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笑蜀:普通人的权利,才是社会稳定的基石

p091121102
笑蜀,男,真实姓名陈敏,1962年11月生,1984年毕业于中山大学历史系。现为媒体从业者。主编《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庄严承诺》,著有《刘文彩真相》、《背上十字架的科学——苏联遗传学劫难纪实》。

为什么国人缺乏平常心,都那么浮躁,都那么狂热地追逐成功。这没有任何别的原因,无非因为一点,即恐惧,即对作为一个普通人的恐惧。而全部恐惧,显然都来自作为普通人生存的艰难。普通人是一个社会中的绝大多数人,是一个社会的基础。只有当这绝大多数人都有保障了,都安全了,社会的基础才牢靠。只有上层的安定那不叫安定,归根结底,那不过是流沙上的安定而已,幻象而已。

睡觉前忘了关手机,结果天才蒙蒙亮,就被手机滴滴答答的声音吵醒了,一看,全是垃圾短信:譬如赶紧打钱到某某账号,譬如某房产公司最新笋盘推出,等等。因为熬夜,所以很想睡懒觉,但睡意全被那些垃圾短信搅散,心中那个恼啊。

平白无故被骚扰,被破坏心情,这样的事每天发生。侵犯你不多,就侵犯你一点点,你还没法还击,没法解决,因为成本太高,所以你一点辙没有,只能选择忍受。而这一切都是无端的,没有任何别的原因,你没有任何错,唯一的原因,或者说唯一的错,仅仅在于你是一个普通人。

这是我作为一个普通人的切身感受。这感受,被最近的一则新闻印证。媒体报道,手机运营商手中都有一份神奇的“红名单”,只要你上了那份“红名单”,垃圾短信将远离你的手机。不过要上这名单,你得是一定级别的领导才行,至少得是省市级。

原来,杜绝垃圾短信并不是技术上做不到,而仅仅因为,你不是领导。这即意味着,你不是省市级以上领导,进不了那个高贵的圈子,那么你每天被侵犯一点点,每天被骚扰被破坏心情,就是活该,就是天经地义,没谁会当回事。

岂止手机短信二元结构。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是这样典型的二元结构。一头是领导,依然至少是省市级以上领导;一头是我等普通人。领导的一切都绝对保障安全,绝对保障充裕,绝对保障物美价廉,交通如交通管制;医疗如耗用公共医疗资源85%的高干病房;教育如主要为领导子女服务的重点学校制度;一日三餐如正在全国遍地开花的特供食品基地。至于普通人,对不起,只好承受看病难,读书难,行路难,乃至一日三餐几乎找不出一种安全食品等种种高昂成本,所有那些高昂成本无一不透支生命,让人心酸,让人疲惫,让人绝望。

在中国做一个领导感觉真好。好到什么程度?好到无微不至,比照顾婴儿更周到更精心。出门碰到下雨,都无须自己撑伞,自有撑伞的随员亦步亦趋;甚至六一节去幼儿园看表演,宁可让孩子们在烈日暴晒下献歌献舞,也要保证领导在阴凉处安然正襟危坐。作为比照的是,做一个普通人真苦。一个普通人的人生,往往是挣扎的一生,这挣扎往往无异于一场噩梦。

这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国人缺乏平常心,都那么浮躁,都那么狂热地追逐成功。“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没有任何别的原因,无非因为一点,即恐惧,即对作为一个普通人的恐惧。而全部恐惧,显然都来自作为普通人生存的艰难。

我们常常谈到中国的二元结构,但都是城乡二元,东西二元等等,鲜有注意到,普通人与领导的二元结构。一旦不再是普通人,一旦进入省市级以上领导的圈子,恭喜你,你就自由了,解放了,就可以拥有审美人生了。但如果进入不了那个圈子,如果只是普通人,抱歉,你就在茫茫大海中苦苦泅渡,自生自灭吧。这实质上是一种对于普通人的歧视,是以牺牲普通人的权利,普通人的幸福为代价。

这当然不是正常现象。普通人是什么?普通人是一个社会中的绝大多数人,是一个社会的基础。只有当这绝大多数人都有保障了,都安全了,社会的基础才牢靠。如果这基础中的每个成员,每天都被侵犯一点点,每天都在惶恐焦虑中度日,那么基础不牢,社会稳定又何从谈起呢?只有上层的安定那不叫安定,归根结底,那不过是流沙上的安定而已,幻象而已,绝不可能有真正的长治久安。

放眼那些真正的长治久安的国度,就不难发现,在那里做一个普通人真幸福。做一个普通人,等于处于私人生活的堡垒之中,没有任何非法的力量胆敢侵扰,可以那么自由,那么安详,那么满足。而愈往上走,要牺牲的私权愈多,而且制约愈多,骚扰愈多,责任愈大,风浪愈大。侵犯任何一个普通人的私权都是大罪,都往往导致身败名裂,但对身处权力高层的人,则报纸上可以每天骂声不断,迎面碰上可以随手扔去一枚臭鸡蛋。从这比较中,可以发现这么一个原理:普通人的权利愈有保障,普通人的生活愈是安定,则社会愈健康。

而这,恐怕才是社会稳定的真正奥秘吧。

(凤凰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