最大的功绩,是他超越个人、家族和党派的私利,解除了言论自由,开放了结社自由和言论自由,带领台湾结束了专制政治,推开了自由民主的大门。台湾人民怀念蒋经国先生,全中国人民也将真心实意地纪念他。

(本文主要采自刘文忠先生《新海国图志》/compe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