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老骨董: 孙立人将军

p111012103

依我看,孙将军三十年的幽居生活就是他的大部“平生功业”,人们常说“性格既命运”,他的性格造成了他的命运,他的命运更凸显了他的性格。在二十世纪,一个人能始终坚守脚下的土地和心中的信仰,太难得了。

今年是清华建校100年,一般校庆活动里都有一个必不可少的项目就是翻翻旧账,数数以前这个学校出过的大师,大师又带出来多少大师,然后展望一下在不远的将来,在可预见和不可预见的领域中,又会出现多少独领风骚、震烁古今、改变世界的什么什么大师。。。。。。虽说是俗套吧,还都属于人之常情啦,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我觉得,在清华校友里有一位不可不提的人物,他就是孙立人将军。孙将军已经去世20多年了,关于他的传记文章可以说是汗牛充栋,数不胜数。我和孙将军毫无渊源,写这篇东西完全是要表达我对孙将军的崇敬之情,哪怕是把别人的文章抄一遍,也是为了这个意思。崇敬孙将军的原因没别的,就因为他是消灭皇军最多的中国军人!

本文中的资料来源主要参考台湾出版的《孙立人传》,作者沈克勤,50年代曾经任孙将军的随从秘书有四年之久。另外,这里是国共两个版本的孙立人将军简介http://bbs.vekee.com/showtopic-1223886.htm, 大家先参考一下。

孙立人1900年出生,祖籍安徽庐江。1914年考入清华,1923年秋清华毕业后赴美国普度大学,学习土木工程。1925年6月毕业,获工程学士学位,随即入维吉尼亚军校,1927年毕业,获文学士学位。1928年回国,入中央党务学校军训队,1932年入财政部税警总团,任第四团团长。1933年曾参加对江西苏区的围剿。1937年参加淞沪会战,身负重伤。1941年任新编38师师长,1942年2月随中国远征军出征缅甸,同年4月指挥仁安羌战斗,大获全胜。同年10月,中国驻印军改编为新编第一军,军长郑洞国,辖孙立人新38师和廖耀湘新22师。1943年10月新一军反攻缅甸,1945年3月远征战役胜利告终。1945年9月,新一军进入广州受降。1946年3月,新一军登陆秦皇岛,5月攻克四平,占领长春。1947年7月,孙立人任陆军副总司令及陆军训练司令,随即前往台湾练兵。1950年孙立人任陆军总司令及台湾防卫总司令,1954年任总统府参军长,1955年被革职后,受长期拘禁达33年。1988年恢复自由,1990年逝世。

简介嘛,终究是简介。有些是一笔带过,不明就里的到后来还是不明就里。有些呢,提都不提,也许是不必要吧。当然啦,历史上能享受“起居注”待遇的毕竟不多。在这里,我就抄一些资料:

孙立人的父亲孙熙泽先生在前清和民国都当过官,大约是省部级的,所以孙家的家庭环境还是不错的。再往前数,孙家的祖上也很显赫。当年孙立人考清华的时候难度特别大,整个安徽省仅仅有五个名额,当时名额最多的四川省也只有不到20名。那时候清华的学制是中等科和高等科各四年,高等科的学分美国学校都承认(您还别不平衡,谁让人家是清华呢)。孙立人在清华有一年是休学,这个休学的原因特别让人气愤:小孙进清华的时候才14岁,正贪玩呢,有一天和另外一个也很贪玩的一起玩跷跷板,就在小孙正处在最高点的时候,对面那小子突然跑了,结果小孙从最高处重重地摔了下来,更为不幸的是:这一摔摔到了男孩子的要害部位。为这个小孙动了手术,耽误了功课,因此休学一年。后来一直没人考证出来对面那个小兔崽子是谁,按理说,当时没多少学生嘛(到现在,年代久远,就是大麻兄拿出查证薛老的红颜那个劲头,估计也没戏)。

清华的一大特色就是历来重视体育运动,孙立人又是清华运动场上的风头人物,最火的时候,孙立人是学校的足球,篮球,棒球,排球,手球队的队长,在一年里(请原谅我使用这种英式的中文)。到了1921年,孙立人参加的华北篮球代表队经过选拔赛,代表中国参加了在上海举行的远东运动会,32:29胜日本,30:27胜菲律宾夺得篮球冠军(30多分就能得冠军,现在的球员该怎么想啊)。

