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联合早报:缅甸凸显中国“无正义外交”的尴尬

f0905205502
资料图片: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摄影:黄频/中欧社)

中国外交缺乏基本的国际正义,在国际道德制高点上缺席。中国向来以“不干涉内政”为由,不介入别国内部事务。然而,历史告诉我们,没有一个国家的民主转型仅仅是在一个国家内部解决的,在二战之后的世界里,找不到一个国家如此。

在过去20年里,中国外交最突出特征就是“订单外交”,对欧美国家往往试图以庞大订单平息一时之怒,试图以商业支票勾兑政治压力。殊不知,这种只讲利益不讲政治的短视行为,往往导致恶性循环。

日前,缅甸总统吴登盛宣布,搁置中国在该国的最大投资项目——密松大坝建设项目。尽管已造成巨额损失,但此事对中缅关系未必带来根本性的损害,对中国“走出去”企业也未必带来根本性的教训。此事最大意义在于,充分暴露中国过去二十年“无正义外交”的尴尬。

韬光养晦、不干涉内政政策后果

中国1989年“六四”运动之后,由于担心引火烧身,对于全球引发的一波又一波民主化潮流,中国一直采取所谓“韬光养晦”被动式外交策略,以“不干涉内政”为由回避全球主流价值观的强力冲击,凸显中国官方设定的“和平与发展”国际大趋势与全球性的民主转型浪潮格格不入。

这之后就出现一种奇怪的外交现象:曾跟中国保持密切友好的国家,凡是经历过民主转型后,这些国家的新政权对中国的态度一直不冷不热,即使摄于中国强大的经济势力和联合国的否决权,但是,双边关系往往若即若离或貌合神离。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苏联解体后,东欧国家纷纷民主转型。以今天的现实看,这些国家的民主进程多数都不敢恭维,但是,他们跟中国交往时已经拥有了道德优势,往往看不起中国,即使中国块头很大。东欧国家如此,中亚国家如此,经历过“颜色革命”的中亚国家更如此,东南亚国家(特别是苏哈托(苏哈多)倒台后的印度尼西亚、马科斯(马可斯)倒台后的菲律宾)如此,塔利班倒台后的阿富汗如此,萨达姆倒台后的伊拉克也如此,穆巴拉克倒台后的埃及如此,就连卡达菲还没有完全倒台的利比亚也如此。半岛电视台播出的利比亚民众示威的画面中,就已经出现了反中国的中文口号。

其实,相比较上述国家,缅甸也不过刚刚启动民主化进程。2010年刚举行全国大选,新政府试图全国政治和解,总统府挂上了昂山将军的画像,接受了昂山女儿昂山素季(翁山淑枝)的建议,反对中国在缅甸投资兴建密松大坝。照此脉络,不难预见,接下来的叙利亚、朝鲜、古巴也都会如此。与中国貌合神离的所谓友好国家会越来越少,看不起中国的国家会越来越多。

中国外交窘境的根由

有网民在微博上评论说:“如我是利比亚新政府,我也会这么做。我会问:我们在搞革命时,中国在哪?丝毫不讲国际正义,还无耻修饰自己:不干涉内政。1989年后至今,凡经历过民主变革的国家,有谁看得起中国?从东欧到东南亚再到中东,一个都没有,连阿富汗都看不起你”。中国外交为何连续20年出现如此窘境?

首先,从战略上,中国外交缺乏基本的国际正义,在国际道德制高点上缺席。中国向来以“不干涉内政”为由,不介入别国内部事务。然而,历史告诉我们,没有一个国家的民主转型仅仅是在一个国家内部解决的,在二战之后的世界里,找不到一个国家如此。在一个国家发展的关键时刻,你居然能够缺席,那么,你还有什么是不能缺席的?那么,新政府上台之后的对华关系可想而知。就连正在战场的利比亚反对派军人都会说:中国是最后一个放弃支持卡达菲政权的……

其次,从外交策略上看,“鸵鸟政策”导致中国外交只重视当权派,而无视反对派。中国文化擅长中庸与平衡,恰恰在中国外交上僵硬,缺乏中庸与平衡,则是采取一边倒的只重视现政府的交往,而缺乏跟反对派的接触。一旦新政权上台,中国立刻丧失核心沟通管道。中国无视昂山素季的结果就是巨额投资被当头棒喝。中国对苏丹也如此,中国一直强力支持北苏丹政权,南苏丹独立后则对中国非常不满……

其三,从外交理念上看,重商主义严重伤害并恶化了中国外交。在过去20年里,中国外交最突出特征就是“订单外交”,对欧美国家往往试图以庞大订单平息一时之怒,试图以商业支票勾兑政治压力。殊不知,这种只讲利益不讲政治的短视行为,往往导致恶性循环。

中国对发展中国家则采取“政府把钱撒出去,而企业又把钱赚回来”的策略。中国“走出去”企业无视海外公共风险,采取急功近利、杀鸡取卵的做法,往往给中国外交带来巨大的伤害。如今,在非洲很多国家都出现新的反华势头,缅甸则是最新例证。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这种消极影响还会继续扩散。

总之,过去20年,中国外交正逢经济全球化。然而,当中国试图迎上“经济全球化”的浪潮时,又正逢“政治民主化”的浪潮,还有政治本土化的现实。这就意味着,中国外交在面临既有地缘政治挑战的同时,还将面临政治民主化和本土化的挑战,还将面临中国官方价值观与全球主流价值观格格不入的挑战,因而,中国外交会出现种种异象,并引发一系列的、一波又一波的海外公共风险。

(中国人民大学海外风险研究所执行所长袁铁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