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风中的枫:悲情英雄林冲

林冲一生悲情,始终无法逾越命运的残酷。

我是个《水浒》迷,每隔几年,总要把《水浒》翻出来再读上一遍。水泊梁山号称有108位好汉,但真正称得上好汉的,大概不到三十个,而地痞流氓、混混无赖以及恶棍、恶霸占了大多数,还有些无耻小人和伪君子。我最喜爱的梁山好汉是林冲、鲁达和武松,他们虽有缺陷,但真实可信光彩照人,征服了无数读者,《水浒》也因此成为传世名作。

鲁达仗义勇为、嫉恶如仇,是饱受欺压却不敢或没有能力还手之人意淫幻想中的大侠。武松顶天立地、快意恩仇,是梁山头号铁血杀手。而林冲是个英雄,才能出众、骁勇过人,善良宽容、情义深重,却被黑暗的社会吞噬,被无情的命运捉弄。他从委曲求全、隐忍不发,直到忍无可忍,晃动掌中银枪,亮闪闪刺向仇敌的心脏。从此林教头亡命天涯,逼上梁山,一杆令人闻风丧胆的蛇矛,使他成为水泊里最富盛名的招牌打手之一。

林冲在《水浒》里的出场,是一声喝彩:“端的使得好!” 就这一句喝彩,赢得鲁达一生的友谊,也救了林冲一命。《水浒》里男人们的义气泛滥成灾,或是奴才对主子的无限忠诚,而林鲁这般因发自内心的相互钦佩而产生的深挚友谊,极其难得。那些泼皮无论怎样卖力叫好,都抵不上林冲一声由衷的赞叹,只因林教头才说得出,鲁达的禅杖为何“端的使得好”。他们立刻就“结为弟兄,十分好了。”对比见人就使银子的宋江,唯感其人市侩恶俗。

而林鲁尚未及把酒畅饮,林冲就大祸临头。林冲没有当场痛殴高衙内,固然有些软弱,但更多的是无奈的隐忍。当初教头王进的父亲在街头打翻过高俅,高俅发迹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疯狂报复王进,逼得武艺超群的王进只得逃命,连夜私走延安府。林冲害怕小人的阴损报复,想和林娘子过太平日子,只能忍气吞声。不料他还是被高太尉设计陷害,若非开封府尹和孔目孙定相救,定然无幸,当场就被害死。

林冲在充军发配启程之前给妻子写休书的那段文字,读来令人泪垂。《水浒》里的男女,多的是奸情,或是无情,而林冲和林娘子这般生死不渝的爱情,极其罕见。林冲磊落坦诚,重感情,知道高太尉不会轻易放过他,此去沧州九死一生,不想连累妻子为其断送一生;而林娘子和她父亲张教头,也同样有情有义,不因林冲落魄蒙难而抛弃他。这一番生离死别,在充斥着血腥和暴力的《水浒》里,愈现荡气回肠,感人肺腑。

战场上的林教头万人莫敌,而在充军发配路上的林冲,却被两个官差整得狼狈不堪,差点丢掉性命。从这点看,他远不如武都头,即使充军发配,也威风凛凛,在飞云浦,四个手执凶器、气焰嚣张的打手,也奈何不了披枷带镣的武松。 林冲天性善良隐忍,带着“挣扎回来厮见”、再和娘子团聚的梦想,让收了高太尉贿赂的两个官差有机可乘。若无鲁达仗义相救,千里相护,武艺过人的林教头,只能落尽英雄泪,埋枯骨于恶林。这是林冲致命的弱点,却也闪耀着人性的光辉:宽容善良,绝不滥杀,尤其是他替两个猪狗不如的官差向鲁达求情。

林冲的宽容善良,还表现在搭救酒生儿李小二。李小二偷人钱财,在大多数梁山好汉眼里,是个下三烂;而林冲认为他只是一时糊涂,不是恶人,因此“主张陪话,救了他免送官司,又与他陪了些钱财”。此等行为,嫉恶如仇的鲁达和武松做不出,杀人越货的张青、张横之流更做不出,只有宽容善良的林冲才会出手相救。因此当李小二夫妻在沧州见到林冲时,禁不住欢天喜地,“不时间送汤送水来营里与林冲吃”。

但高太尉老是“惦记”着林冲,调兵遣将再次对他痛下杀手,于是有了林教头风雪山神庙——《水浒》里最精彩的片断之一。“那雪正下得紧”,好似林冲心头怒火万丈,被逼上绝路的豹子头,终于出手,他像雪豹一样迅猛利索,三个歹徒瞬间化作南柯一梦。夜色中,雪地上,复仇的鲜血淋漓,如同草料场烈焰飞腾,燃起林冲一腔盖世英雄气。他扔掉酒葫,提着饮血的长枪,苍茫踏雪独行。

紧接着的一段写得有趣,林冲不再隐忍谦和、彬彬有礼,倒是变得像武都头那般率意强悍,为了抢碗酒喝,他用枪杆打跑庄客,“快活吃酒”,醉倒山涧。看似潇洒,实则心中悲苦,透骨寒冷,天地虽宽,英雄却走投无路,只好在柴大官人的举荐下,雪夜上梁山,入伙做强盗。

