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摆脱诺贝尔,设置中国特色的世界大奖

建议把第一批奖金颁发给以下几位大师:

姜太公,他发明了指南针,为世界风水业的兴起与发展做出了伟大的贡献。

XXX,他是火药的发明者,正是这东西把西方的骑士制度炸得粉碎。由于没有固定的人来领奖,就推荐一位德高望重的炼丹道士,最好是秦始皇时代的。

卡扎菲,“和平奖”非他莫属,他为了国家的稳定与和平,勇敢地去镇压群众的暴乱,去抗击西方的侵略……

2011年诺贝尔奖的颁奖仪式已经结束,出人意料的是荣获科学大奖的有来自弹丸之地卢森堡的科学家,意料之中的是中国的科学家像往常一样,继续不能把自己的名字刻在这不朽的奖杯上。苦苦追索的中国人,又要在充满苦味的感情中举起巴掌,对准自己的脸来一番自我解剖了,譬如中国的学术环境污染严重,中国的教育机制制约中国教育的发展,对自由精神的压抑和对人文精神的漠视使中国人变得没有创造力,等等,总之,和外国人特别是西方人相比,人家的月亮就是圆,而我们像是魔鬼附体,到处都是灰暗。

我认为这是极端错误的认识,它既不符合马克思关于事物要全面地、发展地、矛盾地看待的理论,又不符合毛泽东关于一分为二看待事物的思想,这种说法从本质上看,是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要知道眼下的世界各类奖项多如牛毛,孰重孰轻还不是由获奖人员所在的国家政府说了算?因此像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这些国家拿个诺贝尔奖并没有什么了不起,我们没有必要替他们宣传,更没有必要降低自己的身段而仰视他们。中国人虽然在不怎么重要的诺贝尔科学奖上默默无闻,难有作为,但在奥林匹克运动会上却无人可敌,风光无限。想当年,中国奥运代表团在北京披金挂银,世界各大媒体都在第一时间连篇累牍地报道此事,中国人全方位地成了奥运会的主角,真正是挣足了面子,享尽了荣耀,这让美国人、英国人、日本人等都羡慕死了。至于面积不到2600平方公里,人口不足51万人的“袖珍王国”卢森堡,那根本不值得一提,仅派篮球巨星姚明抖抖风,就能把他吓死。

春晚上赵本山早就代表国家发改委向世界宣布:中国人不差钱!真的,你看让世界都无限钦慕的美国人也不得已,向中国伸手讨钱,以支付对阿富汗、伊拉克等国的战争中所需的巨额费用;中国的阔老出手非凡,不但挥金如土的壮举让世界折服,而且还养着小蜜、二奶和小三之类的宝物,并敢驾驭宝马随意将命贱的人撞死在斑马线上;由于中国人钱太多,就有条件把刚建起的大楼、大桥、道路拆了重建;由于中国人钱太多,就需要养着千千万万的贪官污吏去占有民脂民膏……所以,在中国人眼里,诺贝尔奖金的那几个钱就根本瞧不上眼,没有必要花那样大的气力为之劳费神思,何况我中华是礼仪之邦,文明之域,向来具有雷锋助人为乐的品质,因此,就让处在经济困难中的美国、英国、日本等国家拿一拿,也算是对世界的贡献。再者,我们中国人的智慧天下无双,我看在科学领域快要成为老板了,试想一下,愚蠢的欧美日他们处心积虑地把好东西搞出来,我们给他们运去几块石头,或者是把觉悟很高、有一点点报酬就心满意足的农民工派到他们的工厂里,不费吹灰之力地不就把这玩意弄到手?我们相信,今天中国是“世界工厂”,明天就是“世界老板”,老板者主人也,这世界谁有钱谁做主!

