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九月随想(二十)

p110822101
顾晓军博客:顾晓军,中国知名作家、思想理论家、时政评论家。顾晓军主义,老百姓的主义,替老百姓说话、监督政府、批评执政党、促进社会进步!改变中国。改变中国,是可行的。其实,我们每天都在做,只是不觉得罢了。知识分子没有权力改造老百姓。老百姓,也不可能被谁改造。只有改变环境,让老百姓在无意识中、自愿地改变自己。

我反对:剥夺政治权利、“两劳”、“喝茶”、严打、扫黄、公审公判、刑讯逼供及维稳、截访与鼓励检举、揭发等特务手段与非人道的法外之法。

我反对:平均主义――取消竞争与制造矛盾一样可恶。经历过灾难后,社会应警惕各种旗号掩护下的共产流毒的死灰复燃。

顾晓军,九月随想(二十)
--顾晓军主义:评论中国.之七百九十七

有人跟帖:一派胡言!这种人丢“反对者”的脸面。除了过过嘴瘾之外,没有任何战斗力。
请问:你是哪一路“反对者”?是我率先公开:因“倒鲁”,遭批判,渐成反对派……另,文《反对党、反对派是遏制腐败的苦口良药》,在海内外反响巨大。
作为一个反对派,究竟反对什么、有哪些方面、又为什么?你清楚吗?今日,就让我顾晓军,来教导你,请洗耳恭听之――

我反对:共产主义实践――提倡集体主义、牺牲精神……等,因领袖与权贵都享有特权。各类重教轻法、有末世情结的理想,都是新神、准宗教,是反人类、是统治者剥夺他人自由的工具,与邪教仅半步之遥。
我倡导:信仰升级――人类应让宗教边缘化,无神论才是方向。对某种神的崇拜、对任何准神的崇拜,都是愚昧;任何教义,都具有愚民倾向。

我反对:提倡集体主义――任何“统一思想”、“民主集中”的理论,都是扼杀思想的借口。人世间最黑的黑暗,莫过于压迫思想自由。任何一个打着社会主义旗号的政权,对不同思想者的压迫,都远远超过资本社会。
我倡导:一个国家、社会的梦,应由众个人的梦合成――少数迁就多数,多数容忍少数。谁也不需要服从谁。

我反对:各种政治力量抱团、凝聚,形成利益群体。从一般意义讲,参政人员是较优秀的知识分子――应尽可能地留在民间,为社会的公共利益服务。一旦投身党派,自然就成了利益集团的一员。
我倡导:政党简单而目标化――仅为谋求执政的参选工具――常态下,应是松散体,以减少党务人员、减少对社会的不必要的长期负担。

我反对:简单地、用同一标准,要求全社会,并搞成形式化。尤其反对――由某一政治领袖提出道德标准、做人标准,向谁谁谁学习……等。如果全社会多数人能做到,岂不是大家都能成为英模、都可以成为政治领袖了吗?
我倡导:社会去道德化――解放思想、开放个性,最大限度地挖掘创造潜力。不同的人,从来就有不同的自我约束的标准。

我反对:剥夺政治权利、“两劳”、“喝茶”、严打、扫黄、公审公判、刑讯逼供及维稳、截访与鼓励检举、揭发等特务手段与非人道的法外之法。
我倡导:法的民约性至上,法是维护社会秩序的全民公约。守法,是信与责的底线;违者,自由受到相应限制,时长根据轻重而定。法,是公平;律,是规则……严禁任何权力随意松动、更改法律,或参与创新。

我反对:平均主义――取消竞争与制造矛盾一样可恶。经历过灾难后,社会应警惕各种旗号掩护下的共产流毒的死灰复燃。
我倡导:落后的区域进行社会变革,应首先考虑――走先政治、后经济的改革路线。同时进行亦可。千万要汲取“中国特色”的血的教训,避免社会总资本在原始积累阶段中的正腐说了算――老百姓苦不堪言,且无处伸冤。

我反对:应试教育、学历为尊、文凭至上……以及通过考试录官等,扼杀创造力、而鼓励平庸的教育思想与路线。
我倡导:启发、熏陶、点化、感悟……等授课方式。教,为授人方法;育,是养成行为。所谓教育,是讲知识、授方法,引导学子融入社会,而不是在低层次上培养专家。任何人才,不是教出来的,而是一种自我养成。

我反对:任何籍保护为借口的文化封存,及任何以商业利益为目标的盗墓式勘探、挖掘与开发。
我倡导:自然、粗俗、独特、多元的文化与融合。文化是怀旧、回顾,更是社会更新。人类的存在,本身就是文化,每一阶段都有不同的特征;人群各异,文化各异。文化源于民间,高雅是走向,僵化是必然。

我反对:唯物论、辩证法、唯心论、形而上学……这些――人类思想第二季里的经典玄学理论。
我倡导:科学的、简单的、多视角的认识与方法。哲学,应当是――普通人说不出来,但,只要真正懂它的人一说,老百姓就能够感觉得到的――一种复合、归纳事物一般性、可供举一反三的思想认识与方法。

再复“反对者”:你看懂了吗?这就叫――思想。能理解吗?你可别学韩寒――别人闯出了路子,拿去作些文字翻新,就算自己的;以名气掠夺他人思想成果,试图用森林法则――罩死别个。
今日,我顾晓军,信马由缰、“随想”如上,并公开,敬请世人见证。同时,也是为了教导你――什么叫思想体系、什么叫跨学科的思想、理论带头人。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0-10-7 ~ 8 于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