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司法野史:文革酷刑

p110217102

蔡铁根原是南京高等军事学院的训练部长,一九五九年反右倾时被撤职。文革初抄家,发现他的日记本里有为彭德怀鸣不平的话,立即被揪出。一九七○年三月十一日,狱方用麻绳将他捆绑后宣读逮捕令,紧接着宣读判决书:死刑,不准上诉。他刚要申辩,狱卒便勒紧套在他脖子上的麻绳,使他发不出声,接着就把他拉到刑场枪毙了。

我等在文革中过来的人都知道张志新案,她是位“老革命”,在文革中因坚持真理,不向邪恶势力屈服,最终被“判”死刑——其实那根本不能算“判决”,而是地地道道的虐杀。为防止张志新喊“反动口号”,在最后处死前割断她的喉管。原来只知道清代处死犯人的时候用“口嚼”防止犯人喊冤,民国时代不允许了,因此才有瞿秋白临刑时唱国际歌的传闻。初以为张志新案是个别行刑人员的“自由裁量”,没有想到这不是张志新一个人的惨遇,而是有许多“同路人”,是“党”的领导下达的命令。据一些知情人说,其实这也不是文革中的发明,此前早已有之。现在有许多人怀念文革,请认真看看这篇小文,有名有姓,相信不会造假。如果有心人搞一个调查,相信还会有数不清的“同案”。

消声处理

蔡铁根原是南京高等军事学院的训练部长,一九五九年反右倾时被撤职。文革初抄家,发现他的日记本里有为彭德怀鸣不平的话,立即被揪出。一九七○年三月十一日,狱方用麻绳将他捆绑后宣读逮捕令,紧接着宣读判决书:死刑,不准上诉。他刚要申辩,狱卒便勒紧套在他脖子上的麻绳,使他发不出声,接着就把他拉到刑场枪毙了。

广东海南岛白沙县枪决女医士官明华前,用一节竹筒塞进她嘴里,穿上铁丝,扎在脑后,使她发不出声。

宁夏银川市枪决“共产主义自修大学反革命集团成员”吴述森、鲁志立、吴述樟前,用板子压住舌头,不让他们发声。

贵阳市建筑公司女技术员马绵珍被处决前已经绝食两个多月,虚弱得站不起来,当局还是怕她呼喊反动口号,在她嘴里塞进压舌物,外面再扣上口罩。

上海交响乐团指挥陆鸿恩因涂写《毛主席语录》,在一打三反中被判处死刑,押往刑场前,喉管被割断。

甘肃静宁县女技术员毛应星被枪毙前,刽子手割断其喉管。

主持辽宁党政军全面工作的毛远新等,批准了对反革命犯施行枪决前予以割喉这一“新生事物”。第一个遭此处置的是沈阳皇姑区克俭小学青年教师贾承厚。至一九七五年处死张志新时,辽宁省已有三十多人在行刑前被割喉管。沈阳监狱当局割张志新喉管时,不施麻药,直接把她的头按在砖块上。旁边一个女管教员见状,惨叫一声,吓得昏厥在地,被拖了出去。《行刑前 那些人都被这样处理过》,百度空间http://hi.baidu.com/%B3%C1%C4%AC%B5%C4%B3%C1%CB%BC%D5%DF/blog/item/ac95baf1119a1b8b58ee902c.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