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李光:小悦悦抛弃了中国

p111017109

中国救不了童年,救不了纯真,救不了道德,救不了人人之间的互助与友爱,于是这些东西纷纷抛弃了中国。

中国,实际上已经成了孤岛,这座孤岛上活着一大群沉默的大多数。

这些沉默的大多数不会游行不会示威,不会为了个人的自由去斗争,不会看宪法,不会朝着侵犯他的公权力发出自己的力量。

言论不自由就闭嘴,新闻不自由就发通稿。网站的无法访问,网管删除,还有“参数错误”,他们都安然接受,不会去要合理的说法,一句“上头不喜欢”就可以将所有的无故失踪变成合理。

然而沉默的大多数说——不要触犯底线,是为了更好生存,更好的发声。

于是当权者看出了沉默的大多数的胆小心态,他们将言论收紧,将底线提升,把沉默的大多数困在仅能容身的狭小空间里,而沉默的大多数依然淡定,他们说,不要触犯底线,殊不知所谓的底线已经由第一楼提高到了十九楼。

沉默的大多数是健忘的,对强权没有脾气,多牢骚的,却也是最不会将牢骚化为行动的。

小伊伊之后,有了小悦悦,试想,小悦悦之后呢?

很多人都知道一句话,叫做“没有人是孤岛”,很多人也都知道这句话来自英国人约翰唐恩的一首诗。相信很多人没有仔细看过王小波的“沉默的大多数”,很多人看过,却早已忘却,以至于很多人口中所说的“沉默的大多数”和王小波文章中“沉默的大多数”的原意相去甚远。不过,这都无伤主题——大多数都沉默了,人人就成了孤岛。

有个小女孩叫王悦,她被两辆车轮番碾过,期间走过十八个路人,无人施救,甚至连毫无风险的120都没人拨出,最终一个叫做陈贤妹的拾荒阿姨将小孩子救起,然而,为时已晚,王悦在2011年10月21日零时32分离世。这就是最近大家熟知的“小悦悦事件”。

大家于是纷纷谴责路人见死不救,仿佛全中国只有这几个路人毫无怜悯之心,而另外的十三亿人人人见义勇为。在幕后,仿佛人人都是好人善人有心人,大家隔着一层帷幕说着自己的豪言壮语,而那十八路人成了众矢之的。

可是,如果我做个卑劣的推断,如果陈阿姨迟迟未来,小悦悦的父母迟迟未发现,而路人则继续路过,是不是有更多的路人袖手旁观?那么,这十八比一会不会变成三十比一,五十比一,甚至一百比一?生命在人心中已经变得有价,人们在护卫生命之前会先考量:我若救他,会如何?会遭人讹么?我会反而赔钱么?伤者家属会揪住我不放么?我若不救,对我有损失么?他人亦不救,我也不救,跟大家一样应该最保险吧?前面那么多人没见人救,其中是不是有危险呢?

考量时,顺便辅以各种诸如南京彭宇之类的案件,其后果便如十八路人所演示的一样,让人胆战心惊,一个连生命都会要价,连救人都要思前顾后的民族有什么希望?一个连生命垂危的小女孩都不敢救治的国度有什么复兴的前途?什么大国尊严,什么伟大崛起,什么和谐盛世,统统被小悦悦粉碎,事实证明,崛起,复兴,大国,盛世,和谐这样的宣传都是浮云,都是当权者粉饰危机的无耻套话。一个连儿童都保护不了的国度不配拥有“和谐盛世”这样美好的字眼。

柔弱的小悦悦仿佛是中国人当下柔弱的内心道德,两辆开过的大车就是当下汹涌的自私,拜金,享乐,腐败思潮,近乎没有人性冷漠的路人就是各种模式的鼓吹者、御用文人、与官方高度一致的无良教授。深广的腐化轻易的压碎人心中柔弱的道德,而要靠御用文人无关痛痒的救助,其结果只有像小悦悦一样,为时已晚,无力回天,撒手人寰。

或许小悦悦在医院里有着某种清醒的感觉,她考虑留在人间还是飞往天堂。人间有父母,还有个可爱的哥哥,更有无边无际的冷漠,而天堂虽没有亲人,可是温暖。小悦悦最终抛弃了人间,抛弃了中国,辞别养育她的父母,告别一起玩耍的哥哥,飞往她觉得更加温暖的天堂。记住,不是医生救不了小悦悦,而是小悦悦抛弃了中国。

中国救不了童年,救不了纯真,救不了道德,救不了人人之间的互助与友爱,于是这些东西纷纷抛弃了中国。中国,实际上已经成了孤岛,这座孤岛上活着一大群沉默的大多数。这些沉默的大多数不会游行不会示威,不会为了个人的自由去斗争,不会看宪法,不会朝着侵犯他的公权力发出自己的力量。言论不自由就闭嘴,新闻不自由就发通稿。网站的无法访问,网管删除,还有“参数错误”,他们都安然接受,不会去要合理的说法,一句“上头不喜欢”就可以将所有的无故失踪变成合理。然而沉默的大多数说——不要触犯底线,是为了更好生存,更好的发声。于是当权者看出了沉默的大多数的胆小心态,他们将言论收紧,将底线提升,把沉默的大多数困在仅能容身的狭小空间里,而沉默的大多数依然淡定,他们说,不要触犯底线,殊不知所谓的底线已经由第一楼提高到了十九楼。

所以大家写写庸常的文章最合适了。有矿难了就写应该加强安全监督,有水灾了就写写大自然要保护啊,小悦悦离开我们了,就写大家不能再冷漠了。可是,这些人遇到老人摔倒依然袖手旁观,因为他们知道这有风险。有几人会通过小悦悦的死鞭策自己,让自己不再冷漠?大家能够记住小悦悦到几时?因为,估计大家已经把刚刚恢复的小伊伊忘记了。

沉默的大多数是健忘的,对强权没有脾气,多牢骚的,却也是最不会将牢骚化为行动的。小伊伊之后,有了小悦悦,试想,小悦悦之后呢?

在中国特色的冷漠之后,随之而来的中国特色的体贴。领导关心和慰问,陈阿姨或许入围感动中国或者道德模范人物,见死不救或许入法了。我们终于可以大声宣布社会主义中国是全世界法制最健全的国家,你看,我们的法律不允许路人见死不救。可是教育部看着西部儿童吃不起饭上不起学,见死不救,那又该如何?领导灯红酒绿,贫困县的百姓衣不蔽体,见死不救,那又该如何?如果不随地吐痰,不乱扔垃圾,不闯红灯,扶老携幼也是一种奢侈,甚至需要奖励,需要立法,那么这个国家是没有希望的。

该结束这篇文章了,这真是一篇没有结构的文章。其实我也是沉默的大多数之一员,我只顾着自己工作,只写一些不起作用的文字,为唐福珍,宜黄钟家、小伊伊小悦悦的遭遇流泪,出门却也照常走路和吃饭。然后,遇到老人摔倒我会毫不犹豫的将其扶起,遇到有孩子受伤会毫不犹豫的拨打急救热线,因为这是一个人在底线,这些都不是该讨论和犹豫的东西。试想,父母如果摔倒,你会想半天扶起还是不扶么?你对路人冷漠,那么有一天你的父母摔倒在路上,你得到的就是别人的冷漠,不要惊讶,那只是你对他人冷漠的反射。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