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捷克华文作家协会会员聚会中捷克州乡村

f111003552

f111003551

金色的阳光斜照在绿色的草地上,白色的烟雾笼罩着庭园,露天烤架上牛肉、猪肝、鸡翅、扁鱼和蘑菇扑出阵阵香味。捷克华文作家协会部分成员应上一届轮值主席李永华先生的邀请,2日到他中捷克州宁布尔克乡村的庄园里聚会。

李永华先生的庄园所在地席罗答瓦村座落在首都布拉格以西67公里处。

新华社驻布拉格首席记者孙希有和夫人、光明日报驻布拉格记者夏茂盛、吕淑梅伉俪参加了活动。

李永华先生介绍说,捷克华文作家协会成立于2007年,已编辑好一本会员作品选集《布拉格花园》,正待印行。

他说,协会采用“瑞士模式”,主席由所有会员轮流担任。诗人徐祖敏先生担任本年度主席。

波希米亚原野的灿烂阳光给曾在新华社任职30多年的资深女摄影记者吕淑梅老师带来创作灵感,她为大家拍下了一张张用光精巧的留影。

饱享好酒美食之后,李永华先生带领大家参观了他占地两万多平方米的庄园。

李永华先生不仅在文学上硕果累累,在经济方面亦是一位卓有远见的实干家。他早在1995年就在当地买了连带0.5公顷(7.5市亩)土地的一幢住宅,2002年又买下接邻面积1.5公顷的土地和工厂。现在他把部分土地和房子出租给别人开设工厂、蘑菇种植场和当仓库。(跃秋/中欧社)

评论

  • ?,要点脸的华人 说:

    见过不要脸的,还真没见过几次这么不要脸的。还有那个国宴,也就算是个市宴吧,村里人进城,什么都敢往脸上贴。

  • ?,要点脸的华人 说:

    在这里写这个帖子,我都觉得害臊,知道什么是自淫吗?也是自摸?被窝里伸脚丫子。

  • 自然上海 说:

    乡下人要5代人才能懂一点做一个世界公民的道理,请中国乡下人多学一点哲学,现在中国人能说上3句话的人以很少了。

  • 脸对脸 说:

    参加的是两个宴,一个是北京城的,一个是国家的,在人大会堂,说国宴,没有错。

    当然,布拉格的一个职业华侨革命活动家出现啦!

  • 不会匿名的 老木 说:

    这个年代给人的一项新的权力就是可以匿名骂人。给那些憋屈在昏暗之处人一个出气的机会。
    有些骂人的,是不谙世事的愤青,胡乱骂着玩的,结果是使得被压抑的荷尔蒙得到释放,减少了对社会的危害倾向。从这个角度说,还算有某种积极意义;
    另一种是八旗式的骂人,自诩清高自傲,一幅俗人不理的架势,把自己隔离于多数之外,反过头来对多数进行讽刺、挖苦、谩骂。八旗式骂人者是在孤独痛苦的心理环境中把自己推向更加不堪的极端的做法。对他们来说,骂人不但不能使自己得益,反而使自己更加愤懑、痛苦也给他人带来轻蔑一笑地鄙视,反过来更严重伤害自身的自尊,是没有任何积极意义的行为。
    八旗式的骂人者不懂得尊重别人才能换来别人的尊重,千方设法打造自己成怀才不遇的世人皆醉我独醒的出人头地的形象,以“世界公民“、“最懂民主“、“最懂时尚潮流“ “结识名流最多”、“认识的高层人物最大”、“知道的内幕消息最准“ 自居,而把另一些喜欢读书、思考、写作而不愿意高调自我宣示的人称作“没什么名”、“乡下人“、“土鳖”。他们可笑地以为用谩骂的方式贬低别人就可以抬高自己。以为自己的“被忽视”、“被离群“是别人因为见到他们的“文化成就”高,基于羡慕与嫉恨,设法暗算他们、打击他们。这种被虐待心结一是出于自大、以为自己看重的别人也会看重;二是出于自己心理的阴暗,以为别人也像自己一样,要争什么 “布拉格的一个职业华侨革命活动家“。 他们不会意识到,其实是自己的思想和行为使得自己在布拉格的文字圈子里渐渐边缘化。
    八旗式的骂人者根本不懂布拉格真的会有一些喜欢写字的、相对看穿了名利,追求“自在“的人。这些人既不会妒嫉别人的成就、也不会为自己默默无闻的状况而自卑。或许,他们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过了名利这道门槛,就是因为都喜好文学,都在集体的活动中、共同的讨论中,因为相互启发和激励,找到自己写作的乐趣和方向而快乐着。 
    或许八旗式骂人者习惯了时尚的竞争,没有这种柔和无争的经历和体会,没有享受过悠然见南山似的平和心态带给人的快乐与舒畅。从这个意义上说,他们又是该同情的。

    试图通过谩骂就可引起别人的关注,从而显出自己的存在的做法是时尚的所谓“恶炒”的办法。是我们在台湾、日本、台湾国会、议会中常看到的场面。与之不同的是,近日在香港,议会里的一对撒泼的男女,被曾特首以“烂仔”的名义“请”出了会议厅。在他们被警察“架” 出会议厅的路上嘴里大概会一直高喊:这是迫害、是歧视、是乡下人对世界公民的无理。

    谩骂,是一种歇斯底里的表现,也是一种可悲而可怜的精神状态。基于这种原因。建议被骂作“乡下人”、“土鳖”的我们,还是原谅他们,给他们时间慢慢自己觉悟的好。与其进行对骂,即损坏了我们的心情、又损害了我们的追求淡然世外的初衷,对他们也没有任何好处。规律如此,我们自然是选择向善的途径。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