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陈行之:独裁者自己选择了灭亡

p111023102

独裁者凭借强大的政治压迫工具和军事镇压力量营造出的所谓“人民的意志”,与人民的内心图景风马牛不相及,在那些欢呼“卡扎菲万岁”的人群中,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诅咒,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向真主祈祷快一点儿惩罚这一伙窃取了国家权力的恶人。

专制就是专制,它的蛮横本性所导致的政治恶果就隐藏在经济发展成就之中,只是什么时候显露、什么时候爆发社会危机的问题。这是任何专制主义政权永远也无法摆脱的宿命。

在数十年独裁统治下,利比亚实行严格意义上的一党制,除了“革命统一战线”之外,禁止一切政党活动,绝不容许任何其他政治力量存在,把“维稳”放在压倒一切的位置,一旦出现政治异动,卡扎菲就会动用国家力量,残暴地对人民进行武装镇压,死在国家武装力量枪口之下的普通民众成千上万。

所有这些维护国家政治稳定的行动,无非是为卡扎菲家族和庞大的特殊利益集团巧取豪夺提供体制和制度保障,经济改革成为了权贵们对国民财富进行饕餮的盛宴。

独裁者在独裁的过程中实际上从一开始就为自己选择了结局,后来的倒行逆施行为只不过加速了结局的到来而已。

这个结局只有一个:灭亡。

1

世界一直在等待利比亚,等待那个骄横的独裁者被人民送上历史的绞刑架,等待英雄的利比亚人民向世界宣布:“我们胜利了!我们用刀剑拿回了被独裁者用刀剑从我们手中夺去的东西!我们现在是这个国家真正的主人!”现在,所有这些等待变成了突兀在眼前的现实,历史严格地按照它的脚本无情地来到了它一定会来到的地方——卡扎菲死亡了。

对此,欧洲理事会常任主席范龙佩2011年10月20日称,利比亚前领导人卡扎菲之死“代表专制统治时代的结束”;范龙佩在与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的联合声明中指出,卡扎菲被袭身亡的消息意味着利比亚人民已经结束了所遭受的太久的压抑;欧洲议会主席布泽克将很快将访问利比亚,他说:“我很高兴将访问一个从专制者铁腕统治下解脱了的彻底解放的国家。”

我们随后还会看到国际政治家和学者对这一历史性事件做出的反应和品评。在一定意义上,卡扎菲之死不仅是利比亚人民的胜利,更是整个人类进步事业的胜利,是人类从蒙昧走向文明的艰苦历程中的一段激昂的插曲。历史尽管会有很多坎坷和曲折,但是,它的目标从来没有被改变,它会一直往前走,走向没有政治压迫、经济剥夺和文化抑制的光明未来。

可笑的是,在这个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些人不相信历史的力量,总认为可以把历史扭转到非历史的方向,不走社会发展规律和人类本性所共同要求的那条必由之路,认为凭借一己之力就可以倒行逆施……在萨达姆、卡扎菲之流被正义之剑杀死的时候,他们虽然也心惊胆战,却侥幸地认为自己会是一个例外,螳螂挡车,继续抗拒历史发展的正义洪流,继续以更加严酷的手段控制、压迫和剥夺人民,他们似乎不相信末日审判的号角总有一天要吹响。

他们太幼稚了。

2

他们幼稚在何处呢?

幼稚在陶醉于用暴力和谎言营造的幻景之中。

你能想象吗?仅仅在两年以前,历史的画面还不是现在这个样子——2009年9月3日,被政府意志控制的几十万利比亚人,聚集在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的绿色广场,为卡扎菲执政40周年举行宏大的庆典仪式。就像我们在所有专制主义国家经常看到的那样,庆典充满了对独裁者的狂热颂扬,宣称卡扎菲为“人民的兄长、革命的导师”;在庄严肃穆的观礼台上方,悬挂卡扎菲的巨幅画像和醒目的标语:“利比亚是天堂,我们将以血肉和心灵永远保护我们的领袖!”

谁都知道,独裁者凭借强大的政治压迫工具和军事镇压力量营造出的所谓“人民的意志”,与人民的内心图景风马牛不相及,在那些欢呼“卡扎菲万岁”的人群中,不知道有多少人在诅咒,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向真主祈祷快一点儿惩罚这一伙窃取了国家权力的恶人。

然而独裁者看不到这一点,或者说他们不愿意看到这一点。他们宁可沉醉在自己制造出来的幻景之中,让自己认为人民是支持和拥护他们的,他们的政权是合法的,他们会永远占据国家权力的宝座,永远享有吸食民脂民膏的特权……当他们这样认为的时候,他们事实上等于为自己选择了结局,一种“死得很难看”的结局,翻覆的结局,灭亡的结局。

