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XUPING:比什么?

怪不得普世价值是如此招人嫌:一旦“普”了,丰盛的宴会不就都成了孩子上学的路?商务舱不就都成了经济舱?那还怎么体现出“咱们”的强大、崛起?

己国与他国相比,孰个强大、崛起,孰个日薄西山?作这样的比较,也可以算是人之常情。然而,拿什么来比?这是个问题。

芮成钢拿美国骆大使坐经济舱的现象来跟“咱们”官员的商务舱相比,比出了欠“咱们”钱的对方的日薄西山。同样,法国刘学伟先生“参加了中国驻法大使馆的国庆招待会。有数千人参加,包的巴黎一个大型五星级会所。两年以前,都是在大使馆本部举行的。菜肴之丰盛,真是透着有钱。咱们还是共襄其盛吧。”他比出了“咱们”(恐怕只是招待会的举办者和参加者吧?)的强大、崛起。真是敌人一天天烂下去,“咱们”一天天好起来。

芮成钢和刘先生都拿政府的寒酸还是奢华,来解读国家的日薄西山还是强大、崛起,纯粹多余。政府的奢华,咱中国的老百姓难道还见识得少吗?湖北省委巡视组在国家级贫困县20余天 80万元的开销,不比你们的商务舱和盛大招待会低吧?众乡亲眼前的乡镇政府大楼,豪华程度更不会输给美国的白宫吧?丰盛的宴会这块猪肉,咱中国的老百姓虽然没有“共襄其盛”过。但是,这头猪是怎么跑的,咱们还没有见过吗?你参加的那个宴会,也稀奇不到哪里去,不就是“三公”之一的“公费招待”吗?即使在中国大陆的贫困地区,“公费招待”的美酒佳肴、觥筹交错、欢歌笑语情景,天天浮现在咱众乡亲面前,咱们还见得少吗?这些要是能够体现国家的强大、崛起,那“日日做新郎、夜夜进洞房”的“咱们”官员,多了去了。他们的“雄起”,决不会输给任何一个以浪漫闻名于世的法国人。难道你刘先生能够因此在法国人面前感到自豪和光荣了吗?

那么,真的要看国家是强大、崛起还是日薄西山,该比什么呢?

让我们还是看看《高人:〈艰辛上学路〉感天动地》吧:

“新疆喀什地区皮里村所有读书的孩子,每逢开学,便要告别亲人,离家一个学期,先步行80公里山路,再乘车行上100多公里,才能到达塔县县城寄宿学校的一路 ‘艰辛’,并且,‘摄像一边拍摄,一边流泪’”——主持人说。

“……路上,烈日炎炎,树荫难寻;渴极了的孩子,用手掬起浑浊的河水;一女孩险些滑下激流,被大人死死拽住,竟然笑着——看到小小年纪如此“处险不惊”,很不是滋味;一羞怯的女童哭诉肚痛(其实未必),大人给了几片药吃下,并鼓励了几句,接着上路……”

不知道刘先生是否同意:这情景也可与外国有得一比?为此,我想找一些国外贫困地区教育状况的资料,来作个比较。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在谷歌以“国外贫困地区教育状况”、“国外贫困状况”等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却找不到任何有关的内容。好不容易在一份有关“巴西政府为了解决贫困问题,其针对贫困人口及贫困区域采取了哪些反贫困措施呢?”的资料中,看到一点相关的内容,它是这么说的:

“(巴西)提高劳动者素质是开发不发达地区的重要环节。为了加快不发达地区发展步伐,巴西政府累计投资7亿美元成立东北部教育基金,帮助不发达地区培养师资,免费发放教科书,同时1996年启动‘远距离教学计划’,通过电视卫星向偏远地区播放教学节目,使不发达地区文盲率大大降。”

我要是找到的是美国、法国或者日本的资料,有些先生就会说什么“人家起步早,没有可比性”。可我现在找到的是巴西,应该有可比性吧?同时,还希望刘先生能够在这方面找一点证明“咱们”的强大、崛起和人家的日薄西山的例证来,以此“消解革命发生的风险。我们各凭良心办事”。

参加招待会而“共襄其盛”的刘先生,由此感受到“咱们”的强大、崛起。因此,他深有感触地说:“民主多少,在其次,那只是一个手段。”

在一些人的眼里,民主岂止是“在其次”,简直是不必要、不应该,甚至不允许。——你看嘛,没有民主,咱们不照样“共襄其盛”?

国庆招待会的规格是必须升级的,“三公”的上万亿开销是一分也不能减少的。而为孩子上学造的路呢,还得考虑到国家有困难,再克服克服吧!——这是为什么?就是因为“民主多少,在其次”。

怪不得普世价值是如此招人嫌:一旦“普”了,丰盛的宴会不就都成了孩子上学的路?商务舱不就都成了经济舱?那还怎么体现出“咱们”的强大、崛起?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