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东方分析:中国的愚民逻辑

p111014101

为什么我们的乡亲从来没有象人一样体面地活着?为什么他们一代一代地为这个强大的国家奉献着自己的劳力和生命,却一直被藐视和欺骗?为什么在过去的几十年里,那么多明显的谎言能够盛行一时?甚至要盛行几十年?

如今,随着网络媒体的发展,中国人已经在渐渐打破新闻封锁的铁幕,获取了越来越多的真相,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在反思,在觉悟。

然而,愚昧的根源并没有铲除,悲剧仍在上演。

曾经实施了几十年的愚民政策,如今依然像个老朽的机器一样在惯性运转着,谁都知道它应该被废弃,可是,谁也不肯去触碰那个停运按钮。

引言

我每天坐在三楼的桌前,只要一扭头,就能从窗下看到一位远房的伯父的大门,他的老伴永远坐在门边的椅子上,呆呆地看着门外,而他自己就陪在旁边,一会服侍她,一会走出门外伸腰叹口气。

他老伴已经好几年不能动了,每天都在固定的位置以固定的姿态和固定的表情坐着,没有医生,没有药品。她就像一片飘落的树叶,正在等着渐渐枯萎、腐烂——但对他来说,这个腐烂的过程似乎太长了,让他难以忍受。有时候,隔着玻璃窗,也能传听到他高声的抱怨:“到底怎么了?怎么又哼起来了!”

他的父亲曾是乡下的私塾先生,在村里拥有最多的房产和土地,不过在后来的政治运动中被打成地主,土地充公,房子被分,还多次被人吊到树上。

这位伯父是民国21年出生的(这是他的说法,因为他不记得公历),从小入私塾读书,写得一手好字,到他十五六岁的时候,还没出学堂,命运就改变了——曾经最富的人,变成了最穷的人。而且,一穷就是几十年,按照村里其它老人的评价就是“至今也没有翻身。”

他养育了九个子女,但个个都在遭受贫穷的折磨,所以,他只能独自一人伺候老伴。

像他这样每天在生活中挣扎的人,村里到处都是。只要我一走下楼去,就能看到一张张枯萎的老脸——年轻人都进城卖苦力了,只有老弱留守在村里。

可是,我又能做什么呢?

置身于中国最贫穷的人群中,置身于被文明和科技隔绝的农村,我常常思考的问题是:为什么我们的乡亲从来没有象人一样体面地活着?为什么他们一代一代地为这个强大的国家奉献着自己的劳力和生命,却一直被藐视和欺骗?为什么在过去的几十年里,那么多明显的谎言能够盛行一时?甚至要盛行几十年?

如今,随着网络媒体的发展,中国人已经在渐渐打破新闻封锁的铁幕,获取了越来越多的真相,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在反思,在觉悟。

在跟长辈们聊天的时候,经常听到的感叹就是: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为什么我们会那么愚昧!

然而,愚昧的根源并没有铲除,悲剧仍在上演。

曾经实施了几十年的愚民政策,如今依然像个老朽的机器一样在惯性运转着,谁都知道它应该被废弃,可是,谁也不肯去触碰那个停运按钮。

而当一批批黑幕被披露出来时,我们不仅听到特权阶级恼羞成怒的吼叫,也听到一些底层的民众的绝望的抗议——那些跟我们一样的受害者,他们曾经拥有世界上最纯洁的理想,拥有最强烈的自豪感,今天,希望破灭了,信仰崩溃了,而仅存的一点自尊心却促使他们选择了把自己的头埋进沙堆,而不愿正视人性的丑恶。

善之土上开出恶之花

我现在要揭示的,就是那种一直把我们深埋在蒙昧的谷底的力量——中国的愚民逻辑。

所谓愚民,就是改变整个国人的思想,蒙蔽他们的心智,让他们变成庞大而拥挤的羊群中的一员,让他们的眼睛只能盯着前面的羊屁股。而统治者则站在高处,对民众 “驱而往,驱而来,莫知所之。” (《孙子》)

例如:“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

我们现在的人,当然一看就觉得这话十分可笑,但这却曾经是全国人一起喊的口号,早上喊,晚上喊,吃饭睡觉都喊,还把它当歌来唱。

为什么当时的人就不觉得愚昧呢?

