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佛山两车碾过两岁女童 十多路人见死不救

p111017108

女童伤情严重被转至广州军区陆军总医院,成活机会较小

羊城晚报讯记者周松、钟传芳、许琛报道: 人情冷暖, 何至于此? ! 10 月13 日下午5 时30 分许,一出惨剧发生在佛山南海黄岐广佛五金城: 年仅两岁的女童小悦悦走在巷子里,被一辆面包车两次碾压,几分钟后又被一小型货柜车碾过。

而让人难以理解的是, 七分钟内在女童身边经过的十几个路人, 竟然对此不闻不问。最后,一位捡垃圾的阿姨把小悦悦抱到路边并找到她的妈妈。现在小悦悦在广州军区陆军总医院重症监护室,脑干反射消失,已接近脑死亡。

15 日晚, 记者看到了事发时的监控视频。当日下午5 时26 分,小悦悦在五金城内一条小巷玩耍, 一个人走在路上。这时,前方一辆白色面包车缓缓驶来,像没有看到女童一样,开始加速,并将小悦悦卷到了右侧车轮下,从小悦悦的胯部碾过。面包车停了一下,又加大油门, 后轮再次碾过小悦悦的身体。十几秒后,3 个路人经过此地,其中一男子从女童身边绕过, 看也没看; 另外两人看了女童一眼并绕过,没有放慢脚步。紧跟着, 一辆小型货柜车开了过来, 像没有看到一般,右侧前后轮两次碾过小悦悦的双腿。此后几分钟内,又有4 辆电动车、三轮车和3 位路人经过(其中一位女士领着一个约五六岁的女孩),但都只是看了一下,没有伸出援手,也没有打电话求助。而路边的店铺也没有人走出来看一眼。

下午5 时33 分,一位捡垃圾的阿姨经过小悦悦身旁,试图扶起她,但小悦悦一下子就瘫倒在地。阿姨把小悦悦抱到了路边, 似乎在向旁边的店铺喊话询问(视频没有声音),但没有人出来。之后这位阿姨向巷子里走去,几秒钟后,一位年轻的女士出现,抱起了小悦悦,匆忙离去。记者了解到,这位女士是小悦悦的妈妈, 她立马把女儿送往医院救治。

13 日, 小悦悦在佛山一家医院接受手术,切除了后脑盖骨,并于当日转到广州军区陆军总医院重症监护室,目前没有度过危险期。

医生:小悦悦要撑过去比较难

羊城晚报讯记者黄博纯报道:10 月16 日上午10 时, 羊城晚报记者来到广州军区陆军总医院ICU 重症监护室看到, 小悦悦头部有脓肿,靠呼吸机辅助呼吸, 血压靠升压药维持。

护士给她测过体温后,为35℃,当班的护士说“她全身冰冷”。

广州军区陆军总医院ICU 重症监护室副主任文强表示, 小悦悦自14 日13 时30 分左右转入陆军总医院后,伤势至今没有发生根本性改变,经医院诊断,小悦悦目前脑疝已经形成,右股骨头中段骨折,全身多处组织挫伤,呈深昏迷状。

文强表示,小悦悦的情况不容乐观,这几日加强治疗后, 呼吸仍需要呼吸机辅助,脑干反射消失,已接近脑死亡,每日医疗费用需要5000 元, 小悦悦要撑过去比较难。文强说:“现在医院尚未鉴定脑死亡,需要观察一段时间,估计愈后情况不容乐观,成活机会较小。”

