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何频:中共对内对外出现奇特的两面性

f091021501
资料图片:何频先生,著名媒体人和出版人,多维网创办人,明镜新闻出版集团老总。(摄影:黄频/中欧社)

如果中国经济总量继续高速增长,中共专制体系仍能持续,而西方民主制度不升级,华尔街贪婪无法遏止……那么中共对西方的价值观、政治制度、生活方式,就会产生真实的冲击作用!

这或真是一个正在大变革的时代。过去一个月,我在旅行中和在纽约所接触的人之多,前所未有——从中国大陆、香港、台湾、日本、澳洲和欧美各个地方来,有学者、商人、官员、留学生,也有普通的旅游者。而且他们倾诉的热情、对中国和西方的变化、缺点、前景发表看法的热情都很高,不像早几年那么沈闷。通过与他们或深或浅的交谈,呈现出越来越复杂、多样的中国图景和西方图景。这里因为篇幅和时间关系,只能讨论中国、中共在教育、经济、军事和新闻宣传等几个方面表现出来的两面性。

教育:农家子弟上不起学,权贵子弟到西方

中国对教育的投资和倾注的心力越来越高,但是,现在中国高等教育的生源结构产生了很大的变化。在传统社会和改革开放初期,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中,农村来的学生占了很大的比例,使大学生源表现出多样化。然而现在农村学生在本科生和研究生中的比例越来越低。这是一个很值得关注的变化:农家子弟上不起大学了。

以前一是大学学费相对便宜,二是读大学是庄稼人后代跳出“农门”、改变社会地位的美妙途径。但是现在一个严重趋势是,乡村中小学校倒闭非常多,有人说,倒闭的比例甚至达到三分之二,农家子女失学率相当高。农民们发现,第一读书无用,毕业了也找不着工作;第二读书成本高,读不起,不如辍学去打工赚点钱。这就造成了农村教育衰落得很快,文盲、半文盲的数量急剧升高。

即便在城里,教育的腐败也非常严重,许多中小学老师并不在正常教学中投入精力,反而更乐意给有钱的家庭上补习班,捞取外快远远超过其本职薪水。

而高校则是盲目地扩张,教学质量没人管,校长、书记成天琢磨的就是争夺资源,争夺权力。中专升成大专,大专升成大学,大学又成立很多学院……但是尖子学生多愿意到台湾、香港读书,有点背景或者有经济实力的人,将孩子送出国留学。中国最顶尖的名校,一来没有几个农村来的子弟,二来往往也招不到优秀学生。

而另一方面,在西方校园却大量见到中国留学生的面孔。我到很多大学去看,学生宿舍里很多都住满了中国学生,在路上向年轻人问路,她对我说“我是讲中文的”!大学校园周围的住户将房子租给中国留学生,也可以发笔小财。中国有权、有钱、有知识的阶层的子女,都外流到了西方,普通人也千方百计创造条件让子女留学。这些年轻人,多数都告诉我愿意留下来——至少留一段时间,想的最多、问得最多的,是怎么留下来?

虽然政府向教育投注了大量经费,学校的建筑越来越高大宏伟、富丽堂皇,但是却日益找不到踏实进行教学、科研的教师,招不到多元的、优秀的学生,而出类拔萃或者有家庭背景的年轻人,都不愿意在这个教育体制内求学,纷纷“逃”到海外。

这就出现一种奇特的对比:国内危机重重,海外却意气洋洋!

经济:资金不投向民生,却去西方当救星

中国经济是权贵经济,政策、法律只是他们洗钱的工具,亏损由百姓承担,红利由权贵独享。由于通货膨胀,由于假冒伪劣产品不仅没有得到有效治理,反而变本加厉,使得老百姓生活质量日益下降,贫富差距越来越扩大;国际调查统计得出的中国人均收入排名本来就很低,人均收入排在百名之外,而实际贫富差距情况更严重。

各种政治势力和经济势力,都在支撑房地产,因为房地产是他们捞取暴利、交换利益所在,一般民众根本不可能有能力去购买。大量房地产都被炒家控制在手中,权贵拥有五六套、十多房套产很普遍,依市价,一般处级干部手中的房产也够活几辈子了。

国有银行吸收不到资金,地下信贷遍地开花。打破原来的信贷和储蓄政策,争夺资金来源,地下信贷表现出更大的灵活性(当然也具有很大的风险性),让各地国有银行行长苦不堪言,因为他们的利益是与储蓄金额、信贷规模挂钩的。

另一方面,从整体经济而言是国进民退,政府手中有钱,挤压民营企业,使中小民营企业生存非常困难,他们想尽办法到外面、到国外寻找新的投资点。

但是,别看中国经济处在重重危机之中,居然却成为了世界经济的“救星”!不仅买了美国这么多的国债,而且欧洲还伸着脖子踮着脚盼望中国来拯救,中国政府揣着大笔资金,在全世界到处投资、到处颐指气使——国内老百姓的生活状况和中国在国际上的表现,出现如此之大的反差!既然有如此之充盈的资金,为何不首先解决国内贫富差距问题?社会矛盾很大程度上是贫富差距造成的,这么多钱,只往外拿,不对内掏,怎么可能实现社会稳定?

