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诚言:良心是怎样丧失的?

以饿死数千万人为代价的“三面红旗运动” , 至今还在“红歌” 中被大声传唱;应当是温尔文雅、充其量是文字对垒的“文化大革命” ,变成了见利忘义的变节背叛、对战友同事同学的落井下石、为了“过关” 必需伤害无辜的昧心自保、父子反目为仇夫妻划清界限以刀枪对话的血腥内乱,“良心” 哪有存身之地?对小悦悦未伸出援手的是十八名路人,而那时伤害你最深的可能是你的亲人。那有名有姓的“红二代” 为了所谓的前途 反戈一击揭发批斗被打成“叛徒” “走资派” 父母 的丑事,绝非一例两例,而这些“忤逆” 们在“打江山、坐江山” 的明规则下, 有几人现在不仍然高处庙堂?正是这些冠冕堂皇的运动颠覆了传统的道德观,一点点地吞噬着全社会的良心。

小悦悦,你走了,你还是走了!抢救你的医生没留住你,关爱你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没留住你,我这个在远方日夜唸叨你的爷爷也没有留住你呀!你知道吗,我有一个名字也叫悦悦的孙女,你那稚嫩的小脸,那蹒跚的脚步,那还未来得及长齐的头发,还有那双左右观望渴望看清这个不太熟悉的世界的眼睛,和她两岁多时的模样该多么相像啊!现在,当她活蹦乱跳地出现在我面前时,我会想起你,当她在我面前撒娇时,我又会想起你。在你走向天国的路上,是否还在回头留恋地张望这个无情的世界?在你依然矇眬的心灵里,是否会责问那些开车的、路过的大人为什么那样冷漠?不管你如何思考如何想,我都要代你发问:是什么原因把原本扶贫救弱、见义勇为的农耕文明改造成了物欲橫流、道德败坏的丛林社会?我都要代你声讨:是谁毁灭了人则有之的恻隐之心,把人变成了自顾自己、面目狰狞的冷血动物?

鲁迅先生在审视二十四史时,曾以“吃人” 二字一言以蔽之。从官家与民众的关系看,“吃人” 的评价在多数情况下大抵不差。但是,由于那时官府的控制力影响力因机构设置、交通、户籍管理、信息输送控制手段等等多方面限制,属于低层民众的“民间” 的范围相当宽广,也是不争的事实。在民间,锄强扶弱、见义勇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老吾老及人之老、幼吾幼及人之幼、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的惩恶向善观念相当普及。在浩瀚如海的正史、野史中,谋财害命、谋权杀人、灾年易子相食的事例固然在在不少,但类似小悦悦遭遇的悲惨却闻所未闻(也许我未读到)。这难道真如有言者所说的,我们这个社会集体堕落到做人的底线以下,进入到了一个“非人的社会” ?这个巨大的落差是怎样一歩歩演变过来的?

我首先想到的是一个个指鹿为马的思想改造运动。从一九五0年开始的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肇始,全社会开展反美仇美教育运动、批武训胡适胡風,到贯穿六十年代的“突出政治” 、改造世界观、思想革命化,到文革的“触及灵魂闹革命” “狠斗私字一闪念” “斗私批修” 等等,无不以扭曲思想认识始、以达到精神控制终。现在再来翻翻那些原本具有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人文精英散见在大小报刋杂志上的检讨书、认罪书、揭发批判文章,有几句是摸着良心的真心话?有几人还持有善恶美丑的正确是非观?有几个字经得起历史的检验?一旦这些被新体制所“包下来” 的“精神领袖”“ 社会脊梁” 都要 齐刷刷地匍匐在强权者的脚下自我糟贱时,整个社会的良心良知能不受到扭曲和践踏么?在每一个公务人员和初中以上学生每年必上交最少一份的“思想汇报” “向党交心” “总结” “检查” 等等材料中,对照言行审视自我的神圣标准概莫能外的是毛泽东思想、路线方针政策、政治概念,岂有道德良心的一点影子?既然道德良心一钱不值,传统的“民间社会” 又 在弗远无届的权力笼罩下土消瓦解,那个人们津津乐道的五千年文明礼仪之邦,就其码要减去几十年。

