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抗议伪民意用语言暴力制造政治恐怖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党呀党呀党呀党,政治恐怖是不能玩的。今年春天,有些人借花开搞政治恐怖;其后,又有人借唱红搞政治恐怖……如今,你们的党内分歧很大是不是?忠告:玩政治恐怖,结果将是分裂党。

抗议伪民意用语言暴力制造政治恐怖
--顾晓军主义:改变中国.之一千二百二十五

今天是十一,法定放假,谓之为节。既是节,体制内的人过节,体制外的人也过节,是不是?毛左们过节,民主派们也过节,是不是?

因为过节,我备了些猛文,想让我的读者过下瘾。谁料,上一篇给毙一篇、再上又给毙了。可惜呵,多好的文!象《假如有反对党、反对派,唐福珍会自焚吗?》、《顾晓军,九月随想(十九)》……这都是些既替老百姓说话、又关爱党的文(关爱党,不一定非得唱赞歌是不是?骂,也是一种关爱是不是?)

党呀党呀党呀党,请你仔细想一想:如今,犬儒盛行,假话、套话、谎话,满街横行;红歌、赞歌,响彻云霄(而唱红歌、赞歌,那是掏你的口袋知道不?),还有多少人肯骂你?就我老顾、把脑袋別在裤腰带上、豁出来管教你。你说你,不管教行吗?

我老顾,能有今天,那也是我从小被我爹换上皮鞋踢、吊在门头上用皮带抽……这么,打出来的。当然,体罚也是不对的。所以,你看我打过你一巴掌没有?没有嘛!就说几句,你就受不了?

不让发,我就睡上一会、养养病。醒了,再换《培养反对党、反对派,对民族负起责任》发(在与党的伟大斗争中,我也被党训练出来了:坚决服从,决不与党对着硬干)。可,党小心眼,还是不让我的文存活。

不易呵!《顾晓军,九月随想(二十)》终于活了五分钟。想没事了,就拖着病体出去转转。

谁料回来又没了。仔细一看,側栏的“最新评论”上有:“匿名:你小子离进监狱不远了! 2011-10-01 08:39:34”。伪民意呵!显然是党上他当了。

前时,亦有人曾如是跟贴道:“……顾晓军:尔绝对是一个绝症患者,但是不是爱滋病或肝癌我不能肯定,经常发布这些反动言论,政府奈何不了你,尔躲在南京,什么时候被老夫撞见,会一掌劈死你!”(2011-09-22 22:20:03)

党呀党呀党呀党,请你仔细看看:其一、这是不是伪民意、俗称五毛所干的?其二、这是不是伪民意、通过语言暴力在制造政治恐怖?

党呀党呀党呀党,我批评你、管教你,可我恐吓过你吗?恐吓,是犯罪,情节恶劣的可纳入刑法酌情处置是不是?

党呀党呀党呀党,你咋没跟他们交代清楚呢?这些傻碧为挣五毛而坐牢、岂不又要怪罪你吗?

党呀党呀党呀党,政治恐怖是不能玩的。今年春天,有些人借花开搞政治恐怖;其后,又有人借唱红搞政治恐怖……如今,你们的党内分歧很大是不是?忠告:玩政治恐怖,结果将是分裂党。

今天,你们过节,我就不多说了,给你们留点面子。我仅表示:抗议!并,保留我对用语言暴力制造政治恐怖的伪民意的制造者的起诉的所有的权力。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1-10-1 于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