为了搞清楚这个问题,我们首先看看,最初的老百姓是相信什么的。

也就是在没有外力的影响下,在没有政治因素强奸民意的前提下,处于原始状态的老百姓的内心相信的东西,这些就是中国人的传统思想。

在老百姓的思想中,显然有一部分是传统的,是不变的,而另外一部分,则是外来的,是强行塞进他们脑中的。

我们先要找出不变的东西,然后再看看他们是怎样在不变的思想上,又如何催生出新的东西来的。

而要达到愚民目的,就要在老百姓原有的不变的传统思想上,强加一些新的愚昧的东西。

关于中国人的传统思想,很多学者花一辈子的时间去研究,据说是十分神秘,十分庞杂。它们这样研究的结果就是,我们经常听不同的声音,一直在不停地争吵,多数学者都自豪地说中国人的传统思想都是精华,但也有说中国人的传统思想都是糟粕。

洪秀全认为所有的古书都是“妖书”,不许儿子读任何古书,并企图灭绝所有中国传统文化。毛泽东更把中国的传统文化当成是毒草,想革文化的命,其决心比秦始皇的焚书坑儒更大。

那么,传统思想究竟是精华还是糟粕?

我们就先看看传统思想中包含哪些成分。

其实,中国老百姓的思想大都很单纯,他们的头脑中只有一些经过千百年的积累而形成的简单的、固化的概念,这些也就是被视为传统的观念,

比如:“是好人就该拥护,是坏人就该杀。”

再如:“帮助我的就是好人,不帮我的就是坏人。”

“世上再好的人也好不过自己的亲人。”

“对我有好处的我就做,没好处的就不做。”

“主人意味着荣耀,奴才意味着耻辱。”

“皇帝是欺压百姓的,伟人是关爱百姓的。”

“爱国就是英雄,不爱国就是汉奸。”

当然,如果我们愿意花多一些时间的话,这里可以列出更多的条目,但再怎么列,也不会像那些穷经皓首的学者们所争论的那样复杂。

显然,从这些列举的例子看,它们本身算不上什么糟粕,甚至可以说这些正是中国人善良本性的集中体现。

这些老百姓头脑中固有的东西,多数是几百年前就有的,少数是辛亥革命之后才产生的,也有一些是他们根据自己的切身体会从生活经验中总结出来的,也就是从他们的本性中自发而来的。这些都是不需要用媒体的、政治的力量去宣传,老百姓自己就知道的东西,也就是老百姓原本就相信的东西。

正因为老百姓有了这些原本相信的东西,所以就有人乘机误导他们相信另外的东西。结果,老百姓本来信的是善,却被误导而信了恶。

老百姓头脑里原本只有传统的善的观念,却被人强行在这块善土里种上了真正的毒草,开出了邪恶的花。

那么,他们究竟是通过什么手段实现这一点的?这就需要用到愚民的逻辑了。

愚民的逻辑

在我们国家实施的初级教育里面,已经包含了一种最基本的逻辑方法——逻辑的三段论:

( 1 )大前提

( 2 )小前提

( 3 )结论

如果你受过基础教育,无疑你就知道这些理论。

但对那些没有多数受过教育的老百姓来说,他们是不是就不懂得思考呢?

显然不是。

因为这并不是太高深的东西,即使没有经过理论的训练,按照他们的头脑里自生的思维模式,也是懂得并且认同这种推理方法的。

我们就先来看一个最简单的推理过程:

“地主欺压百姓,所以该杀”。

这是在建国前后开始的土改运动中建立起来的思维观念,几十年来一直深入人心的,已经成了中国人的固化思维,直到现在,也几乎没人敢提出质疑。

但我不禁住要问一下:你们究竟是怎样相信这句话的呢?

我们把这个逻辑的推理过程分解如下:

( 1 )大前提:欺压百姓的人就该杀

( 2 )小前提:地主都是欺压百姓的

( 3 )结论:地主该杀

显然,老百姓只相信一条真理:“是坏人就该杀。”这就是中国人的传统观念,是他们脑子里面本来就有的。欺压百姓的人自然是坏人,所以,“欺压百姓的人就该杀”,这个大前提是没有问题的。

但小前提是有问题的。“地主欺压百姓”,在最初并不能得到老百姓的认同。

怎样才能让大家相信 “地主是欺压百姓的”?要实现这一点,只能靠宣传。

现在越来越多的历史资料(这里采信的资料不需要传言,也不需要当年亲历那个阶段的老人的亲自口述,更不需要所谓的国外敌对势力提供的数据,只需要花点时间搜索一下我们的执政党内部的研究资料,就可以发现他们无意中透露出不少当时的真相)表明,当初的土改运动,并不是老百姓自发形成的,地主和佃农之间并没有你死我活的矛盾,只是当时的政策强推土改,搞成了大规模的斗地主运动,刻意挑起地主和非地主之间的矛盾,才让地主做了替死鬼。

如果让最初的老百姓现身说法,那一定是“地主并不坏”——各地都一样。

那么,怎样才能让大家相信“地主是欺压百姓的”?

