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解滨:以李浩同志为核心的和谐社会何罪之有?

p110925109
洛阳性奴案女子被囚禁的地窖。

我要问苍穹,李浩同志究竟何罪之有? 我要问大地,李浩同志的和谐社会究竟有什么错? 我要问内心:把这样一个好端端的大家庭拆散,是不是太残忍? 最后,我还是要问问那些被“解救”出来的窖民们:究竟是外面更舒服还是里面更舒服?

窖外和窖内最大的区别就是有自由和没有自由!你就是不在李浩的地窖里面,你会更自由吗? 其实我们中国就是个大地窖,只不过你一生下来就在里面住习惯了不知道而已,而且你不想承认那个现实罢了。 我们这13亿屁民都是性奴,压在我们上面的就是大哥。 我们屁民们已经完全的斯德哥尔摩症状了。 即便我们出国了,也会时常怀念地窖里面的好日子的。只是有时那种话不好意思说出口,就说我很“爱国”。有人说那个地窖有5000多年了,有人说才60几年,反正已经很悠久了。

原来在我国当性奴也是一种幸福

最近两年姓李的人才辈出。李刚、李天一,现在是李浩。 李浩同志作为一名后起新秀,在过去两年中他利用在革命军队里学到的很多过硬的本领和专业技术,加上他在干部岗位上历练的一流管理才干,在自家打造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和谐社会,建立了一个以他为核心的独立王国,把多名女子塑造成了为他命是从的性奴隶、仆人和得力助手,实现了他梦寐以求的理想。

那些被他弄进地窖里的女子一开始也反抗和挣扎,也不甘心被与世隔绝。但胳膊拧不过大腿,李大哥毫不犹豫地动用维稳机制,在一个腥风血雨的夜晚里他果断清场,用流血的方式干掉两个不稳定因素,换来了两年的社会稳定。 再加上李大哥平时注重搞活经济,改善群众的生活,给那些女子送去电视机、电脑等高级消费品,对那些女同志的生理要求尽可能予以满足,合理地提供食品以使每一位女同胞保持苗条的身材,这些都体现了裆的领导对群众无微不至的恩爱、关怀和体贴,感动了每一位女同胞,使大家终于看清了形势,转变了观念,端正了思想,在以李大哥为核心的裆中央的英明领导下,共建一个稳定、和谐的小康社会。

本来,这是一次伟大的社会改革的尝试,裆和政府应该对李浩同志的这种革命实践大力扶持和推广才对。但洛阳当局却粗暴干涉人家的内政,在发现那个地窖后,粗暴地把外面的普世价值强加于那个和谐社会,捣毁了那个美满和谐的小天地,拆散了一个乐融融的大家庭,制造了一个人间悲剧,使李浩同志蒙受不白之冤。这是世纪冤案啊!

我要问苍穹,李浩同志究竟何罪之有? 我要问大地,李浩同志的和谐社会究竟有什么错? 我要问内心:把这样一个好端端的大家庭拆散,是不是太残忍? 最后,我还是要问问那些被“解救”出来的窖民们:究竟是外面更舒服还是里面更舒服?

你也许要为那些女子的答案大跌眼镜。 众女子在接受公安的笔录时义正言辞地声明:这是我们窑民的内部事务,强烈抗议外来势力干涉我们的内政!

你也许根本就不会相信那些女子的证词:李浩大哥其实对俺们很好!

也许最让你大跌眼镜的是:那些女子不愿意检举揭发李浩同志的任何罪状。 他们宁愿和李浩同志同生死共患难!

科学家和政府工作人员回答说,这些女人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她们和伤害者之间建立了一种依附关系,甚至发展出感情,以至于她们把罪犯当恩人,习惯于被奴役和被折磨,把那当作一种享受。

我不相信那一套鬼话!你们太小看了那几位女子的智商和情商了! 究竟是窖内的生活更幸福,还是窖外的生活更幸福,我们不能拿自己的观点强加于别人,而是要用事实和数据说话!

