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李向南:没人想用“五毛党”的帽子吓住谁

p111028101

不要把爱“国”等同于爱“党”。人们之所以对党国有意见、牢骚,其实很能理解,从1949年建政至今60多年了,人民当年的美好憧憬是否变成了现实?实现了多少?人民在期待中等待,在等待中期待,但似乎没有多少起色,难道这种“大饼”还要在纸上继续画下去吗?

偶尔在环球网上看到了张胜军教授的大作《“五毛党”帽子能吓住谁?》,声嘶力竭的为“五毛党”正名,并批网友“似乎只有攻击中国、攻击中国政府,才是真话;只要表达爱国情绪,反对西方的那一套,就一定是“五毛党”,一定是拿了政府的好处。这是对大量中国网民的羞辱,是话语上的霸权和专制。”我很赞赏“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本不想做什么,但还是忍不住有话要说。

中国成为国家是很早的事情了,我们说爱国,不是只爱49年后的那个“国”,而是代表中华民族、从产生到现在并到未来的那个“国”,不要把爱“国”等同于爱“党”。人们之所以对党国有意见、牢骚,其实很能理解,49年上台执政,已经60余年了,当年在野时的种种承诺兑现了没有?社会和谐该如何建立?靠什么建立?所以说人们有批评、议论,不要惧怕,社会进步是需要外力推进的,十一届三中全会邓小平推进了改革开放,所以才有了现在的经济实力。政治改革、文化改革等改革也是需要外力去推动的。当一个有着很长烟龄的烟民,让他戒烟那是相当困难,但若是一场严重的呼吸道肺病,可能会让其真正戒烟的。这里摘录部分当政前的主张,真实与否未做考证,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研究考证一下。

共产党要夺取政权,要建立共产党的”一党专政”。这是一种恶意的造谣与诬蔑。共产党反对国民党的”一党专政”,但幷不要建立共产党的”一党专政”。 —《刘少奇选集》上卷第172-177页

目前推行民主政治,主要关键在于结束一党治国。……因为此问题一日不解决,则国事势必包揽于一党之手;才智之士,无从引进;良好建议,不能实行。因而所谓民主,无论搬出何种花样,只是空有其名而已。 —《解放日报》1941年10月28日

关于人口素质不够的问题,共产党说过,不应因人民素质不高而拒绝民主,应用民主政治教育人民. 解放区的直选,是用各种豆子代表候选人,在候选人背后的碗里面投豆子的,所有一切都公开在露天举行.现在的素质,比那时候好很多吧.他们以为中国实现民主政治,不是今天的事,而是若干年以后的事,他们希望中国人民知识与教育程度提高到欧美资产阶级民主国家那样,再来实现民主政治…正是在民主制度之下更容易教育和训练民众。   —《新华日报》1939年2月25日

要彻底地、充分地、有效地实行普选制,使人民能在实际上,享有”普通”、”平等”的选举权、被选举权,则必须如中山先生所说,在选举以前,”保障各地方团体及人民有选举之自由,有提出议案及宣传、讨论之自由。 “也就是”确定人民有集会、结社、言论、出版的完全自由权。”否则,所谓选举权,仍不过是纸上的权利罢了。 —《新华日报》1944年2月2日

愚民政策虽然造成了沙漠,却绝难征服民心。 —《解放日报》1942年4月23日

可见民主和言论自由,实在是分不开的。我们应当把民主国先进的好例,作为我们实现民主的榜样。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新华日报》1944年4月19日

像林肯总统和罗斯福总统那样的民主的政治生活中产生的领袖,是虽在战时也一点不害怕民主制度的巡行的。他们害怕民主的批评和指责,他们不害怕人民公意的渲泄,他们也不害怕足以影响他们的地位的全民的选举。他们不仅不害怕这些民.主制度,而且他们坚决地维护支持这些民主制度。因此他们才被人民选中了是大家所需要的人。 —《新华日报》1944年11月15日

但是只有建立在言论出版集会结社的自由与民主选举政府的基础上面,才是有力的政治。(毛泽东答中外记者团) —《解放日报》1944年6月13日

由于各个国家的历史发展、社会状况等具体条件的不同,他们各自所实行的民主政治,可能在形式和内容上,都存在着多少差异。但无论如何,它们之间有一个基本点是相同的,那就是政权为人民所握有,为人民所运用,而且为着人民的幸福和利益而服务。这样的政权必然尊重和保障人民的自.由权利;使失掉自由权利的人民重新获得自由权利;没有失掉自.由权利的充分享有自.由权利;特别是言论、出版、机会、结社,这些作为实行民主政治的基本条件的人民的最低限度的自由权利,是必须切实而充分地加以保障的。 —《新华日报》1943年9月15日社论