1920年孙立人受父母之命和18岁的龚夕涛完婚。龚家也是安徽的望族,龚心湛就是龚夕涛的什么亲戚。1923年孙立人清华毕业,同年的毕业生共81人。1925年孙立人进维吉尼亚军校,随后两年的军校生活对他的性格塑造作用非常大。到现在我还是想不明白,一个官二代(或者是富二代或者是学二代。。。),为什么那么执着地去上军校?这个举动与他所受到的传统文化教育极其地对立。而且,两年的非常严酷的军校生活他居然坚持下来了。由于这段美国军校的经历,孙立人最后没有成为工程师,没有成为富商,没有成为官僚,而是成为了一个军人,一个职业军人!

下面说几个事情,我们可以从中看出孙立人的个性,也可以说这些事情对他的职业生涯所产生的影响。共军的版本里关于1945年7月孙将军应邀考察欧洲战场一说有误,一般的资料里对这个考察也很少提及。实际上这个考察是从当年的5月17日到7月底。在那之前,中缅公路已经打通了,孙立人所在的新一军即将回国抗战,这个时候孙将军收到艾克的一个邀请函(请不要跟我说不知道艾克是谁),请他到欧洲去考察。考察什么呢?考察考察人家欧洲那边是怎么打这个世界大战的,要能把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往一块儿招呼,比较学术化的说法就是立体作战。这个邀请函的具体运作是这样的,1945年3月,缅北战区总指挥索尔登中将(那个史迪威早就滚蛋了)考虑到美军将来进攻日本本土可能会遇到强烈的抵抗,而美军又不愿意付出类似攻击硫磺岛那样的代价(可谁又愿意呢?)。索尔登的思路是把孙立人的新一军甚至更多的国军训练成水陆两栖作战部队,参与攻打日本,首先呢,先请孙立人到欧洲去见识见识。这个计划报给了美国陆军部,陆军部通过艾克给孙立人发了邀请函(同学们,你们想象一下,如果哈佛、斯坦佛的校长给远在中国某个山沟里的你发去了邀请函,那,在你们村,甚至你们县里会是个什么样的效果啊),孙立人拿着这个邀请函飞到重庆,先向老蒋报告了缅北的作战情况,然后提出去欧洲考察。按理说,打日本都到了最后关头,这种考察之类的活动绝对应该放一放。再说了,民国的传统里像考察之类的任务一般是给那些下野了,避风头啦那类人物的。老蒋对孙立人自己联系出国很不高兴,孙立人说我都不认识谁叫艾克,这不是我联系的。这个时候(很巧啊),魏得迈将军,索尔登将军都在重庆开会,两人同时向老蒋建议让孙立人接受这个邀请,这么一来老蒋也就答应了。

孙立人到了欧洲,如鱼得水啊,首先是语言没问题,然后就是:咱在那儿有人啊。他先见了一些以前在缅甸时候认识的英军朋友,然后是朋友的朋友,,,越见越多,越见越高级,什么蒙哥马利啊,布莱德雷啊,艾克啊,,,you name it。反正是在欧洲的英美方面的大腕都见到了(传说里,孙立人还差点儿和当时的美国著名歌剧演员GRACE MOORE演出一幕美女爱英雄的连续剧,可惜的是摩尔女士在飞机失事中逝世了)。噢,对了,还有那个大名鼎鼎的八吨。俩人一聊起来,原来是校友啊。八吨说:“咱校这帮人里,就老马混得最出息了,你去见见他。”老孙正不置可否呢,八吨说:“你不用操心,我这儿有飞机,随便飞哪儿都成。除了老毛子那边。”有八吨这么一撺掇,老孙就又飞了趟美国,回母校看了看,跟马大帅见了一面。朋友们,你们想想,一个师级干部到了老牌帝国主义国家那地界,这么吃得开。如果你是他的上级,你会怎么想?如果你是他的同僚,你是什么感觉?后来考察结束,孙立人向老蒋汇报了一番,结果从军事考察转成了国际局势分析了,把老蒋搞得没脾气。这段考察,基本上就把孙立人和中国的其他将领剥离开来了。

还有就是简介中关于老蒋将其调离新一军,当然并非是“蒋介石对孙立人在东北毫无建树大为不满”,主要还是为了协调他和老杜的关系。老孙和老杜的不和由来已久,在远征军那时候,老孙要去仁安羌救英国人,老杜不同意。老杜不同意,自然有他的理由,当时能确实知道的情况是7000英国人被包围,照中国老祖宗的兵法“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战之”推算,日本人用70000人包围了英军是多了点,以日本人的生猛起码是倍则战之,也就是说皇军会有10000多人,而自己手头可调动的不到2000人,绝对是个杯水车薪的局面,没办法援助(补充一句,电影《大决战》里边,也有一段老杜给老蒋讲兵法的片断)。老孙觉得既然是友军,那就没有不救的道理,而且掂量了一下自己的后台够硬,所以争了半天还是派人去了。

去了还就真抄着了,打跑了皇军,救出了英军!

