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晦暗历史走来的邪恶幽灵依然主宰着我们的灵魂

p111017109

在一种极权体制下,亿万人民只能是臣民而已,无法产生有力的健康力量来制衡极权下权力的肆无忌惮与老谋深算。这个悲剧有赖民众与权力的互动而造成史无前例的摧毁性和破坏性。

到21世纪依然难看出有走出困境的丝毫端倪。国人还在晦暗不明的政治氛围中延续愚民贱民屁民的可悲命运,此命运有赖政府刻意虚假宣传,民众自发或被迫配合,在不断弱化民众意志力的基础上使整个社会环境大面积溃败,使每个人在腐败的酱缸中耳濡目染,并最终被极权体制下的权力所驯服。

目前尚未看到完全改观的转机,正义力量和邪恶还在缠斗当中,未分胜负。特权与公民的尊严持续成为一对死敌,而亿万臣民依然应声跪倒在权力面前,与以往别无二致。

在众人冷漠的注视中,邪恶在天空狞笑,正义和怜悯荡然无存。

晦暗历史走来的邪恶幽灵依然主宰着我们的灵魂

开宝马的“贵人”下车只会拳脚,胡乱使向老人与妇人;骑车的老人摔于马路中间,无人搀扶,唯两个孩子将他扶起……这样的事情屡见不鲜,似乎在今天已成家常便饭,甚而都慢慢上不了新闻了,从孩子到老人,再从老人到孩子,这一轮又一轮的“冷血事件”却让这个社会迟迟没有作为。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

——《这个社会还有好人吗,你们的良心哪儿去了?》

(一)

总是在马路上看到被碾碎头颅的小猫和小狗。一滩血迹未干或血迹渐渐干化的恐怖场景。我以为只是动物,于是我扭头他顾。偶尔看到有车祸发生在路边,但人群已经围拢,我不好事,短暂停留后顾自离去。某次深夜,看到夜宵摊有人打架动刀子,我给110打电话,站在街角等待,110警车30分钟后到达,还算及时,但打人者已经离开,而受伤者亦狠狠离去。

间或听到有司机在小区倒车碾死人,还三番五次地倒车,碾压受伤者直至死去。如今我听到这一幕,,,,,,种种理由无法解释,道理,道德,理性,自我保护,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人并不是小狗小猫,可是能对小狗小猫碾碎头颅的司机,对人恐怕也不会有多大的怜悯。

尼采说:怜悯是最大的罪恶,是软弱。只是针对基督教的虚伪道德主义而论的。而此类司机是“超人”——地狱中的恶魔。这样血腥冷血的人乃是人类中的败类。我对人类从来是充满信心的,在血腥时代来临的时刻,总有一二真正的人救赎我们这个社会。但整体的冷漠和自私现在正使我的热血凝结。我们绝不能扭头他顾了——包括路上看到一二小狗小猫,也要放慢车速,缓缓通过。不然下一次轮到的绝不会是小狗小猫,而是你和我!

(二)

“西人有句名谚:“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同理,四十年前中国的那一场文化大革命,也绝非某一天突然发生的;作为一场给整个中华民族带来巨大灾难的空前浩劫,它可绝不像小行星撞地球那么简单,那么突然。无数逐渐披露出来的历史内幕表明,那绝对是一场精心策划的政治阴谋的逐步实施与次第展开;从预谋、酝酿到临阵造势,从思想准备、舆论准备、组织准备到大规模动员,经过了一个历时数载的孕育过程。只是在它还没有发展成全面的灾难之前,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浑然不觉或假装看不见罢了。”

——《浩劫是怎样酿成的?》

此文写得非常出色。厘清了对文革这场浩劫的诸多误判。对毛和林包括他们的爪牙的认识很到位,更难能可贵的是对国民性的深刻分析。

在一种极权体制下,亿万人民只能是臣民而已,无法产生有力的健康力量来制衡极权下权力的肆无忌惮与老谋深算。这个悲剧有赖民众与权力的互动而造成史无前例的摧毁性和破坏性。

到21世纪依然难看出有走出困境的丝毫端倪。国人还在晦暗不明的政治氛围中延续愚民贱民屁民的可悲命运,此命运有赖政府刻意虚假宣传,民众自发或被迫配合,在不断弱化民众意志力的基础上使整个社会环境大面积溃败,使每个人在腐败的酱缸中耳濡目染,并最终被极权体制下的权力所驯服。

目前尚未看到完全改观的转机,正义力量和邪恶还在缠斗当中,未分胜负。特权与公民的尊严持续成为一对死敌,而亿万臣民依然应声跪倒在权力面前,与以往别无二致。

等待我们的将会是什么命运?我谈不上悲观或乐观,只是观察着,时代在转折曲折中总会找到自己合理的路径,虽则难免经历一番痛苦挣扎。中国式长期革命成功后将迎来自己起点最低的民主改革则是无疑的,国民性的种种弊病的观察让我得出这个结论,以前日路人漠视生命在马路上哀哭痛号的冷血可见一斑。

一个弱小的生命独自面对人性恶最致命的摧残,孤立无援,在绝望与无助中面对死神的冷酷。一个两岁的幼童不知道原来社会这么冷血和残忍,她也不懂该如何去谴责,或者她根本也感受不了,根本无法理解也无法真正反应,她什么都不知道,也来不及反应,在众人冷漠的注视中,邪恶在天空狞笑,正义和怜悯荡然无存。

这是何等的世界!

(大侠尼采/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