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郑旭旦:温州中小企业面临的困境及未来出路探讨

温州中小企业如今面临的是前所未有的困境,而虽有政府部门、社会各界及时投入救助行列,但这只可挽狂澜于一时,暂时重塑中小企业界的信心,而对于大多数中小企业来说,并不能在实质上完全摆脱乃至走出自身的困局。中小民营企业在发展了30年后,目前已经进入了一个历史转折时期。无论外贸还是内销,劳动密集型企业正面临着利润微薄的艰难局面,依靠低工资、低生产要素价格赚钱的日子已经逐渐成为过去时,这样的形势促使温州的中小企业不得不直面现实,认真思考企业今后的命运:或是深入挖掘自身潜力,或是转变自身的生产方式,进行产业的转型升级。

夏末秋初的温州,本是凉风习习倍感惬意时节,但今年的秋天,对于每个温州人来说,已丝毫感受不到金秋的浓郁气息,温州中小企业接二连三发生的资金链断裂致企业倒闭、老板出逃、员工欠薪等系列事件,犹如一股股凛冽的寒风侵袭着温州大地,冰冷的严冬仿佛已提早到来。据不完全统计自今年4月至9月为止,温州已有40多名中小企业老板因欠债无法偿还出逃,单是9月22日这一天,就有9名企业主跑路;这期间还有3名因承受不了高利贷巨资压力的企业老板跳楼自杀,80多家民营企业倒闭或宣告破产,其中不乏著名企业温州眼镜业的龙头老大—浙江信泰集团公司等,这是温州民营经济发展有史以来遇到的最为严重的事件,温州的企业界笼罩在愁云惨雾之中,信心与信任在逐步丧失,因高利贷引发资金链断裂带来的恐慌更是在人们的心中不断扩散……

温州中小企业的发展概况及面临的问题

温州民营企业发展至今大约有36万家,其中规模企业目前有3900家,有38个国家级生产基地,这是一个宠大且在不断发展着的企业群体,而由民营经济为主诞生的闻名于世的 “温州模式”在我国的经济发展中占据着极其重要的地位。随着国家对经济改革的不断深化,为温州民营企业的快速发展提供了良好的环境和充裕的发展空间;民营企业的发展,又为国民经济持续高速发展作出了积极的贡献,同时民营企业也为进一步促使我国经济结构的转变,加快经济国际化和市场化进程的步伐做出了不懈的努力和突出的功绩。此外,民营企业在发展当地经济、繁荣市场、提高人民生活水平、转变观念等方面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近几年来,由于宏观经济环境的变化,中小民营企业的发展逐渐显露出各种问题和矛盾,民营企业因其在资金、技术、人员素质、管理水平等方面的不足,以及国有企业在改制和改革中竞争力不断增强,使竞争环境逐步发生变化,国家给予民营企业的政策优势逐渐弱化,再加上这两年银根收紧,而用工成本却在不断提高、原材料价格高涨、限电节能等原因,中小企业的利润逐年下降,而一些外向型企业更是受到全球经济危机的重大影响,时至今日,温州中小企业的发展已到了一个内忧外患时期,在资金缺乏、融资难而又贷款无门的情况下,部分中小企业只能求助于民间高利贷,虽然明知这是一条不归路,但为让企业渡过眼前难关,企业主们仍如飞蛾扑火、前赴后继,终于深陷高利贷的泥沼中以致无法自拔。如今在温州,民间借贷利率已超历史最高值,有些甚至达6分至1角,年利率最高达到180%,而大多数中小企业的毛利润率只在3%-5%之间,根本无法承受更是无力偿还高利贷的巨额利息。

中小企业陷困境引起全社会高度关注

多年来,温州的民营经济被誉为是中国经济的风向标,因此,温州民营企业目前所遇到的困难及其产生的后果,是向整个社会发出了一个严厉的警示,中小企业发展遇滞,民间资本乱象丛生,势必会带来一系列的社会问题。

自9月份温州中小企业爆发的数十家企业倒闭、企业主欠债潜逃事件后,引起了全社会的极大反响。9月28日,温州市委市政府迅速作出《关于稳定规范金融秩序促进经济转型发展的意见》,要求各银行对中小企业实行不抽贷、不压贷;对已出现危机的企业,也要尽可能给予资金帮扶,支持重组;温州市23家各类国家银行和股份制银行联合作出决定,积极向上级行争取信贷规模、优惠政策的倾斜,用好用足信贷资金;制定“一企一策”的帮扶措施。

与此同时,温州的企业界也在积极行动,“一方有难八方助”,民间互助自救的呼声日益高涨。9月29日,温州民间资本投资服务中心率先成立企业重组救市引导基金,帮助面临资金压力、但有发展潜力和空间的温州本土企业共度难关。据了解,该中心已从总部设在香港的中国海洋产业发展基金中调拨2亿元用于重组引导资金。

9月30日,为响应鹿城区政府的号召,在温州民间资本投资服务中心的倡导下,温州赛格教育及时组织总裁班等几个班级学员迅速聚集近3亿可调用的救急资金,以通过银行委托贷款的形式贷给困难企业以帮助渡过难关;另外,温州鹿城区工商联也设立了类似的“中小企业转贷临时周转金”,资金额度将努力达到3至6亿元。

温州中小企业如今面临的是前所未有的困境,而虽有政府部门、社会各界及时投入救助行列,但这只可挽狂澜于一时,暂时重塑中小企业界的信心,而对于大多数中小企业来说,并不能在实质上完全摆脱乃至走出自身的困局。中小民营企业在发展了30年后,目前已经进入了一个历史转折时期。无论外贸还是内销,劳动密集型企业正面临着利润微薄的艰难局面,依靠低工资、低生产要素价格赚钱的日子已经逐渐成为过去时,这样的形势促使温州的中小企业不得不直面现实,认真思考企业今后的命运:或是深入挖掘自身潜力,或是转变自身的生产方式,进行产业的转型升级。