老杜用老祖宗的兵法评估现代国际战争的局面,误算不是一般的大,他只考虑了日本人的生猛,就没考虑英国人的窝囊(日不落帝国军人的荣誉早TMD被这帮子少爷给败完了)。实际上在英军周围也就是3000到4000左右的日军,而孙将军出动的只有1000多人(号称战斗人员800)。这场战斗,真是抄着了,救出了英军不说,连带着还有五百多传教士和记者。救出传教士和记者,这效果可大了去了!您想啊,作为军人,如果是去救别人或被别人救出来的,那就是多了一个换命交情的哥们儿,别的,咱啥也不说了。可传教士和记者不一样,他(她)们每天不说点什么就难受。说完自己的事儿,再说别人的事儿;说完上帝的事儿,再说窑子里的事儿。。。。。。这回,亲身经历了战火纷飞的场面,目睹了真枪实弹的惨烈,然后还全须全尾的回来了。这就更有的说了,要大说特说,年年说、月月说、天天说、、、、、、您还别说,这帮人的能量确实不可小觑。那次英军被救的四十多年后,当时参加行动的刘团长早已退出江湖,移居南加州,安享晚年,救英军的英雄事迹连团长他孙子都不当回事儿了。可是,当在美国访问的英国首相撒气儿夫人听说刘团长依然健在的消息之后,毅然改变行程,专门在芝加哥会见了刘团长,再次向刘老表达了大英帝国人民的感激之情。此情此景,多么让人感动啊!(居然有人关心撒夫人给刘老送了什么礼物?俗,太俗。这种老是惦记着礼物的人是没法体会那份意思的。)

这下能看出来那次战斗的深远历史意义了吧。但是,同学们千万不要有侥幸的心理,先哲说过:上帝总是把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

接着说老孙和老杜。老孙救得了英国人,但是救不了远征军。撤退的时候老杜就专门让老孙干断后之类的“绝活”,从那儿之后两人的梁子就结下了。远征军老孙带的部分转进到了印度,老杜带的部分被日本人打了回去,败走野人山,损失极其惨重。回家之后老杜向老蒋汇报,说远征军失利的原因就是姓孙的抽调主力去救英国人,造成防线上的漏洞,等等等等、、、、、、于是,老蒋发电报,让孙立人回重庆写交待材料。孙立人到重庆之后,戴老板先来拜访了。戴老板跟孙立人交了底,说“你的情况我都知道,你的部队里有我的人。明天在校长那里你就实话实说,包你没事。”大家不明白吧,戴老板为什么这么帮忙呢?图什么呀?

戴老板说了:咱俩是干实事儿的人!其实戴老板这也是投桃报李,当年他从税警总队挖走了两个(三个)团,说是去打游击。果然,孙立人平安无事。老话说啊,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原来没准备交的朋友都能成朋友,世上还是好人多嘛。相比之下,这就更显出老杜的不地道。后来到东北之后,老杜和老孙终于彻底闹翻了。唉,俩人都不是省油的灯。

国共内战打得热火朝天的时候,孙立人却到了台湾去训练新兵。49年初,形势非常紧迫了:国军输掉了三大战役,蒋总统下野,当时的情形就那个词——风雨飘摇。大约二三月份的时候,住在东京的麦克阿瑟请孙立人去东京逛逛,名义上是谈谈将来的台湾防务问题。这次,孙立人不用向老蒋请假了,他只是跟东南地区长官陈诚打了个招呼之后就去了东京。麦帅见了孙立人,很热情,说“咱不搞那些虚头八脑的招待活动,出去打猎去,就咱俩。”孙立人到这时候了,仍然没有足够的警惕。结果,就在两人钻山沟打野鸡的时候麦帅对孙立人谈了关于要台湾重起炉灶的规划,要孙立人出来挑大梁!