军事:“私家军”却谋正规化,假将校装鹰派吓人

一方面,军队的地位成为不讲任何道理、不容讨论的禁区,不允许谈军队国家化,只许重复“党领导枪”,讲穿了,中国如此庞大的军队,就是一党之私——中国人民解放军,就是“私家军”!在这种前提下,在现代社会中所谓中国军队“正规化”岂非笑话?根本不是国家的军队么!

而另一方面,军队又是靠老百姓纳税人来养的,并不是共产党掏党费来养的。军内的腐败极其严重,当班长要多少钱,当排长要多少钱,当士官要多少钱,一直到当军长要多少钱,当军区司令要多少钱,买官卖官。每过一段,就要升一大批将军,这些将军在军内毫无威信可言,有的只是个人家世背景。像贾廷安,没有扛过一天枪,只是给党的总书记当过秘书,也被授予解放军的最高军衔——上将!中国的上将,于民无知名度,于军无权威性,于党无影响力。有什么尊严可言!

这样,中国的军队定位不明,内部腐败,不能不让人怀疑,是否具有有效的指挥系统?是否具有招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的战斗力?

这么一支封闭的的军事力量,对外却张牙舞爪!连班长都没当过、没扛过枪、更没经过战火考验的所谓大校、少将的一批“假军人”,顶着“军事研究员”之类的衔头,以鹰派的姿态,指点江山、耀武扬威,教训台湾,教训东邻,教训美国,教训东南亚诸国……他们发出的叫嚣,闹得亚洲国家忐忑不安。与中国再三声称、期望塑造的和平崛起的形象,完全是背道而驰。

外界看到,中国的军费年年剧增,将军的队伍时时加长,军人还到处发威,但是外界并不知道,这支军队到底要干什么、能干什么、敢干什么?

大外宣:对内压制媒体,对外要世界包容

中国的大外宣,也展示出矛盾的局面。

在国内,当局对媒体、对新闻出版的控制越来越精致严密,不仅在政治上控制,从经济上也控制,使媒体在社会生活中本应具有的功能,越来越弱。但是中国又在世界上摆开一个争夺话语权的架势。我得知一件很好玩的事:北京举办全球媒体峰会,请了各国媒体的老板来,提出的口号,是“更公平”、“共赢”、“包容”、“有责任”,但当局却不准西方媒体采访报道媒体峰会,只让新华社这一家媒体报道!这真是极具讽刺意味:“包容”什么?对内施行专制,百般打压,对外要扩张,要国际社会“包容”这种专制!

第21期《明镜月刊》对“大外宣”进行了详细披露:现在,中国每年投资几百亿到大外宣计划,要新华社建立24小时的电视网;要中央电视台向各国扩张,建立全球电视网,聘用西方的新闻人才加入,五个分台用各种语言播出;《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英文版也是全球出动……总之,要好好包装中国的形象——这与在国内打压媒体,完全是另一种模样!了解内情的人看所谓“大外宣”,不外乎“大撒钱”、“大升官”,捞发财进爵的机会而已。

所有这些不从内部改革做起,一味讲求外面光的“大外宣”伎俩,在西方多元的媒体世界,可以断言,多半是徒劳无益的。然而,从另一个角度看,西方传统媒体在资本的侵蚀和互联网的冲击下,呈现龙钟老态;而中国凭借强大资金,对西方体系大有咄咄逼人的挑战势头,悍然要让世人明白:你有普世价值观,我有专制价值观,要向全球推广,与主流文明分庭抗礼。

企图心强力,中共要跟美国争高下

中国展现出一种如此矛盾的状况:内部,情况越来越恶化,统治成本越来越高,社会越来越分裂,民众对国家的发展方向越来越缺乏共识;外部,中共却表现出强有力的企图心,要跟美国一争高下。

当然,无论是教育、经济,还是军事、外宣,每个方面的对外扩张都还只是初期的雏形。除了国债很明显,对外投资却并没有看到太多实效;“假军人”虚声恫吓,没有让人看到真家伙;“大外宣”财大气粗引人瞩目,但是否能在国际舆论界表现出力量,尚待检验……

不过,要指出的是,如果中国经济总量继续高速增长,中共专制体系仍能持续,而西方民主制度缺乏更新的动力,华尔街贪婪的行径无法有效遏止……那么西方的衰落趋势,就会延续下去,中共就会对西方的价值观、政治制度、生活方式,产生真实的冲击作用了!纵观人类发展历史,“劣币驱逐良币”、邪恶占据上风的现象是非常之多的。这种趋势持续下去,冷战结束之后人们所欢呼迎迓的和平日子,就会再次被打碎,人类文明很可能会进入新的逆流阶段。

到那个时候,受到伤害的,就不仅仅是中国国民了!

(作者赐稿/根据何频2011年10月3日谈话录音整理/第21期《明镜月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