我又想到了一个个整人的政治运动。以“引蛇出洞” 为手段的“反右” 被发动者无耻地自诩为政治正确的“阳谋” ,谁敢对落难者流露一丝同情当即万劫不复,以后谁再仗义执言?一腔赤诚为民请命的彭黄张周被最高领袖打成“反党集团” ,不肯阿附的将军立马当场被撕去领章帽徽下入大獄,见义勇为有啥下场?以饿死数千万人为代价的“三面红旗运动” , 至今还在“红歌” 中被大声传唱;应当是温尔文雅、充其量是文字对垒的“文化大革命” ,变成了见利忘义的变节背叛、对战友同事同学的落井下石、为了“过关” 必需伤害无辜的昧心自保、父子反目为仇夫妻划清界限以刀枪对话的血腥内乱,“良心” 哪有存身之地?对小悦悦未伸出援手的是十八名路人,而那时伤害你最深的可能是你的亲人。那有名有姓的“红二代” 为了所谓的前途 反戈一击揭发批斗被打成“叛徒” “走资派” 父母 的丑事,绝非一例两例,而这些“忤逆” 们在“打江山、坐江山” 的明规则下, 有几人现在不仍然高处庙堂?正是这些冠冕堂皇的运动颠覆了传统的道德观,一点点地吞噬着全社会的良心。

我还想到,结束了文化大革命,本来是恢复、重建社会道德,找回丧失的良心的最好契机,但汹涌而来的商品大潮一下子又把人们冲得晕头转向。政府忙着抓GDP捞政绩,企业只顾搞经济效益,个人则一切向钱看,道德重建被丢弃不顾。于是,前任领袖发起的无义无德的运动只是受到了大而化之的否定,并未从道义上受到审视和批判;对官员的选拔任用也没把道德作为首要标准,仍以站队跟人做准绳,以至应为“民之师” 的众多领导干部道德素养低于常人;一般百姓面对生活压力加大和司法不公贪贿成风的社会大环境,除了满腹怒气牢骚外,在社会交往中,只图不害人不吃亏,主动行善乐于助人者日见稀少。在这里,我想特别强调官风对民风的示范作用。当“红二代” 能凭父辈批的白条转手得到巨额的商品价差时,不法商家绝不会为掺杂兑假生产伪劣毒产品内心不安;当发包方领导凭借权力白白从承建方得到十多个点的回扣时,包工头也一定会压低、拖欠农民工的工资掠取更大的利润;当市、县级政府都要在京城设专门机构以金钱开路拉关系时,它们的属下也必然会向服务对象吃拿卡要以追回付出的成本;当大官们贪贿成百上千万元巨資时,小偷小盗哪会以偷抢几十元小钱为耻;当一个彭宇因扶人被法院判定有罪时,那十八名路人说不定在为冷漠而暗自庆幸;当克拉玛依188名儿童在监护者“让领导先走” 的嘶喊声中命丧火海之际,孤独一人的小悦悦死于喧闹的大街也就不足为奇。在这些没有良知、不讲良心的地方,失去的不仅是对勤劳的尊敬,对法律的信任,对职务的自重,更有对生命的敬畏!

为杜绝小悦悦式的惨剧再度发生,执政者在行政理念中,必须把“公平正义” 的道德标准放在第一位。那崇高的信仰也好,宏伟的兰图也好,不可明言的大局也好,那美妙动人的改革方案也好,如果有违做人的基本道德,终究会成为不得人心的笑柄。若用强力推行,不仅会酿成巨大的政治经济灾难,也会制造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和道德危机。再者,要严格划定权力的界限,恢复和重建公民自治的“民间社会” 。漫无边际的绝对权力不仅带来绝对的腐败,也会带来全社会的道德溃烂。鉴于官员道德具有巨大的示范作用,为保证干部队伍的道德品质相对高尚,空降式、异地交换式的上级委派认命制的干部管理制度必须改革,能直选的就由公民直选,因为群众才最清楚官员的徳行。若“代表” 选举只是走走过场,又会闹出百分之百选票当选市长旋即垮台的笑话。在现代社会,公平正义的法律具有不为权力金钱左右的至高无上的地位,法律必须加大对做好事者的保护力度,象彭宇案中被渉案人一个当警察的儿子都能“搞掂” 的法官应当坚决开除司法队伍。最后,要大力开展公民知识教育和道德教育。有人好像对此顾虑重重,生怕民众的公民意识覚醒。其实,当一个公民的条件都不具备,又有何资格充当先进分子、人民公仆?

小悦悦,你蹒跚的脚步一定还未走远。我说的这些,你听见了吗?你懂得了吗?爷爷不怕人微言轻,为了更多的小悦悦大悦悦免遭你的悲惨命运,即使说了也白说,我也在所不惜!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