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纪赟:骆家辉到底宣传的是什么价值观

p110816101

也许,这就是很多中国人二重分裂的美国观,在国家的层面上是仇敌,但是在个人的本能性的价值取向上,却是个向往的乐土。这一点,才是美国一方面可能被无数国家谴责或痛恨,却同时又能吸引几乎大半个地球的精英前往工作生活的强大所在。中国也只有达到了这种发展的程度,才可以奢谈超越美国,成为地球的另外一极。在此之前,还是有一段漫长的发展之路需要跋涉。

美国首位华裔驻华大使,从一上任就吸引了太多的媒体关注,从他的华人身份和对中华文化的认知,以及对美国利益的代表与捍卫等,都是全世界华人的焦点。但是中国大陆媒体所关注的一个中心,非常值得玩味的却是他的“平民秀”。从他上任时被人拍到拖家带口坐经济舱,并身背双肩包,排队用优惠券买咖啡,到全家人挤旅行车去大使馆,都在中国媒体广为传播。

最近一个新的热点,是骆氏在参加夏季达沃斯会议时,再被中央电视台主持人芮成钢呛声:“听说你是坐经济舱来的,这是否在提醒大家美国欠中国的钱?”结果骆家辉回答道:“作为政府官员,不管是领事馆、大使馆,包括总统内阁成员,一般规则都是坐经济舱。我代表了美国人的真实做法。”此语一出,网民舆论几乎一片哗然,大多数中国网民的意见,都出人意料地站在了这个作为美国代表人的一边。为此,芮成钢不得不在微博上澄清,其实骆家辉的行为只不过是抓住一切场合和机会,不遗余力地宣传推广美国的价值观。

姑且不论事件的具体细节,其实如果能真正静下心来理性地研究一下,芮氏的提问确实是切中要害的,查查资料也可以发现,美国官员坐经济舱的规定是在2010年以后,而且其原因也确如芮所言,是出于紧缩开支的需要而非一贯的作法。即使如此,我们也依然不能否认骆氏的某些做法,可能确实有公关的考虑在内。然而,问题的关键却是,如果骆氏正如芮氏所言,是在宣传美国的价值观,那么又是在宣扬什么样的价值观呢?这种价值观,又触到中国民众的哪一个痛点?我觉得这才是事件本身能带给我们的启发意义。

中国人二重分裂的美国观

中国在经济发展30年之后,整个社会的经济总量无疑发生了极大的提升。然而,自从本世纪以后,贫富分化以及官僚阶层的腐败,一直是屡治不验的顽症痼疾。网络的发达,又使官员的贪腐比以前更容易地获得极大的曝光,从而使之成为民众极度关注的一个焦点。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民众对清廉的官员,无论是来自哪一个国家,都有一种反弹性的好感。无独有偶,也就在不久之前,美国副总统拜登访华时,也因只花了79块钱吃饭而被人广为关注。如果说真是做秀,或者说是美国价值观的这些代表在异国刁买人心,那么他们“险恶”的目的显然已然达到了,这也是中国官员应该从中所吸取的教训。

与中国较为僵化的,只对上不对下负责的官僚选拔制相比,民选的美国政府官员无疑会更多一点服务公众的意识,以及对民间舆论的敬畏。为了吸引选民的投票,他们起码在表面上不太敢摆出一副居高临下,俯视他人的态度,这一点才真正值得中国广大官员学习与推崇。故而正如有些学者在事后评价道:假如骆家辉背包喝咖啡,坐旅行车、经济舱是作秀,那么这种作秀值得在中国大力推广。

这件事中,我们还看到了美国非常可怕又可敬可畏的另一面,除了全球推行霸权主义令人生厌外,为什么它的价值观或者说软实力,又总是会以这样一种春风化雨般的方式来收买人心?即使是中国政府资助的,在其它国家不断放映的国家形象片,却总是效果不好?可能就还是因为美国的某些价值观,有着某种意义上更普遍的适应性,这点才是其软实力的生命所在。

我记得在不久前,香港凤凰卫视制作了一系列九一一10年的纪念活动,其中就有一个主题是“中国人的美国观”,很多专家学者的意见没给我留下多少印象,倒是在北京天安门这个有特别象征意义的地方的一个采访,让人过目难忘。在采访中记者问一名北京的大学生:“对九一一怎么看?”答:“很高兴,因为是霸权主义,敢和美国挑战的都是英雄。”但是接下来他又说:“我喜欢美国,我马上去留学了,学习采矿专业。”问:“对未来的憧憬是怎么样的?”答:“能不回来就不回来了!”

也许,这就是很多中国人二重分裂的美国观,在国家的层面上是仇敌,但是在个人的本能性的价值取向上,却是个向往的乐土。这一点,才是美国一方面可能被无数国家谴责或痛恨,却同时又能吸引几乎大半个地球的精英前往工作生活的强大所在。中国也只有达到了这种发展的程度,才可以奢谈超越美国,成为地球的另外一极。在此之前,还是有一段漫长的发展之路需要跋涉。

(联合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