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顾晓军:九月随想(十八)

顾晓军,九月随想(十八)
--顾晓军主义:评论中国.之七百九十五

从“敌对势力”到“人民内部矛盾”,这无疑是一大进步。然而,近日,我们依旧看到地方官员们在无视法规打压民意。
“以民为本”,讲得就是――民,为主体、立政的根本。打压民意,难道还不是“敌对势力”行为?而一些官员无视法规,则更是连国之法也不顾。如此这般肆无忌惮地扰民、欺民,难道还不是以民为敌的“敌我矛盾”吗?

官员,无论是谁任命的,都不会是“人民群众的代表”,这是毋庸置疑的。把官员说成是“人民群众的代表”,就是愚弄百姓。没有他解。
如果是“人民群众的代表”,必然是通过老百姓直接选举产生的;且,每选举一次,也只能代表一时,而不能永久地代表下去。这样的代表,不是官员。官员,只能是帮助封建帝王统治百姓的走狗。

官与民的矛盾,是一对人类社会千百年来难以解决的矛盾。统治者们,对民间的掠夺相对轻一些时,矛盾就表现的比较缓和;一旦掠夺加重,矛盾冲突就加剧。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官逼民反。
现代民主社会,用定期、公投公选的办法,相对解决了这一矛盾。定期、公投公选,也是迄今为止、全世界解决官民矛盾最有效的办法。

有人说“谁给我权力我就对谁负责”,还有人为之辩护:“这不错,是人类本性使然”。其实这是大错特错――其立论,抛弃了“以民为本”。
一个社会,有无数道理;各种人,也有各种的道理。但,同一类型的人,取同一道理;在同一道理中,又有总道理。官员的道理,必需服从政府。既然政府的总道理是“以民为本”,就必须服务于民。

“对上一级负责”,这是句地地道道的屁话,是混淆是非。
在“上一级”的意思与民意背道而驰时,每一个官员衡量是非的标准,应当是政府的总道理,也就是民意,而不是“上一级”的意思。在“上一级”的意思与民意同向时,也就无所谓“上一级”的意思了。如此,难道“对上一级负责”还不是句地地道道的屁话吗?

造成这些错误认识的根本原因,是封建意识――权力,是上级赋予的。
这些猪猡们,其实根本不配当官。因为,他们连最最基本的常识都没有,他们竟然不知道――上级的权力,是民意赋予的;再上一级的权力,还是民意赋予的……这就是所谓的――“权为民所赋”。猪猡们,才会向布食者感恩。连这么点最基本的都不懂,不是猪猡、又能是什么呢?

狗官们,其实不是不懂,而是装着不懂;目的,只有一个――把掌握的权力、对社会资源的支配、以及对法的诠释、执行……等等,用以对“上一级”服务;让“上一级”的利益,得到以最大化。从而,使自己得到“上一级”的赏识,得到升迁的机会,使利益进一步扩大。
这,就是今日之中国的特色――社会主义的食物链。

如此这般,这些狗官们,又怎么能不――权力寻租、蚕食民利、与民争利、视民为敌……呢?
如此这般,百姓也只能以――上访、自焚、官民对立、群体事件……甚至滥杀学童――对抗之。而这一切的源头,不正是狗官们的贪得无厌、一心往上爬……在作怪吗?如是,又怎能靠“维稳”解决得了呢?

改变官员产生的办法,是解决今日中国社会矛盾的唯一途径。只有直观地、让官员看到――权力究竟是谁赋予的,他们才会懂得究竟该为谁服务。
不要把官员们看得多么高贵,他们其实还不如妓女。妓者,给钱就服务;钱多,服务的质量就高。而官员们,是会欺诈的;你给了钱,也不一定能得到你所想要的。所以,社会必须理顺这里面的关系。

在今日有“中国特色”的社会里,要理顺各种关系,就必须进行政治改革――去除所谓的“中国特色”。
“中国特色”,是种种借口的总借口。在这一幌子下,什么肮脏的勾当都能干得出来。实际上,“中国特色”已成为一块遮羞布,甚至是一块到处乱抹的脏抹布。丢掉“中国特色”,回归人类主流社会,才是中国唯一正确的出路。

民主社会制度,不是什么资产阶级的货色,她与市场经济一样――是人类社会发展与进步的产物。谁拥有她,谁就能让国家与国民处于自然状态下发展。中国社会眼前的痛苦,就在于官员与百姓拧着干;而这,正是共产主义的恶果。
如果,现今中国的领导层,没有私心、没有私利……就应该顺民意、顺潮流,做出历史性的、伟大的抉择。

(欢迎发表、转载、引用本文与观点)

顾晓军 2010-10-3 于南京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