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我们都是原告,也都是被告

易中天:现在最爱讲“中国逻辑”的主要是三种人:一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故意把水搅混,我称之为“乌贼”;第二种是“疯狗”,逮谁咬谁;第三就是“脑残”,人数最多。乌贼是使坏的,疯狗是咬人的,脑残是起哄的。共同特点是不讲事实,不讲逻辑,不讲道理。

8月23日上海一女孩要跳楼,楼下有人抱肩笑着围观,有人大喊“爽气点,要跳赶快跳”,有人为“跳或不跳”下赌约,只有一位老人挥着手不停地喊:“不要跳,不要跳!”女孩还是跳了。事后记者采访,几乎每个人都承认现场有起哄,但没一个称自己参与其中,所有人都在指证他人。(谁“推”了跳楼者最后一把)

柴静:前几天,业界一位大佬,被人请来北京鉴定玉和瓷器,大概都是收的礼,一大堆,他看了又看,……一边看一边用拳头堵着嘴咳嗽想混过去,架不住对方逼问“这是哪个朝代的窑啊老师”,他说“啊,江窑”“什么是江窑啊老师”“就是江总书记当政那十年产的窑”(柴静:鉴宝)

平安稷山:8月16日,我局信访科接某文印广告部报称:一名老人在该部打印信访材料,数量较大,可能是进京上访人员。接警后,信访科民警立即向分管副局长作了汇报,同时在巡警队的配合下,将上访人石某稳控,当场收缴信访材料60余份。(老人复印上访材料遭店家举报 公安晒“稳控”细节)

南方都市报:江门梁先生最近发现一1944年的借条,证明游击队从梁家借了8根金条、5000大洋,还有38石零70斤大米,“待胜利后由当地县政府偿还”。近日梁先生要求有关部门兑现借条解决家庭困难。有关部门称:抗战胜利后是民国政府,而非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所以现在拿来兑现从主体上说就不对;没相关政策无法兑现,建议将借条捐给国家。(市民发现游击队67年前借条 借走8根金条盼兑现)

《南方都市报》报道,广州市政协委员宋川日前在公开场合说,由于对餐厅用油不放心,自己车上都备着两桶油,“炒菜前交给餐厅”。他的司机以前在快餐店打工,司机老板曾用1元钱买了50公斤食用油,做出来的菜老板员工都不吃。珠海市食品药监局局长陈昌亮也表示下饭馆自己带油。

中国青年报:地沟油在英、美甚至阿联酋等国被誉“液体黄金”。厨余废油回收后可制肥皂、肥料、选矿药剂甚至生物饲料。07年联合国批准了指导和检测方法,支持用废油制作生物燃料。今年荷兰皇家航空公司宣布计划将“炒菜后剩下的植物油”提炼加工为飞机燃料。老板炒菜别用地沟油了。(地沟油也有春天)

国际先驱导报:到央视业务楼一层台史陈列室里看看,也许会明白,为什么面孔的变化极可能意味着精神的转轨。被展江形容为“标准的党的新闻工作者”的《新闻联播》前任主持人邢质斌和罗京的照片,和19年前离开《新闻联播》的主持人薛飞、杜宪的照片并列在一排。(央视新生代是个性,也是立场)

中国逻辑

季天琴:在中国,大大小小的企业家们都喜欢在办公室的桌上或墙上,摆上他和地方乃至中央领导人的合影。对于诸多中国企业家而言,和领导人的合影,是他们获得权力承认的一种荣誉和认证,更是其事业有强大政治背景的见证,有时还能起到护身符的作用。(卢氏父女的“合影经济学”)

白岩松:我们都是原告,也都是被告。卖猪肉的人用夹着瘦肉精猪肉挣的钱,兴高采烈买了馒头,没想到被别人染了色;然后卖了染色馒头的人给孩子买奶粉,里头有三聚氰胺。每个人都在害别人,每个人都是受害者。这是恶性循环。怎么建立良性循环,我觉得就三个词:公平、民主、希望或者叫信仰。(白岩松:不公平就会有愤怒 希望全中国人都成为富二代)

易中天:现在最爱讲“中国逻辑”的主要是三种人:一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故意把水搅混,我称之为“乌贼”;第二种是“疯狗”,逮谁咬谁;第三就是“脑残”,人数最多。乌贼是使坏的,疯狗是咬人的,脑残是起哄的。共同特点是不讲事实,不讲逻辑,不讲道理。(易中天:逻辑与“中国逻辑”)

刘植荣:非洲有32个国家劳动者最低收入超过中国。外国政要访中国,中国政府安排看上海、深圳等经济最发达地区,展示我们的强大与富有。非洲政府接待外国官员,找最穷的地方参观。为什么?为了要援助,如果看到的都是好地方,外国就没理由援助了。(刘植荣:到非洲搞“希望工程”有必要吗?)

伊能静:我儿子问我,他们为啥把车头埋掉?我说,他们没处理好,他们不懂,管这事的人在按以前的方式做。他们有没有觉得错?一定有。这是对跟错那么简单吗?不是,这不是个单一的事件,这是一个大环境问题。1980年生的人都31岁了,可是现在管理这国家的大多是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生的人。

在意外和权力之外,我看到了自省,很多人在规则里做该做的事。像@姚晨,比我们更难,她跟我们教育环境不一样,媒体也让我很感动。很多人骂新浪…我认为他们有尽力。我们不要只是愤怒,你发出正义的愤怒也是很大的负面能量,带着更多智慧去发挥正义就不是那么浅层的愤怒了。(伊能静:我是艺人,并非异类)

态度

何帆:首席大法官罗伯茨在谈“斯奈德案”时说:“言论威力无穷,可激发各样情绪,或令人怆然泣下,或令人喜极而涕,此案中某些言论给死者家属带来巨大痛苦。但即便如此,我们也不能为安抚他人,而令言者有罪。为确保政府不压制公共讨论,即使是伤害公众感情的言论,也应加以保护。”(何帆:批评的限度就是民主的尺度)

陈丹青:我对年轻人只有两个要求,一个是饭碗第一,要自立,不要不现实。大学毕业后面临很现实的处境,饭碗最重要,不要把饭碗砸了;第二在这前提下,尽量不要受社会坏的影响。因为人在年轻时,多少总是正直的,有冲动、有理想、向善的。30岁后要么平庸,要么转向恶,变成社会帮凶,进入这个机器。(陈丹青:公共空间不存,知识分子焉附?)

人民日报:民主的价值不容置疑。但是民主不能也不应该成为效率低下、推诿责任的代名词。如果一些国家民意分歧难以弥合、政府缺乏领导力和执行力,人们有理由提出这样的问题:这些国家的政治体制是不是出了问题?在解决全球性问题过程中的表现能否及格?(人民日报:为什么西方国家需要政治变革)

(左小刀整理/共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