这就只有控制媒体了,让全国人只听到一个声音:“地主欺压百姓。”当时典型的宣传口号是“是穷人都有苦,是地主都有罪”。

至于地主是否真的有罪?

如果你现在仍然相信地主有罪,那就首先思考一下究竟是谁告诉你的?你是如何相信的,地主到底做了哪些坏事?

制造愚昧的机器:虚假宣传

直到现在,多数人都相信:“地主是欺压百姓的”。所以,当初的斗地主是没有错的。

事实究竟是什么?地主究竟是怎样欺压百姓的?究竟有多大罪?

我们只所以坚信地主有罪,是因为我们相信了他们的宣传。

那么宣传是事实到底有多大差距呢?

这里有几个典型代表。

刘文彩,这个臭名昭著的恶霸地主,所有的剥削、压迫、旧社会、水牢、收租院等等都落在他头上——这是当时宣传出来的。

但现在披露的事实是刘文彩是一个乐善好施、造福一方的乡绅,其弟刘文辉解放前率部起义,其侄刘湘是抗日名将。所谓的“水牢”、“地牢”、“行刑室”都是虚构出来的。

另一个跟刘文彩齐名的地主就是黄世仁,但真像是他在当地名声也相当好,他跟杨白劳自小是结拜兄弟,杨白劳出身本来很富足,可懒惰机上赌瘾毒瘾,才使得家业衰败,老百姓都看不起他。之后,杨白劳欠下巨额赌债无力偿,黄世仁借给他大洋,收留了其未成年的女儿。无脸见人的杨白劳外出躲债,最终误喝卤水不治身亡,黄世仁又厚葬了他并收养了喜儿。

其他如《半夜鸡叫》中的周扒皮,《红色娘子军》中的南霸天,也都受到刻意的歪曲,跟现实相差甚远。

你如果有正当理由,坐下来讲道理,为了提高生产,发展经济,富人穷人一起分享土地,没有什么不可以的,但采用这种拙劣的手段,以牺牲自己的同胞为代价,来夺取土地,夺取财富, 建立自己的权威,未免太下作了。

即使这样帮助了我们贫下中农,作为一个表面的受益者——我今天依然感到寒心。

如果这些还不够说服力的话。那么,只有从身边说起了。

我的这位邻居的父亲就是个地主,在村里学问最高,也是最节俭的人,比当时的贫农还节俭。村里的老人(贫下中农工)都笑话他:他在路上撒泼尿也要把尿湿的土块捡起来扔到自己的田里。

被斗了一辈子之后,临终前,他曾经对当时的娃娃们说:“我的家产都是牙缝里省下来的啊,全没了!”

可就是这样一个文雅而又节俭的地主,从土改到文革一次次被人吊在树上打,因为他说错了一句话:“生懒好吃,落个好阶级;勤劳苦做,被你抓去斗。”(我们的土话里,“吃”“级”同韵,“做”“斗”同韵)

我们再听一下经历过那个时代的贫下中农的说法吧。我每次问他们,答复基本是一样的:

“地主坏吗?”“坏什么坏,一点也不坏。”

“斗地主该不该?”“那是政策要斗,我们才斗。”

“政策到底对不对?”“现在看,的确是不对。”

也许是时间太过久远了,也许是他们现在老了,变得善良了,但的确,我在农村,没有听过一个老人说:“地主就该斗,就该杀!”

地主中当然也有恶棍,就跟穷人中也有恶棍一样,但即使有欺压百姓的地主存在,也并非因为他们是地主的原因。而当时的宣传,让所有地主一起背黑锅,不是愚民又是什么!

这里引用1949年上书毛泽东,反对土改的农业专家董时进的所列数据来说明。

“他(董时进)还以实例说明,地主、富农的财产多半是由辛苦经营和节省积蓄而来,土豪恶霸究是少数。由此得出结论,地主、富农以其较高的生产效率而成为农村的先进生产力,必须爱护而非打倒,他们应受到尊重而非羞辱、残酷斗争。中共宣传,占农村人口10%的地主、富农霸占耕地70%到80%,他对此虚言愤愤不已。根据民国时期土地委员会对16省、163县、175万农户所作调查证明,拥有耕地5亩以下的农户占35.6%,5至10亩者占24%,11至15亩者占13%,千亩以上大地主只占0.02%。由此可见,70%以上的农户是小农,他们代表的生产力经不住风吹雨打,时刻有破产之虞。中共的土改无非是把代表先进生产力的地主、富农土地细化为若干生产力落后的小农所有,是从先进走入落后,是历史的大倒退。”

后来的历史证明,土改的确就是一次大倒退,直接导致后来的大跃进期间饿死几千万人,一直拖了四十年后才不得不认错纠偏,把土地承包给农户。

真话中的欺骗

前面说的愚民逻辑是编造谎言的虚假宣传。但有些宣传,并没有说谎,同样构成欺骗。

选择性说真话,让老百姓永远只获取片面的信息,是另外一个愚民手段。

本人曾在武汉跟一个大老板兼体制内的高员一起喝酒,他很自豪地说:“我不说假话,从来不说,不过真话,也要选择着说。”

这里究竟有什么猫腻呢?

