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占领华尔街”恐演变为“美国之春”

p111009110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珍妮·科恩说:“不必担心他们没有领导,不必担心他们的诉求不统一、目标不明确,因为这不是政治党派在谋求权力,而是社会运动在谋求影响。”科恩相信,抗议活动最终会对华盛顿的政治决策产生影响,促使他们在诸如投资教育和基础设施、创造就业、鼓励创新等方面作出正确决定。

据新华网综合报道,美国正在上演上世纪大萧条以来最令人瞩目的示威抗议活动——一场名为「佔领华尔街」的示威活动已进入第20天,并蔓延到首都华盛顿,成为全国性运动。抗议者们唿唤「公平」。

舆论认为,运动的升级暴露了美国经济、政治上一些深层次问题,背后主因是高失业率和经济復甦乏力,也反映出目前美国政坛内斗激烈,民众对政治与金融机构勾结、国会两党无暇顾及边缘群体的状况。运动还表明美国经济状况的不稳定,是美国对全球发出状况「危险」的信号的预兆。

「佔领华尔街」抗议活动6日进入第20天。随着工会和学生加入,抗议活动不断向美国其他城市蔓延。抗议者们将矛头直指华尔街上的大金融机构,并指责政府对金融机构的救助造成了大多数人的困境。

美国一些专家认为,抗议活动已逐步向规模浩大的社会运动演变,暴露出了美国经济、政治和社会领域中存在的诸多深层次问题,可能对美国未来的政治决策产生一定影响。

佔领华尔街:暴露美国深层问题 经济復甦乏力是主因

专家认为,这次抗议活动是由美国的经济、政治和社会问题引发的。

从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至今,儘管美国投入了巨额救助资金,并採取了两轮量化宽鬆货币政策,向金融系统注入大量流动性,但银行惜贷依然明显,企业雇工意愿不强,经济增长缓慢。今年第一、第二季度,美国经济仅增长1.9%和1.3%,而8月份的失业率高达 9.1%。吕晓波指出,经济復甦乏力是诱发「佔领华尔街」抗议活动的主要塬因。

除此之外,美国民主、共和两党之间勾心斗角,互相掣肘,让很多政策无法得到迅速而有效的实施,这也让民众十分恼火。

吕晓波认为,目前美国政治中的妥协越来越难,民主、共和两党之间经常出现僵局,决策机製出现失灵现象。此次「佔领华尔街」活动就是对这种决策机制失灵的现象予以抗议。

因此,美国总统奥巴马6日对抗议者的初衷表示理解。他敦促国会尽快通过促进就业法案,对富人增税。

乌科指出,长期以来,最底层的美国人参与政治的程度很低,他们的声音很难被决策者听到,他们的利益也很难在政策中得到保护,这次抗议活动是草根阶层试图改变政治决策的有益尝试。

运动焦点:不是痛恨最求财富 而是唿唤公平

儘管抗议目标庞杂,但「佔领华尔街」运动的核心诉求是明确的:抗议大金融机构奉贪婪为金科玉律,缺乏自律和监管;抗议政府「用穷人钱(税款)救助富人」,忽视草根民众失房失业的困境;抗议国家政治决策深受大企业和财团影响,社会财富分配不公、贫富两极日趋分化……

这一运动中,抗议者最常说的一句话是:「我们代表99%,不再忍受1%的贪婪与腐败。」这句话欠準确,但直击问题核心。英国《独立报》说:「许多美国人现在清楚地感觉到他们社会前进的方向存在根本性错误,并质疑经济体制似乎不再把果实平等地分配给社会广大阶层。」

中国先贤有云,不患寡而患不均。这其实是人类的普遍心理。越是萧条岁月或动盪年代,人们对制度积弊越敏感,对平等变革的渴望越强烈。人人望富,这本身没有错,错在这边厢贪婪无度引爆危机之后,仍奉贪婪为美德;那边厢在民众被迫为危机埋单之后,听任引爆危机者逍遥享受丰厚红包。

抗议者们仇的不是富,而是不公平。这一风潮凸显了美国民众对政经体制深层矛盾的不满,也凸显了他们对社会发展方向迷失的焦虑。它远非美国主流媒体起初描述的那样,不过是小打小闹的「另一天、另一场示威……」,大有可能发展成为一场超越肤色、性别与政党政治,内容日趋广泛深刻的社会抗议运动。

怒斥权钱关係 表达美民众对美政治制度不满

民调显示,大概每5个美国人中就有4个对政治制度不满,认为这种制度在处理经济等国内问题时表现不力。人们的愤怒似乎指向任何地方,尤其是国会,但奥巴马总统的支持率也在他上任后迅速下降。

在这个充斥着愤怒的政治体系内,右翼———还有左翼的一些人寻找攻击目标就不奇怪了。保守派,包括参加共和党总统提名之争的某些人,攻击中央政府、联邦经济刺激行动和民主党提出的税收改革,声称这是新类型的阶级斗争。一些共和党人在得克萨斯州州长佩裡的领导下还单独挑出美联储来攻击。

总的说来,这些已经在洛杉矶、芝加哥和波士顿举行示威的群体把美国的经济问题归咎于华尔街的贪婪,同时唿吁清理政治体系。他们说,这个体系已经被大游说集团和党派之争所腐蚀。抗议者提出的要求与抗议活动的组织领导一样鬆散而模煳。

这些抗议活动还表明,在美国,微博等新式社交媒体多么迅速地把一场不被注意的小规模示威活动推到全国範围的突出地位。「阿拉伯之春」、伊朗抗议和其他示威活动都表明,社交媒体在其他国家可以如何影响政治。「佔领华尔街」运动是计算机如何能够改变美国政治的最新例子。

