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张敦福:微博给老百姓做中国公民的机会

p111017102
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张敦福。



有关重大事件的一些文章、链接与视频,不是看不到,就是隔一阵子就被删,但在发帖与删帖的过程中,公民社会仍会透过微博逐渐建立起来。“这是一个长期的锻炼与过程,肯定不是经过一、两次的大事件,或几次的微博围观运动就能实现,但微博给了老百姓一个做中国公民的机会。”

温州动车事故将中国发展铁路的雄心壮志撞出一个缺口,也拉大了中国老百姓对官方的不信任。中国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张敦福在接受《明镜》采访时表示,在互联网发达的今日,微博给了老百姓一个“做中国公民”的机会、提升了社会的公民精神,如果民众在一次次的事件中不断累积愤怒情绪,即使短时间内官方有能力控制民意,长久下来,这种“刚性”的统治方式仍旧难以经得起考验。

微博锻炼公民精神

温州动车事故不只引来民众的声讨,连媒体也不惜“抗命”加入批评的行列。事故发生后第一天,有传媒爆料接到中宣部指示报道主题应该“大灾面前有大爱”,并且“不质疑、不展开、不联想、个人微博也不要转载发”,但《新快报》、《南方都市报》、《人民日报》、《经济观察报》、《新京报》等媒体都重点报导追尾事件并问责政府,中央电视台评论员白岩松更大胆比喻:“他心脏功能四十岁像二十岁,肝、肺都是四十岁像二十岁。但是他弱智。你能说他健康吗?”

7月29日中宣部祭出禁令,要求“不再做任何报导和评论”,众家报纸撤版、记者与编辑忙成一团,但报纸不能刊,不代表记者们的心血将完全白废,许多人将遭撤下的稿件发表在微博上,顺便在微博上抒发心情,虽然大部分的文章马上就被删掉,但据悉手脚快速的网友已把内容拷贝下来,准备集结成册。

微博在此次事件中传播的,还包括一般公众的第一手讯息。张敦福对《明镜》表示,传播快速的微博在温州动车事故发生过程中,发挥非常明显的作用,温州动车事故最早为人所知,就是通过微博发出消息,其后,微博仍旧不断发出许多重要的现场讯息,同时及时反映了网友对事件的看法,在目前民意没有其他顺畅疏通管道的情况下,微博是一个重要的发声渠道,现在的中国,正历经一场微博的革命。

不只温州动车事故,先前北京地铁双井站电扶梯故障的消息,最早也是由网友爆出,故障照片发布到微博上后,3小时内就被转发逾1万次,显见微博传播的力量。据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统计,2010年底微博的使用者人数为6311万,到2011年6月底已大幅增加至1.95亿,中国新闻网指出,微博的背后强大的社会组织作用值得关注,例如青海玉树地震时,一名网友成功透过微博募集到数吨物资。

微博的传播力将对整个中国社会产生影响。张敦福对《明镜》指出,微博在推动中国社会改革上有帮助,因为微博让不少人知道自己还有一个表达观点的渠道,而且有参与温州事故讨论的权利、义务、自由,通过阅读或撰写微博,许多人从中锻炼了自己的公民精神,与关注公共事务的程度。

《中国青年报》报导,武汉大学传播学教授沈阳在微博点评,博友和传统媒体最早报道隔40分钟,提示微博原生态报道的“黄金1小时”优势,微博是“网络人民大会堂”,“到了用网络倒逼改革的时候了”。

但在民间发声的同时,官方的管制也未松懈,因此张敦福认为,舆论对于改革有推动作用,但若说“到了用网络倒逼改革的时候”,张敦福还持保留态度。“一是中国老百姓的舆论受到比较严格的控制,因此微博没有充分发挥作用。有关经济、政治、文化各方面的改革,哪些地方动、哪些地方不动,更大程度取决于中央领导。”

张敦福对《明镜》表示,有关重大事件的一些文章、链接与视频,不是看不到,就是隔一阵子就被删,但在发帖与删帖的过程中,公民社会仍会透过微博逐渐建立起来。“这是一个长期的锻炼与过程,肯定不是经过一、两次的大事件,或几次的微博围观运动就能实现,但微博给了老百姓一个做中国公民的机会。”

(柯宇倩/明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