看看这些冷漠的人

第一个人:白衣深色裤男子,左右张望,似乎看不到小悦悦,然后径直从小悦悦脚边经过。

第二个人:摩托车男,小悦悦躺在其正前方,他往下看了一眼,一拐弯绕过伤者。

第三个人:浅色长袖衣服男,走进监控范围后一直盯着小悦悦,却走得离孩子越来越远

第四个人: 开着蓝色后尾箱三轮车男, 从店铺门口两次横向经过, 对2 米外的小悦悦视若无睹。之后该红衣男子再次开车路过,看着小悦悦,却没有停步

第五个人: 踩着三轮车的蓝衣男子 第六个人: 另一摩托车男经过

第七个人:黑衣男子开摩托车经过,不断回望小悦悦

第八个人:一名中年女子带着黄衣小女孩经过,看了几眼没有停步

第九个人:一个穿雨衣的摩托车男子经过

第十个人: 穿着蓝色短袖衣的男子在小悦悦身边来回两次,除了奇异的目光外再无动作

对话当事人 只要我女儿能好起来

看着病床上的女儿,悦悦的爸爸妈妈早已哭干了眼泪,当记者查看监控视频时,悦悦爸爸王先生看见女儿被撞倒的一幕幕,默默地走到了一边暗自落泪。王先生哽咽着对记者说,他们现在什么都不想, “只要我女儿能好起来”。

王先生告诉,小悦悦今年才刚上幼儿园几个月,她还有一个快7 岁的哥哥。事发当天5 时半左右,小悦悦放学回家,与哥哥一起玩耍。“儿子出去玩了,妈妈刚刚上楼收衣服,哪想到小悦悦就偷偷跑了出去”。王先生说, 小悦悦的同龄玩伴都住在附近,她平时也经常独自在事发路段独自来往。结果,在距离家门才100 多米的地方发生意外。

记者了解到,第二个肇事逃逸司机已被警方抓获,但第一个肇事司机仍然在逃。由于监控视频中第一辆肇事车的车牌严重反光无法看清,仅能从画面中判断, 司机应该是一位中年男人。王先生希望目击者能提供线索。

记者手记 看着视频,我的心拔凉拔凉地

当回放监控视频时, 记者一次次倒吸凉气, 因为这一幕实在让人难受。

记 者难以理解,为何两辆车的司机都像没有看到这个小女孩一样,四次从小悦悦身上碾过? 如同碾压一个没有生命的玩偶? 让记者更加不能理解的是,十多个路人竟然没有一人伸出援手,也没有人打电话求助,就这样看两眼,走开了。这就像一出导演出来的剧情,让人匪夷所思。如果在小悦悦被第一辆车撞倒后,经过的前三个人能把悦悦救起,她完全可以避免被第二辆车碾压。

让人想不到的是,最后伸出援手的竟然是一位捡垃圾的阿姨。她将小悦悦扶到路边,然后奔跑出去,找到那位几近疯狂的母亲。这位俗世里被视为生活在最底层的人,却是最为可敬的人。这,是不是给了那些自命不凡的人一个绝佳的讽刺?

疑似肇事司机浮头 只想赔钱不肯自首

■羊城晚报记者今早独家连线怀疑撞倒小悦悦的第一辆面包车司机

■对方称:“换作你撞倒人,你也会跑! ”“我不会自首,只想给钱了事! ”

■小悦悦父亲希望目击者能提供线索,尽快抓获肇事逃逸者

羊城晚报讯 记者许琛、钟传芳、周松报道:小悦悦的悲惨遭遇牵动人心。今天早上,一名男子在电话中与羊城晚报记者独家对话,承认是首次碾过小悦悦的肇事司机。今早8 时半左右,一名外地口音的男子突然致电小悦悦父亲王先生,男子在电话中透露自己正是肇事司机,但他不肯自首,只提出对家属给予金钱补偿。这一无理建议当即遭到王先生严词拒绝。

小悦悦父亲挂断电话之后,马上找到了最近的大沥交警中队,但无奈该中队没有开门办公。王先生告诉记者,他目前只希望孩子病情好转,而肇事逃逸的司机能够心存善念,承担责任。

羊城晚报记者在得到疑似肇事司机的电话号码后,第一时间拨通电话。手机显示,对方信号来自陕西西安。在四次直接对话中,该名男子语气慌张,语调轻佻。在面对记者连番诘问下,男子承认事发时自己正在打手机,并说“如果她走路走好一点,怎么会撞倒她? ……换作你压到人,你也会跑”。该男子还说道,他绝不自首,并会很快丢掉电话卡,带着老婆孩子北上逃之夭夭。在四次对话中,对方未对暴行露出明显悔意!