运动也展示了美国一些年轻人的迷茫心态

在纽约上演的「佔领华尔街」活动眼下有愈演愈烈之势,开始从纽约蔓延向美国各地。

在马萨诸塞州的波士顿,人们建立了一个「夺回波士顿」的网站,并向波士顿的银行家发起抗议,第一天就有千余人聚集在波士顿联邦储备银行大厦附近的杜威广场。

华盛顿地区也出现了「佔领」活动,有几十人从1日开始就在白宫附近的一个地铁站搭起帐篷「安营扎寨」,到3日不但没有离开,还有20多人加入,并打出了「不能让金钱主导政治」的标语。

在洛杉矶、西雅图、旧金山、芝加哥、匹兹堡、丹佛、迈阿密等美国许多重要城市,都出现了这样的「佔领」行动。

这场活动发展到现在的规模,的确令人始料未及。舆论认为,这反映出在经济不景气、高失业率下人们的迷茫心态。

从这些打着「佔领城市」旗号的抗议者来看,他们主要是表达对于经济政治现状的不满,并没有具体和明确的诉求。儘管他们声称,自己代表美国「99%沉默的大多数」,但事实上,参与者绝大多数是学生、失业者和无政府主义者,并不是美国的主流人群。

在纽约,大部分华尔街的白领对抗议者心态淡然,照样端着咖啡从他们身边走过。在芝加哥,一名过路人对抗议者大声吆喝说:「有空就回去工作!」认为这些抗议者是在浪费自己和他人的时间。纽约市长布隆伯格也强调,抗议者影响到的只是一般华尔街工作人员,并不会给百万富翁带来麻烦。

警示:美国正向世界发出全球经济「大停滞」警报?

最新数据也表明,全球经济正面临着「大停滞」的风险。「佔领华尔街」对其他国家也是一声警报,美国的阵痛,很有可能换个方式出现在任何一个国家。

扩散:「佔领」效应恐蔓延西方

「我们被出卖了」、「夺回我们的国家!」持续3周的「佔领华尔街」运动6日首次蔓延至首都华盛顿,演变成一场上千人参与的「佔领华盛顿」运动。示威者在白宫和国会之间的自由广场聚集。

目前抗议浪潮已向洛杉矶、波士顿、芝加哥等美国50多个大城市蔓延,示威者称他们将在本月佔领近150个美国城市,并準备在室外过冬,打一场持久战。

美国「佔领华尔街」引发的效应或蔓延西方,在社交网站facebook,有群组唿吁在本月15日举行示威行动。也有个别群组唿吁佔领特定地方,「佔领墨尔本」的群组目前有超过2000人加入,6000人响应「佔领伦敦交易所」的群组。

至于「佔领伦敦交易所」示威行动,则计划由本月15日进行至12月12日,抗议银行家令人民无辜受害。

可能成为「美国之春」?

3周前「佔领华尔街」抗议运动刚刚开始的时候,大多数媒体还抱着嘲笑的态度在想是否要进行报道。

然而,抗议不仅坚持了下来,而且还不断壮大,最终发展到了不可忽视的规模。随着工会和越来越多的民主党人终于对抗议表示了至少还过得去的支持,「佔领华尔街」运动似乎要开始变成一场可能最终成为一个转折点的重大事件。

抗议者说华尔街是一股对经济和政治的破坏力量是完全正确的。

【美国《洛杉矶时报》10月6日报道】他们称自己是99%的人,以谴责那「1%的人的贪婪和腐败」。

美国歷史告诉我们,和平抗议的政治是促成更多社会和经济公平的有效方式。也许歷史上与此最有可比性的是19世纪90年代的民粹主义运动。像「佔领华尔街」运动一样,那次由经济问题引发的反抗针对的是强盗式资本家。

民粹主义者推动了20世纪初的进步运动改革时代。现在的「99%」运动在改变政治进程方面能否同样成功还要拭目以待。

【香港《南华早报》网站10月7日报道】把「佔领华尔街」运动称为「美国之春」吧,这一示威活动的规模和声势正在不断壮大。

抗议者的愤怒是有理由的,全世界真正热爱自由的人应该对他们的愤怒感同身受。

美国的公司财阀以及支持他们的政客创造了一种体制,公司老闆能够保证得到财富和丰厚的回报,即便他们完全毁掉了股东价值,把公司搞得一团糟。

他们创造了工业世界中最极端的不平等。美国政府和美联储对西方金融危机的反应带来了人类歷史上财富从穷人和中产阶级向最富阶层的最大规模转移。世界应该支持这些反华尔街的抗议者。

或影响政治决策

美国专家指出,这次规模庞大的抗议活动最终可能会对华盛顿的政治决策产生影响。

由于面临冬天恶劣天气等挑战,「佔领华尔街」抗议活动能持续多久还存在不确定性。因此,吕晓波说,究竟这一抗议活动能不能真正把它的诉求转变成对决策者的压力还有待观察,「但是我个人感觉,这可能是上世纪六十年代美国民权运动以后第一次影响比较大的社会抗议运动」。

很多人认为,「佔领华尔街」的诉求混杂不清,没有统一的领导和目标。针对这一说法,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教授珍妮·科恩说:「不必担心他们没有领导,不必担心他们的诉求不统一、目标不明确,因为这不是政治党派在谋求权力,而是社会运动在谋求影响。」科恩表示相信,抗议活动最终会对华盛顿的政治决策产生影响,促使他们在诸如投资教育和基础设施、创造就业、鼓励创新等方面作出正确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