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从卡扎菲之死看中共丧失了前瞻性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一个政党走上末路,必然是党内的最大的既得利益群体妨害了政党的生命力,也必然是党内的遗老遗少们拖累了政党的生命力。所以,改革就必须从这两股势力入手。反过来说,最大的既得利益群体失去了他们获取利益的渠道与方式,他们必然要重新寻找获取利益的渠道与方式,这就是逼他们重新焕发生命力。对遗老遗少群体亦然,只有改变他们对世界的认识,才是挽救他们的唯一方法。

从卡扎菲之死看中共丧失了前瞻性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二百五十二

据美联社10月20日(周四)报导,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死后,北京周五转而拥抱利比亚新政府,中国官方媒体对卡扎菲的用语亦出现转向,从蔑视西方的中东“强人”,转为气数已尽的“狂人”。

而中文外媒也指出:最初,北京拒绝支持利比亚叛军,拒绝批评卡扎菲,但随着利比亚冲突持续数月,北京开始与叛军建立联系。为最后保持中立立场,北京外交部周五呼吁,利比亚需快速启动一个包容的政治进程及经济重建。

其实即便美联社、中文外媒都不说,国人也清楚:央视对卡扎菲是昧味的。尤其“挺谁谁死”的张召忠,直言不讳看好卡扎菲。所以即便不解释卖军火,谁都心中有数。

然,卡扎菲下台,应该说是能够预料的。我可随便列举三条:一、卡扎菲独裁,且42年。利比亚人民受够了,不愿再忍下去。二、卡扎菲秘密枪杀了数千人,且隐瞒了多年。这是特务政治,特务政治的结果必然是土崩瓦解。文革不也坚挺了十年、而在朝夕间结束了吗?三、联合国参与了,多国部队出手了。无论多么强大的“强人”或“狂人”,若与全世界、人类民主社会对垒,只有死路一条。

如此清楚、明白的事,党怎么会看不出来呢?党“利令智昏”了?说党“利令智昏”,党一定不愿意,但,在卡扎菲下台、卡扎菲之死的这一问题上,党没有前瞻性。这样说,党应该可以服气的吧?

其实,党没有前瞻性的事,又岂止卡扎菲下台、卡扎菲之死呢?苏东巨变,党有前瞻性吗?当然,我也没看出来。萨达姆上绞架,党有前瞻性吗?这个,我基本上看出来了;而党,很糊涂。穆巴拉克躺在铁笼里接受审判,我是绝对预见到的,网上有我大量的文章可作见证。而党,是非常糊涂、非常不清醒的。于此,也有党的、春天的一系列动作,可作历史的见证。

在外交、政治上,党已丧失了一个政党应有的前瞻性。也许,党会自辩:在经济建设上,还是卓有成效的。其实不然。自2008-2-11,发表《股市无灾,下跌仍继续》始,我就一路狂喊:经济调整、打压通胀……党不听,还派五毛跟贴、说我不懂经济……反而一路加大投资、加大货币投放……以至于有今日。

党,说你已丧失了一个政党应有的前瞻性,服不服?不服,再举一条:美国两房债券、美国国债等,我撰文骂你、你装死;后来,你又派人写《购买美国国债是在下一盘很大的棋》。马碧!下一盘很大的棋,就非得买套、一套这么些年?这不成了大傻碧吗?

党,你该服了吧?你已丧失了一个政党应有的前瞻性。一个政党没有了前瞻性,是什么?是走上了末路。服不服?不服,告诉你:任何一个新兴的政党或能维持下去的政党,都必须有前瞻性。反过来说:前瞻性,是任何一个政党的生命力的一部分。没有了前瞻性,就没有了生命力;而没有了生命力的政党,不是走上了末路又能是什么?

那么,有没有救呢?有,这就是改革。当然,说改革很容易,而选择改革的突破方向难。

怎样选择改革的突破方向呢?这里可不谈政治改革或文化改革或继续经济改革,只需考虑是挽救一个已丧失前瞻性的政党、挽救一个走上了末路的政党,这样的简单了。

因为是要挽救这样的一个政党,突破方向就明显了:砍掉这个政党的最大的既得利益群体的利益与改变这个政党的遗老遗少们的认识。为什么?一个政党走上末路,必然是党内的最大的既得利益群体妨害了政党的生命力,也必然是党内的遗老遗少们拖累了政党的生命力。所以,改革就必须从这两股势力入手。反过来说,最大的既得利益群体失去了他们获取利益的渠道与方式,他们必然要重新寻找获取利益的渠道与方式,这就是逼他们重新焕发生命力。对遗老遗少群体亦然,只有改变他们对世界的认识,才是挽救他们的唯一方法。

以上,决不是向中共献媚,而是适用于整个漫长的资本社会之民主阶段、适用于人类社会的任何一个需要重新焕发出生命力的政党。当然,前提是:“政党”本身,还具有生命力、不至于行将消亡。

而我以为:政党是早晚都会消亡的。美国两党的松散关系,就已预示出政党消亡的方向。

回过来说。中共怎么砍掉党内的最大既得利益群体的利益呢?就只有政治改革了,也只有让他们丧失为所欲为的权力。政治改革,同是改变遗老遗少们认识的唯一办法。

如果中共改造了党内的最大既得利益群体与遗老遗少群体,那么,中共又何愁没有生命力呢?当然,中共还必需放弃马克思主义。其实放弃马克思主义不是什么难事。信仰本身,就是些类似于子虚乌有的东西。而马克思主义,更是西方抛弃的思想垃圾,中共何必要捡拾西方抛弃的思想垃圾呢?又何必要将西方抛弃的思想垃圾强加于十三亿中国老百姓呢?利益,才是真实的,才是中共应珍视的。

从卡扎菲下台、卡扎菲之死,看到了中共丧失了前瞻性,看到了中共走上了末路,也给中共开出了求生的方,并且都已作了证明。而中共用不用,则是中共内部的事了。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1-10-23 于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