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许锡良:佛山小女孩,若有来生不要生在中国

尽管许多人都不愿意听,但是,我还是要再次将胡适近一个世纪前关于判断一个民族文明程度的话录在这里:你要看一个国家的文明,只消考察三件事:第一看他们怎样待小孩子;第二看他们怎样待女人;第三看他们怎样利用闲暇的时间。只可惜我们中国经不起这三层考察。

1、这两天被一个网络视频惊骇得茶饭不思。年仅两岁的佛山小女孩,眼睁睁地被两部车从身上碾过,路过者有十八个,最后是一个女清洁工把倒在血泊里的小女孩救起,居然——她还活着!令人悲悯的小生灵!广东佛山,在时空上距离我竟然如此之近,却上演着这样活生生的人间惨剧。那个女清洁工所做的事情是与肮脏打交道,在这个凡事都有高低贵贱,上下尊卑的社会,一个清洁工,是整个社会的人都瞧不起这类工作,但是,唯有此时,这个清洁工的心灵最伟大,最纯洁。人类如果没有了起码的同情心,那么不是如同禽兽吗?中国还有多少人的心是与禽兽相通的?冷漠与自私,就像一条毒蛇一样紧紧缠绕着每一个中国人的心。

2、然而仅有义愤是无济于事的。因为南京的彭宇案的判决,让中国的道德再倒退五十年。这个案子对社会的影响力是难以估量的。2006年11月20日早晨,南京老太徐寿兰在南京水西门广场一公交站台等车时,被撞倒摔成骨折。老太指认撞人者是刚下车的小伙彭宇,彭宇表示无辜,事实上彭宇是上前扶起老太太的人。法律是讲证据的,没有证据就胡乱判决,其后果是非常严重的。有这样的法律在,还怕中国社会的道德不会滑坡吗?类似这样的事情在中国还有多少?让人心寒的法律判决。

3、车祸猛于虎。中国每年死亡于车祸的人数在十万以上。三年前,我唯一的弟弟在福州打工,晚上加班回家途中遭遇车祸,一个幸福的小康之家从此不再,从此我担负起弟弟两个孩子——一个三岁的小侄女,一个十一岁小侄子的抚养责任,但是他们没有广州市户口,虽然身在广州却是处处受到歧视的。那种切肤之痛,是什么理论都无济于事的。那个悲摧的夜晚,弟弟遇到车祸的那段路,就同时发生了三起车祸,死亡六人,弟弟只是其中之一。作为中国人,命薄如纸。拥有西方人的物质文明,却不具备,甚至拒斥西方人的精神文明的中国人,有这样的命运也是可想而知的。那些还在那里唱“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学者们,应该是睁开眼睛看看世界的时候了。

4、中国的生命教育欠账太多。孩子的生命,在中国历来都不被重视。论起孝来,有“郭巨埋儿”,打起仗来,死多少人都不足惜。毛泽东曾说过,中国人多,死掉一些没有关系,只要让妇女们敞开肚皮来生,人口很快就又会多起来。因此,那些死人的革命故事天天向孩子们灌输着。孩子们一进校门,就被迫唱:“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

5、有一次,我在日本的富士山下观赏风景,为了看得更清楚一些,我走出宾馆,然后漫步到山下的公路旁边,那是一个斑马线所在地,但并没有交通红绿灯。结果,远远的车流就减速了,然后全都在斑马线前静静地停了下来,直到我摆手示意,我不过马路,让车流前进,那些车才缓缓起步。然后我又在日本看见那些幼儿园与小学低年级的孩子,头上都被戴着一顶红色或者黄色的帽子,为的就是交通安全考虑,孩子小,怕司机看不见,因此,特意设计了交通警示色。但是,在中国据我所知,竟然无一家小学与幼儿园有过这样的考虑。从这些细节里可以看出,现在的日本是一个怎样的民族,而中国又是一个怎样的民族。据说在日本要考驾照,得先考生命哲学课,作为理论课,不过关者就免谈路考。许多车祸其实并不仅仅是驾驶技术问题,更多的时候其实是缺乏生命安全意识,没有对生命的那种敬畏感。

6、尽管许多人都不愿意听,但是,我还是要再次将胡适近一个世纪前关于判断一个民族文明程度的话录在这里:你要看一个国家的文明,只消考察三件事:第一看他们怎样待小孩子;第二看他们怎样待女人;第三看他们怎样利用闲暇的时间。只可惜我们中国经不起这三层考察。这三点之中,无论哪一点都可以宣告我们这个国家是最野蛮的国家——凡有夸大狂的人,凡是夸大我们精神文明的人,都不可不想想这三件事。

7、还有什么可说的呢?我只想为小女孩祈祷:祝愿她能够活过来。如果不能活过来,如果有来生,希望她不要再生在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