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胡赛萌:海南的阿喀琉斯之踵

p110113101
胡赛萌,1988年10月出生于湖北的一个小山村,祖辈以执教谋生,长江大学电子信息工程专业毕业。

在一个专制的社会里,一个有着世俗到极点的政权跟国民的国家里,所有宏大的国家战略必然紧紧围绕着“金钱”二字展开,“国际旅游岛”也概莫能外。
然而,没有核心价值观的支撑,没有人文环境的浸染,没有民主制度的保障,所有喧嚣最终必定归于沉寂。香港和台湾之所以能成为购物和旅游的胜地,并非其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更非政府倾斜性的有利政策,二者之所以成功之根本在于有一个宽松的社会环境,自由的政治制度。

由此观之,制约海南岛成为国际旅游岛最大的因素不在其它,其症结就是现有僵化的一元政治体制,这也是阻碍海南可持续发展的阿喀琉斯之踵。

上周末,公司组织大家去海南玩了三天。在海南的这三天时间里,我终于有机会近距离触摸到这个号称度假天堂的旅游胜地,亲身感受椰岛风情。

椰岛之行

周五晚大约八点多,我跟同事们一起乘坐旅行社的大巴到宝安机场,然后拿登机牌、过安检、候机、登机。直到坐上飞机,看着窗外阑珊的夜景越来越远,我沉浸在一种莫名的兴奋之中,期待着来日的行程,幻想着置身于蓝天、碧海、沙滩、椰林之中的美妙。

抵达海口美兰机场已经快十一点,在旅行社的安排下,我们迅速入住酒店,为第二天前往兴隆的行程养精蓄锐。在这其中发生一个小插曲,在从机场去酒店的大巴上,当地导游对我们讲,要大家保护好自己的人身和财产安全,说海南有句顺口溜——海口偷,三亚抢,兴隆没有共产党。我当时听了心想,就算海南以前属于蛮荒之地,民风剽悍,但现在建省已经二十多年,况且去年还把“建设国际旅游岛”的口号喊得震天响,治安状况至于这么糟糕吗?

第二天,我们从海口出发,晚上到达兴隆,中途经过博鳌论坛会址,并在玉带滩和兴隆热带植物园做短暂停留。晚饭后,公司老总以不容置喙的语气组织大家去看泰国Ladyboy的表演,我本不想去,但全公司都去,我又不好独自行动,只得跟随大家前往。

据导游说,兴隆是海南唯一一个有Ladyboy表演的地方,这些艺人都是来自泰国,且各个姿色动人,花一百五十块钱去一睹芳容,绝对超值。我真想不通,作为一种高级动物,人为什么要用这么残忍的方式去对待自己的同类,那些台上光鲜亮丽的红艺人,其背后的辛酸和屈辱又有谁能体会?

晚上,躺在别墅酒店的床上,我脑海里仍然想着那些不远千里来中国谋生的人们,“他们”的童年该经历过怎样的磨难才使得“他们”在面对现在的生活仍能“笑脸相迎”。海南作为旅游度假的胜地,为了吸引游客,甚至不惜引进这种残害同类的表演,真是令人悲愤!一个只会引进泰国“人妖”却不敢引进泰国民主制度的地方,如何能成为国际性的旅游之岛?

翌日,我们早早地就出发,目的地是三亚,并将在那里度过两天。在这两天的时间里,行程被旅行社排得满满当当,天涯海角、南天门生态大观园、鹿回头、亚龙湾、西岛等大大小小的景点都玩了个遍,同事们都玩得很尽兴,公司老总也放下了平日里威严的架子,甚至跟大家一起下海裸泳,“与民同乐”。
或许由于工作的原因,亦或许是因为自己的好奇心太强。一路上,我想方设法地与当地原住民、景区工作人员聊天,觉得如此方能更真实地去了解海南,胜似走马观花地拍几张照片了事。

