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李从军代表政治局发表正式的大外宣宣言

p111020101
李从军。

美国网友留言说,李先生,你们的媒体是国家操纵,你们的互联网大量过滤你们不想看到也不想让中国人民看到的敏感词和敏感内容,现在,你们又想把这一套东西向全球扩展,我们的态度是:NO!

中共刚结束的十七届六中全会宣称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实质上这其中包括了秘而不宣的大外宣计划,这也是中共充当世界领袖野心的萌芽,最新出版的《明镜月刊》用了五万字的篇幅,详尽披露了中共大外宣的计划、运作情况。

改变国际传媒现有格局,构建国际舆论新秩序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喻国明说:“中国政府提出大外宣计划还是非常必要的,”“中国的政治、经济逐渐在全世界开始有自己的影响力,开始有自己存在的意义,因此中国必须要有与世界对话和沟通的管道,不能任由西方的媒介按照他们说话的口径,办事的风格来看中国。我们也必须要有我们的方式和与世界沟通的渠道,作为平衡和作为补充是非常必要的。”

“作为平衡和作为补充”是一种相对客气,相对客观的说法。而不客气不客观,很张狂但很符合中共意识形态首脑真实理念的说法,不胜枚举。譬如,新华社社长李从军于2011年6月2日用中英文双语在《华尔街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构建国际舆论新秩序”(“Toward a New World Media Order”)的文章。文章毫不掩饰中国政府对现有的国际传媒秩序与规则的不满,主张改变现有的游戏规则,实现价值理念的进一步变革。他说,我们发现,“相对于世界政治经济秩序的发展进程,国际舆论传播的秩序与规则,似乎大大落后于时代潮流了。这首先表现在极不均衡的国际传播结构状态上。信息传播主要呈从西方流向东方、从北方流向南方、从发达国家流向发展中国家的流通状态。我们需要共同努力,在传媒领域进行一次建设性的‘游戏规则’变革。”

李从军从上个世纪90年代起,就先后在中宣部任调研员、副处长、处长、浙江省宣传部副部长,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新华社副社长;自2008年3月起至今,又任新华社社长和党组书记。李从军深厚的中宣部背景使他成为新华社执行大外宣战略的不二人选。因此,他在《华尔街日报》上刊登的文章,很有可能代表中共政治局常委正式的大外宣宣言,该文因而值得仔细阅读。

李从军说,“要实现价值理念的进一步变革,就应遵循如下四项原则(即FAIR观念):

——更加公平(Fairness):就是一方面要实现各个地区和国家媒体以平等身份普徧参与国际传播进程的权利;另一方面,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媒体对国际、地区和各国情况进行全面、客观、公正、平衡、真实、准确的报道,最大限度减少歧视和偏见。

——更多共赢(All-win):就是要积极创造条件,让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媒体共享信息传媒领域的发展进步,并在国际信息舆论传播中发挥积极作用,努力扭转“强者恒强、弱者愈弱”的发展失衡状况。

——更大包容(Inclusion):就是要维护世界的多样性,媒体要尊重各国人民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创造的独特文化、传统、信仰和价值观,努力消除不同文明和文化间的疑虑与隔阂,加强对话交流,求同存异。

——更强责任(Responsibility):就是媒体机构既要确保新闻信息传播的公开性和透明度,推动建设开放社会,又要坚持新闻报道的理性和建设性,让舆论传播成为社会发展进步的积极力量。”

必须承认,李从军的“四项原则”是动了脑筋的,把Fairness, All-win, Inclusion and Responsibility拼成了Fair观念,构成了他口中的“价值理念”,而他的价值理念听起来相当冠冕堂皇。但是,他文中提到的“共赢”和“包容”实际上是在批评现在的自由对专制的国际传媒优势是“强者恒强、弱者愈弱”,并且要求自由包容专制,要求普世价值包容中共为了“党天下”而构造的社会主义价值观。

李从军接着举了一个打乒乓球的例子。他说,中国运动员在国际乒乓球比赛中,常常包揽全部金牌,在乒坛上形成独霸力量。这给中国乒乓球运动的发展带来一种悖论:越是强大,就越想进一步保持和扩大实力;而另一方面,中国独霸乒坛,可能使这项运动参与性不断萎缩,乃至丧失吸引力和生命力,甚至有一天可能会退出奥林匹克舞台。为此,乒乓球比赛的规则和制度安排在过去的二十多年中进行了一系列重要修改。特别是从2000年悉尼奥运会之后,球的直径从原来的38毫米改为40毫米,每局分数从21分改为11分。这些调整都着眼于对“超级强手”的制衡,提高了各个国家和地区运动员的参赛积极性。

他的结论是,这种力量制约与均衡原理同样适用于传媒发展,因此有必要建立国际传媒的联合国机构,或者叫“媒体联合国”,用于仲裁和协商。最后,他以发展中国家的代言人说,“就国际传播格局而言,当务之急是大力扭转广大发展中国家媒体在国际传播秩序中的边缘化趋势,大力改变发展中国家媒体相对落后的发展状况,大力增强发展中国家媒体在国际舆论场上的表达权、话语权、传播权。为此,要通过国际合作、交流与协调机制,大力增加对发展中国家媒体的资金和技术支持。”

在这段话里,只要把“发展中国家”换成“中国”,中共制定大外宣战略的理念和使命,就呼之欲出了。这就是,就国际传播格局而言,当务之急是大力扭转中国在国际传播秩序中的边缘化趋势,大力改变中国媒体相对落后的发展状况,大力增强中国媒体在国际舆论场上的表达权、话语权、传播权。为此,要通过国际合作、交流与协调机制,大力增加对中国媒体的资金和技术支持。这不是中国政府的大外宣宣言,又是什么呢!

对李从军写的大外宣宣言,美国民众是如何反映的呢?在《华尔街日报》的英文网站上,美国网友留言说,李先生,你们的媒体是国家操纵,你们的互联网大量过滤你们不想看到也不想让中国人民看到的敏感词和敏感内容,现在,你们又想把这一套东西向全球扩展,我们的态度是:NO!

他们说,赞同《华尔街日报》把中国新华社首脑的文章注销来,这有助于读者了解中国正在想什么和中国政府如何急切地想要在国际传媒市场获得主导权力;但是国际传媒是利伯维尔场制度,如果没有人看你们的东西,说明你们的经过高度审查了的东西只是宣传品,不值得看,因而不值得买。这样的国际自由传媒秩序是不会改变的,而你们的建立媒体联合国的想法,我们不会买账。

国内网友又是如何反映的呢?《环球时报》说,“《构建国际舆论新秩序》一文被国内网站转载后,国内网民普遍认为这篇文章具有重要意义,有助于中国抢占国际舆论制高点。”果真如此吗?笔者查了中国几家大型网站,如新华、新浪、腾讯、和讯、环球等,除了在环球网站上发现了四条帖子之外,其它网站全都没有读者评论。这似乎很不正常。而这四个帖子中,有两条说:“国内控制控制就行了,你还妄想控制国际!”“一句话,就是如何说谎!”看来《环球时报》又在说谎了。

(魏朴/《明镜月刊》2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