3

仔细观察就会发现,独裁者往往假借人民的名义进行独裁。

1969年9月2日,也就是卡扎菲上校发动革命的次日,卡扎菲通过班加西广播电台向全国播发了第一号通报,信誓旦旦地宣告:“利比亚人民,为了履行你们的意志,实现你们衷心的愿望,响应你们不断提出的变革要求和你们为达到此目的而奋斗的渴望,你们的军队已经采取了推翻这个反动和腐败政权的行动……”在人民的支持下,卡扎菲成功地夺取了这个国家的政权。卡扎菲甚至领导这个有六百万人口的国家摆脱了贫困,到1981年,凭借石油、天然气资源带来的丰厚收入,利比亚人民的生活水平近年来有了很大提高,利比亚的人均国民收入达到了11000美元,成为非洲最富有的国家。

然而,专制就是专制,它的蛮横本性所导致的政治恶果就隐藏在经济发展成就之中,只是什么时候显露、什么时候爆发社会危机的问题。这是任何专制主义政权永远也无法摆脱的宿命。

当一个专制政权有能力制造谎言的时候,谎言就会成为整个社会的支柱。

结果,利比亚人民被逐出了历史发展的动力之外,成为了混吃等死、只等着天降明君拯救的猪,卡扎菲成为了救世主。直到现在,我们仍然可以从我们的媒体上看到对卡扎菲情不自禁的赞扬:卡扎菲出身游牧民族,主张部族社会的自然公平,他反对奢侈豪华,过着简朴的生活,他本人生活十分简单,仅喜欢喝矿泉水和骆驼奶;他喜欢住帐篷而不喜欢住豪华宅邸,喜欢骑骆驼而不爱乘坐高级轿车,他的妻子和儿女一直住在的黎波里的军营里;革命成功后,他的父亲在首都贫民的窝棚里住了很长一段时间,卡扎菲说,等所有的人都有了住房,他父亲才能拥有像样的住所;卡扎菲的饮食十分简单,早餐是面包和骆驼奶,午餐多为烤牛肉或烧牛排,外加一种汤;卡扎菲经常微服私访、亲自检查政府官员的工作状态,为人民操碎了心。

这样一个值得人民爱戴的伟大领袖,自然会获得人民的拥戴。卡扎菲的画像随处可见,但是卡扎菲自己却说:“我讨厌个人崇拜,但他们坚持这样做,我有什么办法?”没有办法推卸独裁责任的独裁者只好认认真真地去做一个独裁者:1979年,卡扎菲不再担任总统职务,然而他却成了凌驾于一切之上的“革命领导人”,成为利比亚国防、外交和安全事务的绝对控制者。

什么事情一旦“绝对”起来,就会显露种种出源自其本性的特征。在数十年独裁统治下,利比亚实行严格意义上的一党制,除了“革命统一战线”之外,禁止一切政党活动,绝不容许任何其他政治力量存在,把“维稳”放在压倒一切的位置,一旦出现政治异动,卡扎菲就会动用国家力量,残暴地对人民进行武装镇压,死在国家武装力量枪口之下的普通民众成千上万。

所有这些维护国家政治稳定的行动,无非是为卡扎菲家族和庞大的特殊利益集团巧取豪夺提供体制和制度保障,经济改革成为了权贵们对国民财富进行饕餮的盛宴。有资料显示,卡扎菲的八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全面掌控利比亚石油、天然气、酒店、媒体、流通、通信、社会基础设施等重要产业,利用国家垄断的手段从民间汲取了大笔财富,每年就有数百亿美元流入他们的腰包,他们花天酒地,过着穷奢极欲的生活,还在海外还购置了大量房产。

4

人的本质是由他的行为奠定的。

譬如,一个人见到女人就起歹意,摸人家的手,继而搂抱人家,继而把人家拖到庄稼地里去,我们把这样的人称之为流氓;一个人见到别人的东西就手痒,非得想方设法据为己有,一开始是针头线脑,后来发展到偷笔记本电脑、偷汽车,我们把这样的人称之为盗贼……没有人会认为我们冤枉他。

独裁者也是这样。一开始他觉得自己是人民的恩人,继而认为自己就是天下,所以就不允许人民发声,发声我就治你狗日的,如果有人言说思想,客观上煽动群体性事件,我就用杀猪刀子宰了你丫的,反正国家机器在我手里,反正我有装备精良的武装力量,难道我怕你们丫的不成?

面对这样一个蛮不讲理的家伙,我们可怎么说呢?只能弱弱地感叹一句:“唉!独裁呀!”这就是说,独裁者的名号不是我们强加给他的,是独裁者用自己的行为换取来的。

独裁者在独裁的过程中实际上从一开始就为自己选择了结局,后来的倒行逆施行为只不过加速了结局的到来而已。

这个结局只有一个:灭亡。

5

所谓“人在做,天在看”,所谓“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所谓“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全报”,描述的其实是一种历史法则,没有人能够逃脱这种历史法则的制裁,独裁者更其如此。但愿诸如此类的独裁者能够看到,你们已经用行为证实了自己,你们早晚有一天也会像萨达姆、卡扎菲那样死得很惨,死得很难看。

那是你们命中注定了的结局,你根本无法摆脱。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

评论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