经济专家为企业出路积极建言 民间成立对接平台

温州中小企业发展协会会长周德文在9月初接受本文作者采访时曾说,“民营企业利润空间由于各种原因在不断缩小,实业已越来越难做,加上房地产市场的活跃,很多企业将资金抽出从事投资活动,出现企业空心化,中小企业存在的诸多问题变得越来越严重,因此目前温州的民营企业已是危机四伏,而且随着民间借贷利率的不断增高,由高利贷引起资金链的断裂很有可能就在明年春节前后会有大爆发。”但才过去20多天,多名民营企业老板相继欠债潜逃,企业倒闭破产的消息不断传来,周德文认为:“情况比当时预想的还要严重,企业主偿还不了巨额欠债而出逃,直接影响到贷方和担保方,接着关联企业、行业都会受到一定程度的损害,由此很有可能产生连锁反应,以致资金链断裂现象会愈演愈烈。”周德文表示:“部分中小企业的倒闭是早就有迹可循的,而大企业不过就是抗风险能力比较强而已。而如果中小企业出现大批量倒闭,那么大企业也无可避免会受到波及。”

中小企业今后要想继续生存并稳定发展,就要在产业转型、产业升级等方面进行全面的调整与改进。周德文认为,这需要政府部门与企业自身的双管齐下。首先政府部门应加大力度给予中小企业以政策上的支持,帮助企业进行产业的整顿提升,并可在四个方面采取紧急措施,以正确调控目前民资企业遇到的各种问题:其一是直接出台法规为中小企业进行减税。中国特定的体制造成税收不随企业收入而增减,而且除税以外还有各种各样的杂费,造成企业负担过重(据了解工业产值减少5%可税收增加24%);其二国内金融市场应加快对外开放步伐。融资难是中小企业普遍遇到的困难,银行银根收紧后,企业的贷款被回收,企业资金回笼困难;加上目前的体制基本都是在为国企服务,并没有完全照顾到中小企业的利益;其三应加大投、融资渠道的体制改革。在国外,企业的资本来源主要是直接融资,而银行贷款只是作为补充;但在中国,目前直接融资的渠道并不畅通,比如温州就有400多家企业已符合上市条件,但一直在排队离上市遥遥无期;其四、宏观调控政策反思。宏观调控目的是遏制通货膨胀,但从实践情况看并没有达到如期效果,这也证明银根收紧、加息并不是灵丹妙药,反而会使中小企业的生存越来越难。因此有关部门最重要的是要把握方向、节奏、规模,要在信贷、财政、税收等方面制定针对性的政策。

另一方面,企业自身为尽快融入当前经济发展的趋势,就要尽快摆脱低端产业带来的重重桎梏,企业可以考虑走联合发展之路。中小企业一般来说普遍存在利润低、规模小、管理松散等现象,资源浪费严重,而联合就是合理配置资源,增强抗风险能力,比如由30多家中小企业组成的正泰集团就是一个联合发展的典型例子;另外,企业还可在现有产品基础上进一步研发新产品,以降低成本;企业也可考虑将产业进行升级或转型,如生产新兴产品,转型比较成功的例子有海螺集团等。

据有关专家分析,此次温州企业主相继跑路的根源,其实还是因为一体两面的体制困境所造成。一方面是民营企业长期遭遇贷款难、融资难问题,按照全国工商联最近的调研显示,“中小企业特别是小型、微型企业资金周转困难的现状,可能比2008年金融危机时更为严重”。另一方面,民间资金缺乏正确的引导与监管,投资渠道狭隘,除了储蓄、股市、炒房等之外,民间资金几乎找不到其他效益稳定的投资项目。虽然国务院在去年5月出台了 “非公36条”,但事实上民间资本要想进入垄断行业,达到公平竞争分享利润则仍然是前路茫茫。比如银行金融业这一中国最有效益的行业,目前依然是国有资本占绝对主导,民间资本很难进入,民营银行更是屈指可数。因此很多经济专家提出应通过不断深化改革拓展民间资本的投资渠道与投资空间,逐步消除国企垄断状态,以达到真正落实“非公36条”,这样才能有益于民营企业与民间资本的正规化发展。

正如温州的区域经济发展专家谢浩先生所说,民营企业与民间资本其实是一对孪生兄弟的关系,两者既互相扶持又互相依存,缺一不可,他们的关系是割舍不断的。有关部门应在可控范围内,对民营企业和民间资本分别进行有效的引导与合理的监管,在民间资本与民营企业之间搭起桥梁,从而逐步扭转民间资本市场的乱象局面,也会使民营企业得到健康平稳的发展。

在去年6月成立的温州民间资本投资服务中心,在引导民间资本及促进产业升级等方面做出了一个全新有益的尝试,为项目与资本搭起了一座真正的桥梁。这是国内首个政府许可、市场化运作的“集聚民资、服务民企、民间运作”的投融资平台,创造了温州民间金融和地方资本市场的新模式,实现了资本与项目、项目与资本、资本与资本的有效对接和转换,促进了温州产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该中心自成立后已经成功为22个项目进行了牵线搭桥。据悉,中心目前还准备报政府申请建立“民间资金交易服务中心”的试点,并以此进一步推进温州中小企业的转型升级,并努力将温州打造成中国民间资本的积聚中心和投资高地。

(本文作者为浙江省温州市人,目前在罗马尼亚《旅罗华人报》社任职副社长兼副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