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许良英:中国官场的人权奇观

p111003102
许良英,著名自然科学史家。1920年生于浙江临海。1942年毕业于浙江大学物理系,是中国核弹工程的奠基者之一王淦昌的学生。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他做《科学通报》的编辑。1957年许被定为右派,发配家乡农村改造。后回北京任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研究员。长期从事科学史、物理学思想史和科学哲学的研究,特别是对爱因斯坦的思想、科学和社会的相互关系、科学史的分期等问题进行了深入研究。主持编译的三卷本《爱因斯坦文集》,是迄今最全面的爱因斯坦思想资料。是《二十世纪科学技术简史》的主编之一。许良英先生一直致力于中国的自由民主进步事业,由于他追求自由民主的努力和活动,获得2008年美国物理学会颁发的萨哈洛夫奖。

据官方报载,美国国务卿访华时,有位高官对他说:“把发达国家的人权观强加给发展中国家是不公正的。中国绝对不会接受美国的人权观。”( 见新华社北京3月12日电)如此官场高论,令人哑然失笑。因为它既有悖于世界文明发展史和中国历史事实,更公然违背了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的基本精神和准则。作为“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不得不为我国这样一位大言不惭的当权者感到羞愧和怄气。

何谓“美国的人权观”?不外乎1776 年美国《独立宣言》所揭示的:“人人生而平等,他们的造物主赋予他们某些不可转让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保障这些权利,人们中间才组建政府”;以及1791年宪法修正案所确认的人民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或新闻出版自由”,“和平集会和向政府请愿申诉的权利”。

这是美国所特有的人权观吗?否!这种人权观并非美国的土特产, 而是17-18世纪欧洲启蒙运动的产物,也是1688年英国“光荣革命”的产物, 1789年的法国《人权宣言》对此又作了进一步的发展。《独立宣言》和《人权宣言》是整个人类社会历史进程中的两座里程碑,它们铭刻着人类关于人权和民主的理想与准则,这些准则是现代文明的基石,并无国界和民族之分。

这种人权观不适用于“发展中国家”吗?否!请看几个数字。两百多年前,美国和法国都是农业国,根本没有机器工业,只有手工工场。当时美国城市居民仅占总人口的6%,到1859年,也只占20%(我国1990年为26%);1859 年美国工农业产值之比为3:4(我国1957年工农业产值之比为4:3)。即使以最早开始(1764年)工业革命的英国来说,1800年的生铁产量为16万吨,钢产量为15万吨;美国分别为4 万吨和1万吨(我国目前的生铁和钢产量是这两组数字的几百到几千倍)。 对照之下,200年前英、美、法三国的经济发达程度远远落后于目前的中国, 可见人权问题与经济发展问题并无多大关系。借口经济不发达而拒绝接受联合国公认的人权观,只能是自欺欺人。

中国“绝对不会”接受这种人权观吗 ?否!只有对中国的历史毫无所知的人才会发此奇论。早在这位高官出生之前很多年,孙中山于 1905年就以民权(即人权)主义作为他的三大政治纲领(即三民主义)之一, 他所创立的亚洲第一个共和国的《中华民国临时约法》(1912年),即规定了人民享有七种自由权,包括“言论、著作、刊行及集会、结社之自由”,等等。1915年陈独秀在《青年杂志》创刊号上更是大声疾呼:“近代欧洲之所以优越”,其功在于科学与人权,“若舟车之有两轮焉”;“国人而欲脱蒙昧时代,……急起直追,当以科学与人权并重。”甚至毛泽东也曾于1945年公开宣称“将实现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原则与罗斯福的四大自由。”1949年以后,我国的宪法关于公民权利的规定尽管有种种缺陷,但基本上还是接受了世界公认的人权原则(至于是否实行,又当别论)。不顾中国历史的事实,也无视现行的宪法,吼出“中国绝对不接受”这种人权观,这个所谓“中国”,究竟能代表多少人,大可怀疑。

但有一点倒是确实无疑的,那就是这位发此人权“奇观”的当权者信奉“有权就有一切”的信条,象毛泽东一样,凭着手中的权,可以恣意践踏人权。就在他与美国国务卿对话的那一天,他的权力伸到我的家门口,命令警察堵住我的门,不让我出去,也不准我的亲友进来,而没有任何法律手续。我就这样被软禁了3天。为什么?原因不外乎3月11日《纽约时报》发表了我们7人的《为改善我国人权状况呼吁》以及采访报道。采访时,记者问我是否愿意会见克里斯托弗,我回答:“原来没有这个打算,如果他想约见,我愿意。”就为这个呼吁书和这样一句话,当局剥夺了我3天(3月12-14日)的人身自由权利。3月19日下午开始又限制我行动自由,直至3月21日警察才撤离。在呼吁书上签名的丁子霖、蒋培坤的人身自由在3月10日就开始受到侵犯, 而且他们家的电话也被掐了。

以理性呼吁改善人权状况的人,自己的人权立即遭到明目张胆的侵犯。这就是“有中国特色”的官场“人权观”的具体而生动的表现。这种为权贵们所专有的“人权观”,不妨称之为“人权奇观”,因为它与普通人类所共有的人权毫无共同之处。这是中国人权状况的一个值得注意的新纪录。

(作者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