二十年来,尤其是最近几年,我们天天见的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政府所颁布的法令,其是否为人民着想,姑置不论。最使人愤慨的是连这样的法,政府幷未遵守。政府天天要人民守法,而政府自己却天天违法。这样的作风,和民主二字相距十万八千里!所以民主云云者是真是假,我们卑之无甚高论,第一步先看政府所发的那些空头民主支票究竟兑现了百分之几?如果已经写在白纸上的黑字尚不能兑现,还有什么话可说?所以在政治协商会议开会以前,我们先要请把那些诺言来兑现,从这一点起码应做的小事上,望政府示人民以大信. —《新华日报》1946年2月1日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中国人民为争取民主而努力,所要的自然是真货,不是代用品。把一党专政化一下妆,当做民主的代用品,方法虽然巧妙,然而和人民的愿望相去十万八千里。中国的人民都在睁着眼看:不要拿民主的代用品来欺骗我们啊! —《新华日报》1945年1月28日

他们以为中国实现民主政治,不是今天的事,而是若干年以后的事,他们希望中国人民知识与教育程度提高到欧美资产阶级民主国家那样,再来实现民主政治…正是在民主制度之下更容易教育和训练民众。

—《新华日报》1939年2月25日

限制自由、镇压人民,完全是日德意法西斯的一脉真传,无论如何贴金绘彩,也没法让吃过自由果实的人士,尝出一点民主的甜味的。 —《新华日报》1944年3月5日

他们说这一套都是外国人的东西,决不适用于中国…原来,科学为求真理,而真理是不分国界的…现在固然再也没有顽固派用国情特殊,来反对科学–自然科学的真理了。只有在社会现象上,顽固派还在用八十年前顽固派用过的方法来反对真理…民主制度比不民主制度更好,这和机器工业比手工业生产更好一样,在外国如此,在中国也如此。而且也只能有在某国发展起来的民主,却没有只适用于某国的民主。有人说:中国虽然要民主,但中国的民主有点特别,是不给人民以自由的。这种说法的荒谬,也和说太阳历只适用外国、中国人只能用阴历一样。 —《新华日报》1944年5月17日

当年的种种承诺,勾起了诸多民族精英的美好憧憬,并为之奋斗甚至牺牲,但是,从1949年建政至今60多年了,人民当年的美好憧憬是否变成了现实?实现了多少?人民在期待中等待,在等待中期待,但似乎没有多少起色,难道这种“大饼”还要在纸上继续画下去吗?全球华人绝大多数是爱国的,这无容置疑,每年清明之际那么多全球华人祭拜黄帝和炎帝,就是追根溯源的爱“国”,其实大家都爱国,至于教授的那个“爱国”,是否有偷换概念之嫌呢?中国人民争取自由、民主,多少仁人志士为之赴汤蹈火、肝脑涂地,国民党溃败台湾后虽经历了一段专制统治,但最终还政于民,实现了从专制走向民主宪政的历史跨越,不能不说是台湾国民党为台湾的中国人的一大贡献。今天,民主已成为世界潮流,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北非的一些国家爆发了争民主、争自由、反独裁的浪潮,稍有正义的人都会支持北非人民的正义斗争,可是,总有一些国家、一些人要为独裁专制政权辩护,“卡扎菲是英雄”,对卡扎菲颇为同情,听到卡扎菲曝尸街头,真是如丧考妣。最近有人出来声明“中国不是卡扎菲的朋友”,是或不是,人心自知,无需辩解,否则人说我心虚,“此地无银三百两”也。卡扎菲你不受国内老百姓的爱戴,让你下台,你就应该下台,和平还政于民,你如果真正认为权力是人民给的,你又有何理由不下台?除非是认为权力是自己发动兵变夺取得。你何必对自己的人民动用坦克、飞机、大炮呢?可能又有人说是“美国等西方国家在北非搞和平演变,鼓动北非人民推翻卡扎菲”,这首先是对北非人民的侮辱:没脑子,别人一鼓动就激动;其次是过高的估计了美国等西方国家的鼓动能力。利比亚、也门、埃及、叙利亚等国,人民起来造反的目的很明确:推翻现政权,建立民主国家!当然能否真正建立民主政治尚未可知,但至少他们去抗争了。而美国的“占领华尔街”运动,至始至终好像没有人喊出推翻美国的国家政权吧,他们是在反对金融大亨的贪婪与无度,这种示威活动,实际上是国家自我修复的过程,就像人生病发烧,实际上也是肌体自我免疫调节的反应。我们有人就欢呼雀跃:资本主义已到穷途末路了!我不关心什么主义,卡扎菲不也自我标榜“社会主义”吗?美国能稳定发展近300年,难道就没有原因吗?值得深思。我不赞赏全盘西化,但西方的文明发达国家有很多人类发展的精华,包括政治的、经济的、科技的,很值得我们学习研究和借鉴,我只想呼吁,受过专业训练的网络评论员们(出于彼此尊重,姑且不称其为“五毛党”),在进行跟帖的时候,不要践踏人的最基本的良知,坚持公平正义,不要为金钱出卖自己做人的基本良知!

张胜军:“五毛党”帽子能吓住谁?
http://news.163.com/10/0120/16/5TG1UTRM00012GGA.html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

评论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