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九月随想(四一)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什么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股市、楼市、高利贷……也许,都是;也许,都不是--专制的骆驼,该垮的时候自然会垮掉;时间,就是那根--最后压垮骆驼的稻草。
十年以后,从中国去美国,就如同在欧盟各国间穿行、度假……从英国去法国,最大的问题是渡海,而不是其他。

顾晓军,九月随想(四一)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二百三十二

被华夏黎民称之为“当代思想家”,是意外、欣喜;而在思想家的排序中、从第二升到第一,则是压力。
一次博弈、一次数方与华夏黎民的对垒、博弈……看来,体制外的政治,正一步步走向成熟--没有人能够做老子,也没有人愿意做儿子……中共除外。中共,说是做人民的儿子;其实,做得是人民的老子。
中国人民都有爹了,能不幸福吗?

凡外媒,大都爱说“十八大”的事。其实,这事儿就这样--知道的,不能说。不知道的,尽瞎说。我就不明白:说这些有啥意义?这就象我日前说的:凤姐登上美国《人物》杂志,于中国民主又有何益?美国《人物》,傻碧!
现在扯“十八大”,不相当于政治八卦?这就如网友跟贴:“在国外胡说八道不需要水平,在国内胡说八道方显出水平!”

有句话憋了很久了--外媒有这样的标题:中共怎么怎么快完了。于是,就想看。一看,是:壶与吻怎么斗,吻与戏怎么斗,戏与壶怎么斗……怎么斗是猜、是分析吧?没有情报吧?斗就一定快完了?有逻辑关系吗?
我一直认为:话说得狠,而没实质、没逻辑的,就很难说了。蔡英文说过,海外伪民主有一半是特务(当然,“伪民主”是我说的,蔡英文不会这样说;而我不“翻译”,境内又发不出来)。

也不知道外媒是不是有意要“气”我?多家、同时推出了《韩寒:经典语录集锦》。逐条、认认真真看完后,我知道韩寒为什么比我有市场了--韩寒,写了不少他的同龄的年轻人比较容易接受的东西。
不过,把“你是否像鞭炮一样一点就着?一点就着的下场就是炮灰”、“需要真相,还是需要符合需要的真相”……这些也收录其中,就不能不说是不分青红皂白了。咋不收录“谈体制--认为不重要”呢?其实,我对韩寒没有成见。

有人担心韩寒被抓,韩寒自己也怕。其实,党都不动我,又怎么会动韩寒呢?证明:“XXX九月曾短暂出狱奔丧”、“XXX兄弟被允许探监”、“XX坐监两年首次获准见家人”……
今春花开,“失踪”频现……而党,也被克格勃绑架了。党,失分了,后悔了……党,决定重新高举起欺骗的大旗--因为,骗子比土匪更容易争取到同情。

救党派们花样迭出:有的说回到1949年,有的说回到辛亥革命……这不就是说--推倒、重来,庄家还当庄家--吗?谁愿意跟你“重来”呢?就算是打麻将,也该是先结清了账、再重来吧?
其实,输了就该出局、做候补。哪有永远坐庄的呢?即便档是你开的,也不能一直坐庄呵!你开档、你立规矩、你再坐长庄……这与抢钱有什么区别?谁愿意跟你玩呢?

跟贴:“顾晓军具有与李敖相同的流氓基因,没有羞耻……”、“顾先生和鲁迅先生一样,没有宽容之心……”。
错!李敖骂国民党,心里是期待许中共的。而我论民主,则是实事求是--美国与外媒做得不好,照样与中共一锅煮。鲁迅,是“一个也不能饶恕”。而我,心里是宽容--犯过错误的民主派(如许志永)、党内民主派(如于建嵘)……及所有社会底层的毛左们。

什么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股市、楼市、高利贷……也许,都是;也许,都不是--专制的骆驼,该垮的时候自然会垮掉;时间,就是那根--最后压垮骆驼的稻草。
十年以后,从中国去美国,就如同在欧盟各国间穿行、度假……从英国去法国,最大的问题是渡海,而不是其他。

高利贷资金链断裂的后果--借贷者的三条路:倒闭、跳楼、跑路。放贷者的三条路:跳楼、潜逃、坐牢。资金提供者的三条路:血本无归、公开追讨、搂着账单睡不着装睡……
高利贷,是枚金融原子弹--爆炸的,是放贷者;炸毁的,是借贷者……剩下的,是一片废墟--资金提供者。而断垣残壁,则是当地的经济……

“期待顾大师恢复日日发表许多博文,带领民主潮流。”(2011-10-07 23:06:22)
唉,日点击十几万的时代,毕竟已经过去了。不见网站也不足过去八分之一的流量了吗?整个境内互联网,都不景气呵……真该狠踢党的大屁股--政治,弄得没几个人敢说真话;经济,又持续通货膨胀;社会,更是各种灾难、恶性事件……没完没了。
党呀党呀党呀党,你对得起中国、对得起老百姓吗?

台湾说:台湾只与民主的中国统一。台湾人真聪明呵!香港人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香港,是不是被金庸出卖了?是,也不是--金庸,是个爱做梦的大孩子……以中文为母语的男孩(90后)们,已经开始抛弃金庸,改读顾晓军的主义和小说了。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1-10-7~8 于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