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北京日报》呼吁以实名制治理微博

10月18日,官方的《北京日报》在要闻版刊发署名“甄言 晓刚”的评论文章《网络微博诚信缺失将无以立足》,发出了中国舆论控制机关整治微博的强烈信号。一般认为,《北京日报》此文是中宣部整治微薄运动的一部分。日前,中宣部发出指示,并通过各地宣传系统层层下发传达,要求全国新闻从业者,在微博上不要参与敏感性话题的讨论和转载。

本台获悉,与《北京日报》此文”实名制”思路相呼应,日前,中共中央宣传部向各地报社发出指示,要求全国新闻从业者不得在微博上参与敏感性话题的讨论和转载,并称对以媒体从业者身份参与敏感公共事件的,将给予处分。

《北京日报》文章说,微博的最大特点,就是某种意义上具有”独立通讯社”式的”自媒体”特性,每个人都想用自己的信息和观点去影响别人,进而影响社会,而这一特点极易”导致社会对立,引发思想混乱。”

作者随后列举了最近微博上以及传统媒体的一些”不实报道”,如”少林寺方丈释永信在海外有巨额存款,并与多名女星有染”等。文章称其为”从别有用心的人身攻击,到刻意编造的惑众谣言,再到精心策划的利益骗局”,并说,这些虚假信息”污染网络环境,败坏社会风气,扰乱社会秩序”。

不过,有评论者怀疑,这些微博客上制造荒谬政治谣言的人,可能与此次微薄谣言整治运动有某种神秘联系。

谁在割裂社会现实?

此外,《北京日报》文章认为,微博正在成为”虚假信息、非主流思想文化”的”主要集散地”和”负面舆论”的”放大器”,滋生着越来越多的社会问题。

作者指控,目前微博上有”某些特定人士及别有居心者”,故意制造”负面情绪和消极心态”,对创造了富国强民的”中国奇迹”的基本事实”视而不见”,对人民大众建设国家、追求幸福的巨大努力和热情”冷言讥讽”。

如果任由这类微博”割裂社会现实”,成为负面情绪的”扩散器”和社会矛盾的”助推器”,任由一些人在网络上对经济社会和历史文化问题”混淆是非、颠覆解构, 煽风点火、扰乱视听”,消解”社会共识”的形成,冲撞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则必然要付出巨大的”社会成本”,恶劣后果”不堪设想”。

对《北京日报》上述对微博”意见领袖”的严厉批判,北京地产商潘石屹在新浪微博上反驳说,”有必要制造这么对立情绪吗?微博仅是一个平台、一种技术。任何人制造矛盾和对立情绪、挑过事端都是破坏和谐社会,无论他是利用微博还是报纸。”

整治微博运动的一部份

《北京日报》上述文章最后呼吁,以”更为完善、更有针对性的举措”来治理微博,根本措施就是微博”全面实行实名制”,并称此举”势在必行、刻不容缓”。

作者说,实名制提倡博主亮明身份,光明正大地发布信息、表明观点。并称,”这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社会负责”。只有这样,才能治理谣言,也才能对一些人”违反国家法律、危害公众利益、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行为给予”及时查处”。

对全面实名制的必要性,该文章意味深长地说,与传统媒体”白纸黑字”、”红口白牙”,有着严格的信息发布、责任落实和追究机制不同,网络媒体在这方面的建设远远缺失和滞后。这是必须尽快补齐的一块”短板”,是必须尽快补上的一课。上述文章还呼吁,尽快建立和完善网络媒体的责任追究制度。

一般认为,《北京日报》此文是中宣部整治微薄运动的一部分。日前,中宣部发出指示,并通过各地宣传系统层层下发传达,要求全国新闻从业者,在微博上不要参与敏感性话题的讨论和转载。

媒体限制记者上微博

多名知情者告诉记者,各地宣传部门要求,各报社记者在微薄上能去掉加”V”认证的尽量去掉认证。如有实名认证的,不准写单位名称,”否则言行一律以职务行为来要求,造成负面后果的可开除。”

例如,《成都日报》报业集团的下属的财经媒体《每日经济新闻》就发出内部通知,要求该报员工修改在微博客上的认证,不得出现该报信息;报社还要求全部该报员工向报社总编办汇报其个人微薄信息,以便上级监管;通知还要求,不得在微博客发布新闻禁令等机密,不得参与敏感社会事件等。

“甄言 晓刚”是《北京日报》评论常用笔名,上一篇署此名的评论文章是今年10月14日发表的《美国媒体为何对”占领华尔街”失声失焦》。

文章说,”在资本当家做主、资本说了算的美国政治经济制度之下,各类媒体完全沦为资本的奴隶,成为供利益集团驱使的工具;美国媒体在”占领华尔街”运动中的表现,深刻揭露了其为资本服务的本质和功能,戳破了美国所谓”新闻自由”、”客观公正” 的假面具。”

此文妙语,一度成为网络微博上的笑谈。

(德国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