这下,孙立人就被动了。虽然他喝过洋墨水,可从小到大忠君爱国的传统教育没少受,这个犯上作乱取而代之的念头可是从来没动过,麦帅的方案是不能接受的。可不接受,拂了人家的一片好意,以后在美援上打交道就不那么痛快了。正在犹豫呢,麦帅说:你也不用现在就答应,我给你一套和我专门联络的密码本,你回去后再想想。

孙立人回去想都没想,他把那个密码本交给了陈诚,详细做了说明。这似乎是坦坦荡荡了。陈诚当然会向老蒋汇报,老蒋的想法就不会那么简单了。就算孙立人其他都好,可这种里通外国的事情,不论坦白不坦白都会让人起疑心。说来说去,还是自己的学生靠得住啊。到五月的时候,老蒋在船上又是跑上海又是跑广州,想上台湾看看,一直都没下决心。后来登陆了,老蒋问孙立人:“我现在这个时候来,别人会不会说什么呀?”老孙一拍胸脯:“有我呢,塌不了天。”后来老孙把这个情节告诉了吴国桢,老吴听了直摇头,说:“怎么能这么说呢,老蒋那时候只是一时的低潮,还不是英雄末路。你这么说,好像他是寄人篱下了。”所以啊,军人比搞政治的就是少了根筋。(这个情节很多地方都在引用,实际的出处就在吴国桢的自传,颇可玩味。)

随着形势的发展,孙将军的地位也在不断升高,原因是多方面的,老蒋要借重他的海外背景拉援助,恐怕是最主要的(同样的道理也适用在吴国桢那里)。那么,地位的升高,孙将军“政治上不成熟”这个弱点就愈加突出了,有几件小事可以说明。一个是孙立人被委任为陆军总司令时,组织上开始跟他谈话的时候,他已经答应了。后来不知道是谁在后边挑动他,说是这个总司令还要受某某的节制,还有什么什么权利没到手。。。。。。,结果到了宣布任命的前一天,老孙说我不干了!

这就是典型的开玩笑嘛。

组织上很了解老孙的脾气,和他继续谈话。谈话内容并不是讨价还价之类的,而是最简单的激将法,说是你老孙不接这个总司令,人家会说当年堂堂的抗日英雄现在临危不受命,怎么地只可以算是个半世英名。然后,老孙就去当司令了。耳根子软啊。

韩战爆发之后,麦帅也不怎么又想起孙将军了,说是中华民国作为常任理事国之一应该派军队参加联合国军。对这个建议,老蒋不感兴趣,和共军交手多年那些将领也不感兴趣,唯独孙立人特积极,还专门去朝鲜战场考察了一番,但最后此事还是不了了之。这就是不会察言观色了。

国府刚撤到台湾的时候,参加国军绝对算是个好差事了,起码有个吃饭的地方。孙将军的陆军里就办起了少年大队、女子大队,亲信要从娃娃抓起,从基层抓起这个道理谁都知道。但是,不能让手下有大规模抓亲信的道理,老蒋更是牢记在心。到了台湾以后,国军也搞了个总政治部,也搞了类似“支部建在连上”的体制,这个总政治部就由小蒋来抓了,小蒋就盯上了陆军的这些非正规编制,要解散的解散,要收走的收走。孙将军一直是顶着不办,最后搞到了伤和气的地步。其实,这类事情是有很大的运作空间的,完全可以搞成和谐共建的模式的。最后的女子大队散伙会上,好多孙将军的干女儿围着他诉苦告状,让边上的小蒋很不爽。

到了1952年,当年的艾克当选为美利坚合众国的总统了,不知道孙将军出于什么考虑,居然在第一时间向艾森豪威尔总统发去了贺电,而且还“邀请总统先生在方便的时候访问中华民国”。这绝对是个政治事故!就好比假如万维的新君登基了(我是说假如啊),俺马上发了个贺电,这个问题不大,那边就是按垃圾邮件处理了。如果是沙龙的文联啊,计生办啊之类的抢在村办之前发了贺电,这就是问题了。由此也可以看出,孙立人的边上没人,或者是边上的人说话他不听。这就应了那句老话:性格既命运。

再后来,孙立人被剥去了实权;接着就是什么兵变、匪谍案搞得一团乱,加上孙立人自己也有很多授人以柄的言行,专案组最后认定孙立人需要负部分责任。嘚,回家抱孩子去吧。没错,年过半百的孙将军回家抱孩子了,这个是又平常又不平常。

