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艾未未妻子致函人大要求删除”艾未未条款”

p110928110
艾未未的妻子路青。

路青在信中回顾艾未未被秘密关押的81天时间里,在其家人多次向中国当局询问艾未未的下落时,当局未予通知关押理由、地点和身体状况等。为此艾未未的母亲和家人都受到了巨大的身心伤害。

路青认为这些条款使中国公民人身权利无法得到最基本的保障,监视居住变成了秘密关押,这些条款公然违反《宪法》。当一个公民被公安机关带走时,给家属一个通知是对公民最基本人权的尊重。家属应当享有知情权。当社会失去了对一个公民的基本权利的保护,整个社会也受到伤害。如果上述条款得以通过,是中国法制的倒退,是人权的恶化。

9月28日,中国知名艺术家艾未未的妻子路青致函中国人大法律工作委员会,要求删除《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中,公安机关采取拘留、逮捕、监视居住等强制措施可以不通知家属的排除性条款。

路透社消息,9月28日上午,中国知名艺术艾未未的妻子路青致函中国人大法制委员会,要求删除《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中,第30条、36条、39条中关于公安机关对”嫌疑人”采取拘留、逮捕、监视居住等强制措施时可以不通知家属的条款。

与此同时,艾未未也从Google Plus 和Google Buzz上发出该信的全文。德国之声也向艾未未工作室的工作人员证实,路青于今天上午发出了致人大信函。

路青在信中回顾艾未未被秘密关押的81天时间里,在其家人多次向中国当局询问艾未未的下落时,当局未予通知关押理由、地点和身体状况等。为此艾未未的母亲和家人都受到了巨大的身心伤害。

路青认为这些条款使中国公民人身权利无法得到最基本的保障,监视居住变成了秘密关押,这些条款公然违反《宪法》。当一个公民被公安机关带走时,给家属一个通知是对公民最基本人权的尊重。家属应当享有知情权。当社会失去了对一个公民的基本权利的保护,整个社会也受到伤害。如果上述条款得以通过,是中国法制的倒退,是人权的恶化。

路青说:”我希望本次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能限制公安机关执法的任意性,使公民在公权力面前得到法律的保护,真正实现宪法中所体现的基本人权。”

艾未未于4月2日被中国当局抓捕,6月22日获释,期间被关押在北京郊区的一个秘密地点,遭受每天24小时全天候的监视。

8月24日,第十一届中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上正式将《刑事诉讼法修正案》列入立法议程。其中”中国警方将有权在无需告知当事人家属拘捕理由和拘禁地点的情况下扣留犯罪嫌疑人,最长可达半年之久”引发公众和法学学者的担忧,此条款也被公众称为”艾未未条款。”8月30日,中国人大网上就此草案公开向社会征集意见,时间为一个月。

“当局试图通过此修订案将非法行为合法化”

德国之声就此采访了曾被秘密关押长达两个月之久的中国维权律师江天勇,他回顾当时自己的家人在他”失踪”后,向北京警方等各部门询问,得到的答复都是”不知道”,也不承认是警方带走了他。他担忧以后再有类似的事情,警察可以理直气壮的说”不告诉你为什么抓人,在哪里?这是依法办事”。

江天勇认为中国当局目前试图将修正案通过,也是为使一段时间以来警方作出的不合法的行为合法化:”但这种合法化将会导致中国在立法上,以及在人权方面受到极大的损害,标志着中国法治和人权状况继续恶化。以前我们所谈到的恶化还只是行动上无法落实法律,现在已经有一个非常明显的趋势,当局试图通过立法使之有实质性的倒退,这也反映了当政者的主导思想在发生改变,,在《刑事诉讼法》这么得重要的法律上,要将《宪法》条款架空,于《宪法》上提出的保障人权等是背道而驰的。”

“路青的这封信是具有说服力的”

香港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的执行总干事潘嘉伟认为,路青以被”秘密关押人”家属的身份,对《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的条款提出质疑和删除诉求,是非常具有说服力的,这封信也点中了《刑事诉讼法修正案(草案)》中第30、36、39条如果通过,将会带来的社会危害和影响。

“这几条其实点出了警方可以放大他们的权力,就是随时可以把一个人带走,象’艾未未’等被强迫失踪的情况有可能更多的发生在其他维权人士身上,路青以艾未未家属的身份有力的说明为什么大家要关注这个修订案,比如家属的知情权。”

潘嘉伟也表示,目前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正密切关注此修订案在向社会公开后,法学学者和公众的反映,及在未来的走向。他对一些法学学者为国家权力机关背书感到忧虑,但法学学者贺卫方及一些维权律师对此修订案提出清晰而坚定的反对意见,也让公众看到一线希望。他强调,此修订案不仅是关系到人权或异议人士的安危,在维权时代,更关系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

(吴雨/德国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