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爱国主义是流氓的最后一块遮羞布

怎么爱国?对我来说,就是爱自己,爱他人,做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公民,敢思考,敢批评,敢建议。

时常看到一些中学同学在群里转发一些抵制日韩英美的帖子,因为这些国家“冒犯”我们了,比如他们曾经侵略过中华,倾向“台独”,会见达赖,他们的企业掠夺了我们的财富等等。这些帖子还往往在末尾加一句“是中国人的就转。”

这些转发的同学估计更多的是害怕被别人看成是“非中国人”吧。我经常在很多场合下听到一些人提高嗓门激动地说:“我当然是中国人了。”生怕别人说他是卖国贼似的。在我家乡那边,骂人“丢丑卖国”,这个词一般是跟“婊子”一起用的。

我现在很难被爱国情感煽动了,因为我发现很多在爱国光鲜旗帜下,号召的是非理性的冲动,甚至是挑起战端。政府也经常利用“领土的完整”、“国外势力不得干涉内政”这些“爱国主义”的因素来煽动群情,对抗异己。

就我个人来说,在情感上,我只认同文化意义上的国家。这个地域因为有相似的文化背景所以才自愿地结成为一个国家,这个相似的文化背景包括有共同的祖先;使用相似的文字和语言;相似的宗教信仰;相似的风俗习惯;有共同引以为荣的大师和英雄……。其他的强调领土的完整,主权的独立,这些政治意义上的国家因素在我看来都很虚。

在历史上,中国的领土也不是恒定不变的。一个国家并非疆域越大越强。古代帝王的侵城掠地,对外扩张,在我看来算不上什么为国为民的丰功伟绩,不过是为了他一家能多收点税的一己之私罢了。宋朝“半壁江山”,也不妨碍宋朝在古代相对的经济富裕及文化艺术的昌盛。元朝那么广阔的疆土,也没成为文化经济上的强盛王朝。

现在说领土的问题,无非就是台湾、西藏、新疆、内蒙的问题。其中政府说的最多的台湾问题。从小老师就教我们背书:台湾是中国人民共和国的神圣的不可分割的部分。对,从文化意思上来说,台湾和大陆本是一家。但是现在的情况是大陆这边想统了台湾,台湾那边想统了大陆,谁都认为自己是正牌的。其实解决的办法很简单,双方政府各自阐述政策,展示政绩,大PK,全民公投。台湾那边我相信是没问题的。但是大陆这边呢?一个日渐丧失公信力的党,以前杜撰历史,搞个人崇拜,对人民实行洗脑教育;现在又神经衰弱到在网络上删帖,设敏感词,防民之口;它敢吗?要是让我选,我就选中华民国。你呢?

至于维护主权的完整,说起来冠冕堂皇,但是在非民主的国度里,这个“主权”不过是属于一党或者一君的,普通老百姓拥有了什么主权?口口声声不许国外势力干涉内政,其实是为了维护一党一君的专制独裁,害怕国际和平组织对它施加压力而已。就好比一个粗暴的男人,在家打老婆孩子,邻居看不过去了,劝阻几句,那男人就理直气壮回应:不许干涉我的家事。

我们的国家实现民主了吗?没有,或者说是伪民主。我前几天在微博上看到一句话,据说是普京说的——“没有反对党的民主是伪民主”。我们的民主党派也不少,但都沦为政治花瓶,在所有的民主党派的纲领里都会有一句“拥护XXX党的领导”,这句话甚至写在个宗教的信教前提下。我们初中时候还背过“四项基本原则”—— 第一,必须坚持社会主义道路;第二,必须坚持无产阶级专政;第三,必须坚持共产党的领导;第四,必须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这个“四项基本原则”是谁提出来的?邓小平,一个被称作“伟人”的人。就凭这个“四项基本原则”这样粗暴的政策就可以将他打回“没文化”的凡夫俗子的原型。一个自称为“伟大光荣正确”的党;一个要老百姓坚持拥护领导的党;一个要求民主党派坚决无条件拥护的党;一个凌驾于宗教之上的党;一个批评不得的党——谁一批评它,它就要将谁扣上“危害国家安全”的罪名上。这样的一个党执政,能说这个国家是实现了民主了吗?

一个一党专政的政府,挟持“爱国主义”之名,来煽动青少年的仇恨心理,抵制异己,让我想起了一句卢梭的一句话:爱国主义是流氓的最后一块遮羞布。

写到这些,我希望我的同学、朋友、学生,以后不会轻易地被“爱国主义”所煽动,假如我们的政府要做抗美援朝、武力“解放”台湾这样的事情的时候,我希望我的同学、朋友、学生不要上前线去充当炮火。

怎么爱国?对我来说,就是爱自己,爱他人,做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公民,敢思考,敢批评,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