不料强盗却也不是那般容易做得。林冲非常倒霉,遇到王伦那厮,心胸狭隘嫉贤妒能,非要他纳个“投名状”。既然做强盗,就要杀人放火,于是豹子头抢了青面兽想去东京贿赂老贼高太尉的一担财帛,两人在溪边雪地鏖战,杀得“残雪初晴,薄云方散”。如此这般费力,才得王伦首肯,落草为寇,在杜迁、宋万之后排行第四。从此大英雄带着一帮小蟊贼,打家劫舍,受尽王伦的腌臜鸟气。

林冲心灰意懒,苟且偷生,日子过得自然十分不爽,直到晁盖一伙犯下弥天大罪的巨盗上梁山。王伦更容不下晁盖,惹得林冲挥刀火并,把他搠倒在断金亭上。晁盖等人也想干掉王伦,吞并当时实力非常弱小的梁山,但碍于江湖规矩,不好下手。林冲明知是被他们利用,但为了自己和梁山的未来,不惜背负骂名。他光明磊落坦荡无私,尊晁盖为梁山之主,让狗头军师吴用、神棍公孙胜坐了次席和三席,自己仍居第四。这个第四有着极高的含金量,因为晁盖、吴用和公孙胜都是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最后108位好汉排座次,他稳坐第六。

晁盖虽是草包一个,却颇有草莽豪气,宽宏大量、仗义疏财,远非王伦可比。林冲此时才决定把娘子从东京接过来,不料她早被高衙内害死,岳父张教头也已病故。“林冲见说了,潸然泪下;自此,杜绝了心中挂念”。一段凄凉悲惋的爱情无声落幕,让人怅然嗟叹。在《水浒》里,因妻子之死而潸然泪下的,仅林冲一人。那号称霹雳火的秦明,被宋江等人害死妻小,也没流下一滴泪,他娶了花容的妹妹,马上就和仇敌把酒言欢,结为兄弟,真乃禽兽不如。

在晁盖的领导下,梁山开始发展壮大,但还没能对朝廷构成威胁,直到宋江上山。宋江是《水浒》里最无耻虚伪的小人,是面善心狠、手腕高超的黑帮大哥。晁盖和宋江各有心腹嫡系,林冲基本保持中立,却同时获得了晁盖和宋江的信任,每次下山打劫,林冲的丈八蛇矛必不可少。林冲在梁山很受重用,是否意气风发?我想大概不会。林冲家破人亡,英雄无用武之地,在梁山做强盗,完全不符他那宽容善良、隐忍沉默的个性。落日之夕、明月之夜,唯有举酒消愁,舞动烂银也似的钢刀和长矛。个人的力量无论怎么强大,也终究无法撼动朝廷的黑暗和不公,就连山塞的黑暗和不公也无法抗拒。

林冲在祝家庄生擒了武艺高强、年少美艳的扈三娘。作为战利品,扈三娘理应归林冲所有;而当时梁山上的诸位好汉,最是豹子头配得上一丈青。然而可悲的是,宋老大硬是强把鲜花插牛粪,要多恶心人就多恶心人,竟把她嫁给武大郎形象的翻版、人品下流龌龊的王英。宋江更无耻地讨好被捉上梁山的高太尉,让林冲迫于义气,没有办法报仇雪恨。书中描写林冲见到高太尉时,“怒目而视”,“欲要发作”,却无可奈何。但这终究不符林冲的性格演变,他早就不是那个隐忍软弱的林教头,而是杀人如麻、性情刚烈的强盗。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他定会拔刀相向,血溅厅堂,宋老大也不一定拦得住,但宋老大的一帮狗腿子拦得住。

由此可见,林冲在梁山没有意气风发的时候,没有振作奋进的理由,只有消沉低落得过且过,在战场上冲锋陷阵宰杀敌人是唯一的快意,和鲁达大碗饮酒是全部的欢乐。宋江使出吃奶的力气想要被朝廷招安之时,林冲既不支持,也不反对,你爱怎样就怎样吧。不管豹子头、青面首,还是入云龙、混江龙,再生猛的动物种群,最后的结局是分金大买市,全伙被招安,变成供人驱使的奴才,让我无比悲哀。而更让我悲哀的是,林冲征讨完方腊之后,因为鲁达去世而染病风瘫,只有独臂武松看视,半载而亡。

当林冲在六和寺的凄雨冷风中,静静等待死亡之际,一生的时光如流水,清亮明澈。他肯定首先忆起,与林娘子短暂而甜美的爱情岁月。那人潮汹涌的东京汴梁,几度烟花照眼,几度花好月圆,转瞬烟消云散,天人永隔。他也会忆起,和鲁达意气相投,英雄相惜,肝胆相照,或切磋武技开怀畅饮,或叙尽平生不得之志,借酒浇愁,怅对一轮皓月、一泊湖水,两声长啸,四行清泪。

林冲一生悲情,始终无法逾越命运的残酷。但那生死与共的爱情,真挚深厚的友情,让英雄在最后的气息里仰天长笑——此生无憾矣!

(华夏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