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FT社评:普京“二进宫”是民主的倒退

p110928107

普京对现代化改革没有显示出多少兴趣,也没有表现出他理解这些改革的紧迫性。他的本性是谨慎、保守的。但是,他在担任总统的最初几年(当时正值20世纪90年苏联解体后混乱的转型期)许诺的那种稳定,随着时间的流逝,已变成了制约俄罗斯发展的桎梏。

苏联解体后出生的整整一代俄罗斯人已达到选举年龄。这一代人获取新闻的渠道,不是克林姆林宫控制的电视台,而是互联网;与中国不同的是,俄罗斯从未审查互联网内容。俄罗斯的下一任总统应当考虑到此类转变。否则,他可能像那些阿拉伯世界的领袖们一样,尝到社交网络乃至街头抗议的威力。

苏联解体20年后,尽管人们曾经抱有种种鼓舞人心的期望,认为俄罗斯也许会接纳民主思想,结果却是这样。由一个人组成的俄罗斯选民已经决定,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明年将重新登上总统宝座。

虽然普京的人气已不如以往,但没有什么人怀疑,选举结果一定会是这样的。严格控制之下的俄罗斯政治体系,不会让任何可信的挑战者在明年3月的大选中与普京一较高下。的确,近年没有一个这样的挑战者得到脱颖而出的机会。俄罗斯举国资源将确保普京重新当选总统,而根据新的选举规则,这一次他可能执政12年。

夸大这个决定的重大意义是错误的。毕竟,在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Dmitry Medvedev)的整个总统任期(迄今成就少得令人失望)内,普京一直是俄罗斯实际上的最高领导人。他重新出任宪法规定的最高职位,保留了至少一丁点民主,毕竟普京的支持率还是要比梅德韦杰夫高一些。

但话说回来,由普京重新出任总统仍是一种倒退,也是高风险的一步。至少在口头上,梅德韦杰夫坚定支持政治和经济议程的现代化。尽管他未能打造自己的政治团队或支持基础(这些是关键的疏漏),但他至少与志同道合的顾问们为伍。若他能够获得第二个任期,可能会有机会最终巩固他的地位,开始推行改革,尤其是如果普京的影响力开始消退的话。前总统普京挥之不去的威信,始终在一定程度上源于他卷土重来的可能性。

被过滤广告

相比之下,普京对现代化改革没有显示出多少兴趣,也没有表现出他理解这些改革的紧迫性。他的本性是谨慎、保守的。但是,他在担任总统的最初几年(当时正值20世纪90年苏联解体后混乱的转型期)许诺的那种稳定,随着时间的流逝,已变成了制约俄罗斯发展的桎梏。

要重新实现5%以上的年度经济增长(这是俄罗斯赶上全球发达经济体所需的),该国就必须允许各种构想和政策的更多竞争,并减少政府对经济的扭曲。俄罗斯必须解决正从内部腐蚀该国体制的腐败问题。俄罗斯必须用真正多元化的制度,来取代“有管理的”民主。普京还是有可能向这个方向努力,让怀疑者感到意外。但那将意味着拆除他在此前8年总统任期内亲自构建的体系的中心元素。

普京再度出任总统,还将使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复杂化。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重启”美俄关系之所以带来成果,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美方觉得与坐前台的梅德韦杰夫打交道比较容易,即便普京仍把持着后台。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也与梅德韦杰夫关系较好,与普京则比较疏远。

不过,如果普京在国内改革方面真的无所作为,他有可能为自己的垮台播下种子。从民意调查机构的研究看,俄罗斯已经出现民众幻想破灭的萌芽。此类情绪可能不足以阻止克林姆林宫操纵换届。但如果不加应对,它们很可能成倍扩大。

苏联解体后出生的整整一代俄罗斯人已达到选举年龄。这一代人获取新闻的渠道,不是克林姆林宫控制的电视台,而是互联网;与中国不同的是,俄罗斯从未审查互联网内容。俄罗斯的下一任总统应当考虑到此类转变。否则,他可能像那些阿拉伯世界的领袖们一样,尝到社交网络乃至街头抗议的威力。

(译者/何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