此外,当我们凝神以对“诺贝尔”三个字时,觉得越看越不顺眼,越看越不吉祥。上了互联网一查,原来他是个不要命的狂人,居然没有向发明火药的中国前辈打一声招呼,就在奇险的状态下偷偷地把炸药给造了出来。从此世界就被这东西炸得鸡犬不宁、惨不忍睹了,譬如两次世界大战,还有朝鲜战争、越南战争等,由此看来,这个北欧海盗的后代真是罪孽深重。然而,更令人气愤的是他不但不学习先进的中国传统文化,悔过自新,重新做人,还用自己的几个臭钱设立以他自己名字命名的“诺贝尔奖金”,来蛊惑全世界科学家向他学习,这不是从心要把世界给摧毁掉吗?让人想不明白的是他还在“炸弹奖”面前放了一个“和平奖”,这究竟是葫芦里卖着什么药?我们要充分利用一切可以被利用的资源,运用一切宣传手段,就像当年跟着苏联老大哥批判爱因斯坦一样,敢于在“诺贝尔”三个字上做文章,让这三个字成为中国人民乃至世界人民心目中最肮脏的词语。

我作为一名中国人、愤青和毛左人士,强烈建议国家设置具有中国特色的世界大奖,来表彰为人类文明事业做出巨大贡献的科学家,以及为世界和平有所建树的社会活动家、政治家,来对抗资本主义的诺贝尔奖。据说蛇身人首,发明“八卦”的中国先圣伏羲创造了人类生活的一切条件,理应以他的名字为这一奖项命名,即“伏羲科学奖”、“伏羲文学奖”与“伏羲和平奖”。建议把第一批奖金颁发给以下几位大师:

姜太公,他发明了指南针,为世界风水业的兴起与发展做出了伟大的贡献。

XXX,他是火药的发明者,正是这东西把西方的骑士制度炸得粉碎。由于没有固定的人来领奖,就推荐一位德高望重的炼丹道士,最好是秦始皇时代的。

卡扎菲,“和平奖”非他莫属,他为了国家的稳定与和平,勇敢地去镇压群众的暴乱,去抗击西方的侵略;

……

正当我绞尽脑汁设计这一切的时候,电视中传来一个重要新闻:

“中国乒协主席近日致电国际乒联主席,强烈要求将世界乒乓球锦标赛调至每年十月上旬举行。如果经费紧张,中国将拿出庞大的外汇储备中的冰山一角,资助这项能给中国人面子的神圣事业;如果承办国有问题,中国愿意届届承办这项让中国人无比激动、无比自豪的体育盛会。国际乒联主席收到中国乒协的致电后,连夜举行紧急会议,鉴于中国崛起,影响与作用越来越大,一致同意中国的请求,并且对赛事做了详细的安排。诺贝尔医学奖颁布日举行女子双打决赛,物理奖颁奖日举行男子双打决赛,化学奖颁奖日举行女子单打决赛,经济学奖颁奖日举行男子单打决赛,文学奖颁奖日举行混合双打决赛,和平奖颁奖日举行最佳运动员与教练员评选活动。中国乒协接到回电后,深切表示感谢。”

我觉得很好奇,就打开网络搜查这方面的信息,结果越墙进入法新社的网站,评论家如是说:“中国人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抵消诺贝尔奖给中国人造成的负面影响。”第二天中国的各大媒体报道了国际乒联的决定,最醒目的是《XX日报》、《XXX报》与《XX》杂志的社论:《中国人的成功——小球带动大球》。就像2001年中国申奥成功一样,满街都是喜洋洋的人群,天空都是礼花、礼炮,许多人都在记者的话筒面前畅谈感受。激动的某电视台记者韩大嘴向一位小朋友递去话筒,问道:“小朋友,我们中国人的喜事就是多,‘两刊一报’社论你读了没有?”小朋友有点羞涩,回答道:“很深,没有读懂”,随后他壮大胆子,说道:“叔叔,请问您一个问题,书上不是说得好好的,月球绕地球转,地球绕太阳转吗?怎么这世界又颠倒起来!”

(万军/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