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无敌:不给任何组织打人的权利

p111013103
死者的母亲痛不欲生。

为符国俊讨要公道,就是为我们每一个人讨要安全的生话环境。要构建和谐社会,绝不能允许有任何超越法律的打人者存在。不管打对人,打错人,只要打了人,就必须严惩!

总是“打错人”,谁来保证我们的出行安全?

7日凌晨2时许,云南昆明市官渡区大板桥镇17岁少年符国俊跟表弟崔文豪吃夜宵时,突然被穿着统一服装、手持钢管木棒的20多个男子暴打。符国俊随后送入医院救治,抢救无效死亡,崔文豪软组织受伤。(10月9日大洋网)

看了“17岁少年被20多个保安围殴致死”的报道后,着实心惊胆战,冷汗直流。因为一个人不可能老是呆在家里不出去,总是要出去干点工作,以养家糊口;或者街上溜达溜达,以活动身体筋骨。万一你不走时气,遇到“打错人”的组织,你一命呜呼了还一肚子不精明,不知所为何来。岂不恐怖也者?

我们的有些组织不知道是眼睛不明,还是狂妄惯了,老是“打错人”,或者以“打错人”为借口来搪塞人民的责问。去年,湖北一厅官夫人(其夫是省纪委书记)在省政府门口被警察打了16分钟,事后公安说是误会,打错人了;今年4月,武汉警方在一次抓捕行动中,误将武汉市新洲区委宣传部科长程某当作犯罪嫌疑人,致使该科长脸部等处受伤,武汉警方做出的解释是“因人指认错误”;最近,云南一17岁少年符国俊跟表弟崔文豪吃夜宵时,被穿着统一服装、手持钢管木棒的20多个男子暴打而死,也说是“我们打错人了,医药费我们出”。

网上查了下,大凡“打错人”的组织有三类:一是黑社会,打你没商量,不管打对打错,你都没处说理,只能自认倒霉;二是公安之类有执法权的,人家打你是正常执法,你要反抗是妨碍公务,“打错人”后总有打错的理由;三是保安,这是个由临时工组成的组织,受雇于各钱力部门,公司工厂企业,特别是房地产的拆迁。或小权力部门,驻京办、乡镇、学校、医院、住宅小区,多为保护受雇单位的安全稳定,在拦访、截访中屡建奇功。由于这三类人都有打人的“权利”,所以,在打的次数多了,难免打错几次。连厅长夫人、科长都能被打错,一般小老百姓,被打错,或打死,也再正常不过了。

记得新中国一建立,有个“保障人权”的口号,规定任何人不准打人,也就是不准打任何人。62年过去了,我们已经进入法治社会,随便打人的恶习仍然没有肃清,甚至连“打错人”的现象也时有发生。为什么会“打错人”?因为有的组织有打人的权利。如果任何人、任何组织没有打人的权利,打人的现象就不会发生。打人的现象不发生,何来“打错人”一说?所以,要想再不发生“打错人”,就得从根本上制止打人,不给任何组织打人的权利。

可遍查我国的宪法、相关法律法规,都没有赋予哪个组织或个人打人的权利。反之,倒是禁止刑讯逼供的条文赫然在列(犯罪分子都不允许打,况一般百姓),早年的《三大纪律八相注意》里就有:不准打人和骂人。故不仅“打错人”,就是打对人,也是违法的。但现实是执法部门的执法者在打人,保安在打人,打眼红了就“打错人”了。17岁的花季少年符国俊,就被活生生地打死了!

如果允许打人的现象继续存在,我们每一个人就生活在一个恐怖的环境里。厅长夫人都能被打,科长也能被打,其它人不被打的机率有多大?说不定你在大街上,小路上,商场里,一个不小心,遇到个打人狂,你轻则遍体鳞伤,重则要了小命。事关每个人的人身安全,我们必须行动起来,大声疾呼,制止打人恶习,坚决将打人者绳之以法!执法者更应该“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为符国俊讨要公道,就是为我们每一个人讨要安全的生话环境。要构建和谐社会,绝不能允许有任何超越法律的打人者存在。不管打对人,打错人,只要打了人,就必须严惩!(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

云南:昆明官渡区“城管”打死少年 政府称“打错了”(图)

17岁少年在路边吃一碗米线,却被30多名身穿统一服装的男子手持钢管、木棒暴打身亡,事后家属被告知“打错人了”。昨日,昆明市官渡区大板桥街道办被200余名村民围堵,要求给一个说法。

昨日凌晨2时许,17岁,在上中专的符国俊参加朋友的生日聚会,在大板桥阿依村盛世之都KTV唱完歌后,和表弟崔文豪来到附近烧烤摊吃宵夜。突然,30多名身穿同样服装的男子手持钢管、木棒朝兄弟俩打过来,符国俊随即被打翻在地。“有的20多岁,有的和我差不多,衣服背后都有编号。”崔文豪说。当天1点40分唱完歌出来时,发现KTV门口有人打架,“我们当时还看了一会儿,觉得没意思就走开了。”不到半小时,惨剧发生。符国俊被送到云桥医院时,已经没有知觉。10时许,转到延安医院的符国俊抢救无效死亡。

昨日下午,200余人堵住了大板桥街道办。在街道办一处花坛内,有10余根钢管和木棒,一根木棒上还带着血迹。死者的父亲符昆告诉记者,这就是凶器。据在场人员介绍,这些人都是红沙坡村村民,也是符国俊的亲友。大院内20余名警察将36名抱头蹲地的男子围成一圈,拦住情绪激动的村民。而在不远处,一辆警车也被部分村民“围攻”,一名男子抱头坐在车里。据了解,男子自称是大板桥街道办城管中队分队长:“昨晚打人的是我的属下,我们都是昆明一家保安公司的员工。前段时间,因为拆迁我们和某居民产生纠纷。昨晚,我所在的保安公司老板打电话,说我们的人被砍了。我赶到现场时,就看见一个人躺在地上。”

崔文豪的父亲告诉记者,当天2点半,他和符国俊的父亲赶到事发现场时,已有民警在维护秩序,打人的30余人仍在现场。“我们询问对方为何打人,一名带头男子告诉我们:‘你们不用问我,去找我们的人处理。我们打错人了,医药费我们出。’然后他们喊着‘1、2、1’的口号迅速离开,我们开车跟着,看见他们进了街道办的大院。”崔文豪的父亲说。

16时30分,先前被“保护”的36名男子被转入一间办公室,村民要求他们穿上打人时的“制服”。一位村名说:“他们说昨晚发生的事是个人行为,这个说法我们不能接受。他们穿上制服让我们拍张照,我们就走。”但直到2小时后记者离开,双方未达成一致意见。

17时许,大板桥街道办党委副书记、大板桥派出所所长王江海在媒体通报会上说:“昨晚2点22分,所里接到报警,盛世之都门口有人斗殴。而出警后,民警却发现死者符国俊躺在KTV40米外,并控制了打人一方为首的4人。大部分人穿着作训服。但街道办内被控制的36名人员身份,目前尚不清楚,村民堵住街道办,我们的调查工作受阻。是不是打错了人,还需要调查。据目前了解的情况,打人一方和街道办属于劳务雇佣关系,系昆明市某保安公司员工。”(刘海川/生活新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