在南天门生态大观园景区的时候,同事们都去了园内看花花草草,我一个人闲着无聊,跑到售票点跟在那里工作的一个小伙子交谈了起来。聊了几句,他以为我是哪个报社的记者,一下子有了很强烈的倾诉欲望,跟我讲了很多,什么景区造假、克扣员工工资、欺上瞒下之风普遍等等。他还说,自从海南喊出国际旅游岛的口号之后,海南房价上涨的速度远远超过内地,发展旅游看似红红火火,其实老百姓不但没受到什么大的好处,而且日子更难过了,真正赚大钱的都是政府官员。最后,他还向我暗示,还有很多事他不方便明讲,海南旅游景区的“黑”是外人难以想象的。

告别了小伙子,在回酒店的大巴上,我陷入了沉思,究竟是什么样的内幕让在这里的工作人员都觉得海南景区的“黑”是外人难以想象的呢?国际旅游岛的口号喊出来之后,当地居民的心理又产生了哪些微妙变化呢?

海南之难

1950年5月1日,在历时两个月的海南岛战役之后,国民党败退,海南岛全境落入中共之手,共军攻占海南岛,海南遂恢复并入广东省,地位下降。其后在长达38年的时间里,北京政府将海南作为国防前线要地而不列入计划发展地区,导致了海南长达30多年的时间得不到发展,经济基础薄弱。

1988年,海南建省,但与大陆沿海省份相比,海南的经济发展依然缓慢。2010年1月4日,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推进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发展的若干意见》。至此,作为国家的重大战略部署,海南地方政府希望借中央政策之风,将海南岛初步建成世界一流的休闲度假旅游胜地,使之成为中国的巴厘岛、普吉岛。

国际旅游岛是指在特定的岛屿区域内,以扩大旅游业开放为重点,对外实行以“免签证、零关税、放航权”为主要特点的旅游开放政策,推进旅游服务的自由化、国际化进程,以成为具有特色和极具影响的国际旅游度假胜地。

反观海南岛,在打造国际旅游岛的进程中,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一直在政策方面扮演着主要推手,更为重要的是,在海南新一轮房地产疯狂的大跃进之中,政府官员的踪影就一直隐隐闪现其中。一大批与海南省高层官员过从甚密的房地产商,在海南以极低的价格获得了成片的土地,几乎所有的海滩山地湖泊河流周边土地都被房地产商瓜分一空,海南全岛都掀起了惊人的房地产开发热潮。

房地产的畸形繁荣让政府财政出于一种变态的失衡之中,随着中央政府对楼市的打压,过度依赖土地财政的海南地方政府处于非常尴尬的窘境。前段时间,海南省审计厅副厅长何琼妹在《海南审计报告》中披露了海南地方政府性债务情况:截至2010年末,海南省全省政府性债务余额共计952.92亿元,总债务率为93.18%,仅低于国际公认警戒线(100%)6.82个百分点。在国际经济普遍不景气的大环境下,中央政府又加大了调控力度,海南似乎面临着破产的危险。

当初,在国际旅游岛这面政治正确的大旗之下,面对政绩工程的诱惑,地方政府显然抑制不住疯狂融资的冲动。在追求“椰林树影、水清沙幼”的旅游富岛过程中,海南首先成为“负岛”。尤为糟糕的是,当楼市景气的时候,政府尚能通过卖地来解目前的燃眉之急。如今,中央政府加大了楼市调控力度,土地供应受中央政府调控,每年下达给地方上的用地指标都已经事先定死了,卖地绝非长久之计。

面对高企的房价,超高的空置率,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海南所所长夏峰表示了自己的担忧,“目前海南楼市进入了新一轮开发高潮,尽管尚未出现整体性的严重泡沫,但个别区域和楼盘已经显现出了‘小泡沫’。如果海南再次出现房地产泡沫,对整个海南经济将是沉重打击。”

而今,纠结在破产边缘的海南地方政府是得反思一下自己的发展模式,当初不计风险地大规模融资、不计成本地大干快上才酿造今日之苦果。然而,这枚苦果最终却被谁给吞下了呢?