就拿这个领导来说吧,晚上外出未归,老婆打电话过来查夜,他汇报说在喝酒,这是真话。但跟谁喝酒呢?身边其实是小姐相陪,这个是不能说的。

我们不难发现一个普遍性的现象,现实中被曝光的很多贪官,都是曾经的英雄、劳模、党的优秀干部,他们在工作中是如此的努力,生活是如此之勤俭,对百姓是如此之友善,让每个跟他接触的人都深受感动。

我们的媒体在这方面实在太专业了,总是从个人魅力方面把领导一个个装扮得跟天神一样完美。他们所说的这些,可能都是事实,而且这些事实,最怕我们看不到,所以,我们的电视报纸上每天都是“人民公仆”的“光辉的形象”,但另外一个事实却是我们看不到的,也是不能让大家看到的,那就是,他们一直在盗窃公共财产,在挥霍公众的劳力和财富!

再比如说,我们伟大领袖mzx,直到现在还有人大力鼓吹他是如何的慈善。

最近有报道是说mzx有三怕,一怕泪、二怕血、三怕喊饶命,甚至传言说一只滴血的麻雀也把他吓坏了。

所有这些实例都描写得绘声绘色, 所有这些描述我完全相信,但是,mzx心狠手毒,杀人无数的事实,却没有一个人说出来,也没有一个人敢说。他为了封杀舆论,剿灭文人,其卑劣不亚于秦始皇;他为了排除异己,独揽大权,一路屠杀身边的功臣战友,其残暴不亚于刘邦;他饿死的百姓的总人数,不亚于成吉思汗;而在那种艰苦的岁月,他总不忘寻花问柳,玩弄女性,其淫乱不亚于商纣汉灵。但所有这些,都是被严密封锁的消息,而我们至今所知道的,只是他有“三怕”。

愚民的另类逻辑:单向比较

前面说了虚假宣传、片面宣传等愚民策略。

另外一个策略,就是单向比较,有意把民众的思维导入一个错误的方向。

这里有什么技巧呢?

比如说,老百姓不是感觉自己生活很困苦吗?那就拿现在的生活水平跟解放前人民的生活水平相比,让你感觉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于是,心里热呼呼的,还对这个政府感恩不尽。

再比如,老百姓感觉中国人的生活水平跟西方的差距大。他们就拿改革开放之后,中国经济的GDP的增长速度跟西方发达社会的GDP相比,让你感觉,我们的发展速度比别人快很多,至于现状,那是因为基础太差的缘故,于是大家心满意足,充满希望和自豪。

可事实是否真的值得我们自豪呢?

我们只要看看以下数据就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1955年,中国人均收入是韩国的3.2倍,日本1.1倍。经过50多年“天翻地覆慨而慷”,如今,中国人均收入是日本的3%,韩国7%。

为了让老百姓有爱国思想,有更多的自豪感,我们的媒体特别强盗2010年中国的经济总量超过日本,达到世界排名地二的水平。

可是,你却不知道1903年中国GDP排名已经是世界第二了。

所以,只有横向比较,你才知道中国人究竟取得多大成就。而这些横向比较的数据,是你在公众媒体中大家从来看不到的。

你所感受到的,是以前吃不饱肚子,现在吃剩的肉都不愿意动筷,所以,很满足。可是,你却永远也不知道那些权势阶层的奢靡的生活,永远不知道中国人要是把自己的潜力都发挥出来,会创造多大的财富。

至于GDP每年增长10%,那我可以告诉你,即使是文革期间,GDP的增长也在4%左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只看前面的数据,就让你热血澎湃,可看了后面的数据,却惊讶不已?

这些,就是单项比较的原因,宣传的机器永远只是提醒你只跟自己的过去比较,也就是单向比较,让我们感觉的确有了很大的进步。

当然,很多人还是想不明白,我们的经济的确进步了,生活条件的确改善了,到底是谁的功劳,应该感谢谁?

这个答案暂时留到后面解答。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

评论

  • 自然上海 说:

    只有不怕死,才能推翻中共,向活的人,永远推翻不了中共,臣民就是臣民,臣民要变成公民很难。要一个现在中国人去美国或英国或法国过了20年。不一定可以变成公民。为什么。请广大中国人你们自己去想。如果想通了,那中共就推翻了。很简单。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