现在就需要发挥俺的强项了,回过来说说孙立人的婚姻史。孙立人第一次结婚是1920年,那时候他还在清华念书呢,他和原配的共同生活时间并不多,也没有子女。到了1930年,孙立人在南京的一个舞会上,认识了当时的汇文中学的校花张晶英,那年她才18岁,而他已经30岁了。如果大家见过孙立人年青时候的戎装照,绝对会说:这样的海归才是海归,人中龙凤啊!当时的张晶英也不乏追求者,张家非常属意的一个年青人叫熊式辉,很耳熟吧。后来老熊是东北行辕主任,那就是东北的最高行政长官。孙立人在东北是被挤走的,你们发挥一下想象吧。。。。。。

张家对孙立人已经有了家室这一条是不满意的,而孙家对孙立人要休妻再娶也是坚决不答应。没办法,两人基本上就是私奔到了上海,自己办了婚礼。婚后的小两口有甜蜜的欢聚,有凄苦的别离,特别令人遗憾的是,十几年了两人的爱情就一直没有结晶。到了戡乱时期,国军打下了长春之后,据《血红雪白》里说,那时候长春的大酒楼天天都是宴会,都是国军的将领办喜事。有一天,孙立人参加了一个宴会,在宴会上有人搞了个余兴节目(那时候的国军还是比较雅致的,所谓余兴节目都没整什么钢管舞之类的)。他们重金礼聘了一位半仙来,说是给主席上的几位将军看看相。

大伙别以为看相算命都是忽悠人的,随便谁谁谁都敢称个半仙,3/4仙什么的。这位半仙当年当着张大帅的面,铁口直断:“此去大凶。”结果,老张就在皇姑屯被炸身亡。半仙看到孙立人的时候,别的什么升官发财之类的都没说,就说这位将军会有四位子嗣。在场的都笑了,有的是赔笑,有的是坏笑,孙立人是苦笑。大家还记得孙立人因为命根子受伤动手术休学一年的事情吧,结婚二十多年了始终没见到一男半女,孙立人都觉得自己已经是废人了。现在这个算命的把子嗣的事情提出了,孙立人真是觉得有苦说不出啊。张晶英听了这个说法,猛然心动,随后专门找美国大夫做了检查,结果是女方有问题!这下子,前途大有可为啊!当孙立人在台湾练兵的时候,张晶英一直待在南京,她特意请孙立人的副官为当家的找个服侍的,叫张梅英,结果到了五十年代初,孙立人的第一个女儿出生了,最后,孙立人有四个儿女,和算命说的一样,一个不多,一个不少。俺后来考证了一下,李大师和这位半仙的出生地不到百里。东北那旮哒,出人物啊。顺带说一句,后来专案组办案的时候,曾经就孙立人纳妾这个事情要挟过他,逼其就范。这个专案组的做法,无所不用其极,好像海峡两岸都是这个路数,不谋而合啊,不愧为都是炎黄子孙。

孙将军被软禁之后,日子过得很清苦,也很平静。他从没动过什么到美国治病之类的念头,从没联络过什么,就是自己在家里熬着,熬过了老蒋去世,熬过了小蒋去世,熬到了恢复自由的那一天。这,已经三十多年过去了。

传统上给老人祝寿要过九不过十,1989年孙将军的老部下为他办了一次90大寿的生日聚会,那是孙将军被软禁多年之后的首次公开露面。从照片上看老人家,很慈祥很慈祥的样子。

1990年11月19日,孙将军去世了。官方的祭奠礼仪非常隆重,而原来孙将军从属的自发悼念更是感人,竟然有三百多人披麻戴孝跪送,正是符合了孙将军“小兵之父”的称誉。出殡之时,先覆盖清华大学校旗,再覆盖佛吉尼亚军校校旗,最后盖中华民国国旗。我想,那一刻,清华是因孙将军而荣。

苏东坡晚年有一首自述诗,最后两句是: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琼州。这三个地方是苏东坡三次被贬职之后的谪居之地,以这三个地名来对“平生功业”,胜似千言万语。依我看,孙将军三十年的幽居生活就是他的大部“平生功业”,人们常说“性格既命运”,他的性格造成了他的命运,他的命运更凸显了他的性格。在二十世纪,一个人能始终坚守脚下的土地和心中的信仰,太难得了。

(万维竞技沙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