谁的天堂

看过《非诚勿扰2》的人们估计都会为影片中的美丽场景着迷,世纪大桥、西海岸、三亚凤凰机场、亚龙湾、石梅湾等标志性景色让人赏心悦目,尤其是秦奋跟笑笑试婚的爱巢——人间天堂热带森林公园的鸟巢度假酒店,更是让人顿生向往之心。影片中的海南岛的确是度假旅游的天堂。然而,那些住在奢华酒店里的人们,谁又能知道伺候他们的服务生每月工资有多少呢?

在海南,酒店服务员的平均工资才七八百元,1500元左右的工资在海南大多数企业员工中相当普遍。就是在人均收入如此水平的一个省份,也叫喊着打造国际旅游岛。倘若在打造国际旅游岛的过程中,能让本地居民因此受益,那此举也未尝不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善政。然而,在一个没有基本制度来保障公平的社会里,一切美好的愿望最终都将化作无情的嘲讽。

在“国际旅游岛”动人口号的背后,是海南本地居民民生之艰难。目前,三亚房屋的均价接近2万元/平方米,中心区万元以下的二手房已经很难找到,最昂贵的海景别墅已经达到了6万~8万元/平方米。与疯狂的房价相比,海南当地人的收入宛如“杯水车薪”。根据国家统计局三亚调查队在2009年发布的《前三季度三亚市城镇居民收支状况分析》,去年前三季度海南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为11621.55元,照此计算一年的收入应当不超过1.6万元,还买不到三亚市区一平方米的住房。

一边是疯狂的房价,一边则是资不抵债的政府,下边还有日益贫困的当地居民,这当真是现实版的冰火两重天!

之所以如此,因为在一个政治一元化的社会,几乎所有的社会资源都围着绕权力运作,扭曲的市场必定带来不平等的分配格局。不管当前的“建设国际旅游岛”被赋予多少美好说辞,但在开发资源由政府掌控、竞争市场又被官员垄断的情况下,经济上的大部分好处必然被官员及其裙带所得。海南当地居民只会被那些美丽动听的宣传语吊足了胃口,然后被现实落差推入更加无情的境地。

从这个角度看,在所谓的“建设国际旅游岛”的进程中,得到好处最多的,只可能是权贵阶层。底层百姓即使能沾到一点光,然而遍布视野的,只能是比原来更为扩大的两极分化,进一步衬出当权者的强取豪夺和自身的沉沦失落。一言以蔽之,如今的海南正日益成为富人及官员的天堂,而沦为穷人跟百姓的地狱。

一个没有被民众授权的政府,必然有其合法性焦虑,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只能用钞票替代选票。于是,发展经济就成了这个政权最大的政治。邓小平搞改革开放,很大程度就是因为文革后中共政权的合法性所剩无几,邓必须想方设法来弥补政权合法性的问题。1989年之后,北京政府的合法性再一次急遽流失,为了挽回颓势,邓甚至不惜以年迈之躯,以近乎决斗姿态的南巡来启动更大一轮的经济改革。自此以降,每年的“保八”便成为悬在中共高层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然而,“保八”之后便可以高枕无忧吗?海南地方政府的资不抵债让我们看到事实远非如此简单……

结束语:

在一个专制的社会里,一个有着世俗到极点的政权跟国民的国家里,所有宏大的国家战略必然紧紧围绕着“金钱”二字展开,“国际旅游岛”也概莫能外。
然而,没有核心价值观的支撑,没有人文环境的浸染,没有民主制度的保障,所有喧嚣最终必定归于沉寂。香港和台湾之所以能成为购物和旅游的胜地,并非其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更非政府倾斜性的有利政策,二者之所以成功之根本在于有一个宽松的社会环境,自由的政治制度。

由此观之,制约海南岛成为国际旅游岛最大的因素不在其它,其症结就是现有僵化的一元政治体制,这也是阻碍海南可持续发展的阿喀琉斯之踵。

(作者赐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