请大家设身处地地为这些女子想一想,她们如果生活在窖外,每天一醒来就要考虑一天的柴米油盐酱醋茶,要交房租、给手机充值、买化妆品、泡网,等等等等,这些都要钱。如今这世道,打工挣钱容易吗? 在窖内,很多开销都免了,李浩领导把所有一切都包了,实行按需分配,性奴们不再需要辛辛苦苦地打工,没有挣钱的烦恼。 吃的虽然少,但不会长肥,也省得跳蹦迪做瑜伽去减肥了,有益于环境有益于身体健康。

对于那几位女子来说,在窖外,所谓的打工,也就是卖逼。 如今我国只有那个工种在扩招。 说好听一点,那个工作就是有偿服务。 每天为了挣那么一点皮肉钱,不论来的是老少丑俊都要跟伺候大爷一样卖力伺候好。 要是碰上变态的那可要被折磨个半死,要是碰上不愿意带套的又提心吊胆怕会染上艾滋病,要是碰上带刀的又怕被杀死。在窖内,这些风险都没有了。 在裆的一元化领导下,只要专心一致地服侍好一个皇帝就行了,绝对不至于一天要卖十几次(第一天除外),十分清闲。 何况李浩干部是英俊潇洒一小生,伺候他总比伺候那些六、七十岁的老爷爷要来得舒服,甚至偶尔会有快感和高潮。所以还是窖内的工作性质比较好。

在窖外打工,不受社会和政府的尊重,人民警察要隔三差五来扫黄。要是抓进去,几个月的工就白打了,还要被拍照,登到网上。 要是不被抓就要交昂贵的保护费,有时还要被人民警察免费体检或试用。 如果不去卖逼,做个小生意,挨城管打那是不可避免的。挣点钱买个房子就要担心着被强拆。 住进李浩的窖里有这些问题吗? 一个也没有! 谁会扫黄扫到那儿啊。 甭说城管要打也打不着,就是强拆的恐怕把楼给推到了也看不见那地窖在哪。还是窖里面好啊!

你也许会说,那是因为她们命生来就苦,窖内和窖外确实没啥不同。好吧,那我问你: 就算你命好,在窖外,你就保证会比窖内活得好吗? 你能不吃瘦肉精、地沟油、一滴香、胶面条、皮革奶、镉大米、石蜡锅、毛酱油、牛鸭血、药火腿、双氧翅、陈化粮、碘雀巢、增稠蜜、红心蛋、糖精枣、氟化茶、铝馒头、硫银耳、农药菜、三鹿粉、苏丹红、箱子馅、甲醇酒、人造蛋、纸腐竹、罂粟汤、硫磺椒、激素花、毒米线、避孕鳝吗?你能不呼吸有毒空气吗? 你能不喝污染的水吗? 不错,窖内吃的喝得也是窖外送进去的,可至少不会花色品种这样繁多吧。

叫我说,什么狗屁“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我看李浩的几个性奴们根本就没那病。你落那地步,也得乖乖地被暴菊,喜欢上那个地窖的。 就是今天把她们给放了,然后给她们两个选择: 回到李浩的地窖里或在外面自由地生活,保不准她们还会选择回地窖。 大家不要小看性奴这个崇高的职业,在我国当性奴也是一种幸福,一条出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你会喋喋不休地教训我:窖外和窖内最大的区别就是有自由和没有自由! 古诗里说:“ 生命曾可贵,爱情价更高,倘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那种话今天在中国说就俗了。你就是不在李浩的地窖里面,你会更自由吗? 其实我们中国就是个大地窖,只不过你一生下来就在里面住习惯了不知道而已,而且你不想承认那个现实罢了。 我们这13亿屁民都是性奴,压在我们上面的就是大哥。 我们屁民们已经完全的斯德哥尔摩症状了。 即便我们出国了,也会时常怀念地窖里面的好日子的。只是有时那种话不好意思说出口,就说我很“爱国”。有人说那个地窖有5000多年了,有人说才60几年,反正已经很悠久了。

李浩大哥会终究要被终结的,可囚禁我们的大哥,什么时候有人去终结?

(作者博客)

评论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