目前,警方正在追寻两次驾车碾过小悦悦的肇事司机。但因监控视频中第一辆肇事车的车牌严重反光无法看清,仅能从画面中判断, 司机应该是一名中年男人。

小悦悦父亲希望目击者能提供线索,尽快抓获肇事逃逸者。

边开车边打电话肇祸

羊城晚报:你是不是撞倒小悦悦的肇事司机?

疑似肇事者:我也不想,我只是个开车的。

羊 城晚报:那你为什么打电话给孩子父亲?

疑 似肇事者: 事发时我在打电话,没见到前面有个小孩。

羊城晚报:你的面包车压到东西后为什么不停下来,你知道当时撞倒人了吗?

疑似肇事者:我知道撞倒人了,但是我当时很怕。换作你压到人,你也会跑。

羊城晚报:你难道没有良知吗? 不知道马上救人?

疑似肇事者:我真的很怕,我只是个开车的。

羊城晚报:你开了多少年车? 难道不知道肇事逃逸罪很大吗?

疑似肇事者: 我开车两年多了。谁没有犯过错。你都看到啦,那小孩走路东张西望,如果她走路走得好一点,我怎么会撞倒她。

羊城晚报:当时车上有什么货物? 重不重?

疑似肇事者:有货的,所以我加大了油门。

羊 城晚报:你现在想怎么解决事情?

疑似肇事者:我想给他们点钱,我不想出面。

羊城晚报:你现在在哪里? 是不是在西安?

疑 似肇事者:不是……我明天就不在西安了,我今天就往北方去。

羊城晚报: 趁现在警察没有抓到你,赶紧找个最近的派出所自首吧!

疑似肇事者:我不会自首的,我很怕!

羊城晚报:怕是没有用的,自首是唯一可以拯救你的手段。

疑似肇事者: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要问下我朋友。(随后挂线)

已把妻儿从广西接走

(约20 分钟后,记者再次致电疑似肇事司机。)羊城晚报:有没有打算自首?

疑似肇事者:没有,我已经让朋友把老婆孩子从广西接过来了。之后我找个工地打工,谁也不认识我。

羊城晚报:你想这样避一辈子?

疑似肇事者:我很怕,我也不是故意的。谁没有犯错的时候?我也有老婆孩子,儿子都14 岁了,没有我,他们也生活不下去。

羊城晚报: 犯错后就要承担责任,你也有孩子,你也不想想对方孩子父母的感受吗?

疑似肇事者:那有什么呢?

想躲卅年能应付警察

(约15分钟后,记者第三次尝试劝诫对方自首。)疑似肇事者:我已经好多天吃饭都吃不下了,撞了人之后,我感觉好像每天都有人在盯着我,坐立不安。

羊城晚报:难道你不担心警察抓到你吗?

疑似肇事者: 我绝对不会去自首,他们怎么可能会抓到我呢? 我不会告诉任何人, 我连这个电话卡都不是用身份证办的,现在里面只有几块钱,我马上就把它扔掉,一走了之。

羊城晚报:你老婆孩子知不知道这个事情?

疑似肇事者:他们都不知道,我没有告诉他们,不想他们担心,我自己好害怕。

羊城晚报:你现在心情怎么样?

疑似肇事者:伤心啊,哈哈……

羊城晚报:你还笑得出来?

疑似肇事者:这是苦笑。我压力有多大,你是感觉、体验不到的。一个字,怕!反正以后能躲就躲, 我们这边有些杀人犯,过了几十年才找到,我都30 多岁了,再过个30 年,我都老死了。这事情不就过去了吗? 我有能力应付那些警察,以后我就不去大城市,就躲在郊区,也不赚什么大钱。

羊城晚报: 你现在看到自己的孩子,不会想起被你撞倒的小女孩吗?

疑似肇事者:我想她干嘛,她又不是我的孩子。

(记者之后第四次联系对方。)羊城晚报:你想怎么赔偿伤者家人的损失?

疑似肇事者:我也有损失啊! 我工资都没拿,告诉老板家里有事,就走啦。

(羊城晚报)

评论

  • 匿名 说:

    这个人是狗屎!!!不是人,是狗屎,狗屎!!!! 抓住他,要千刀剐!!!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