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刘逸明:中国首富将进中央委员会是一场政治秀

p110928108
作者刘逸明,1980年出生于湖北鄂州 。担任过《中国民营》杂志社驻深圳记者。现为自由撰稿人,网络特邀编辑。2011年1月被评为凤凰网2010年度十大写手之一。

在毛泽东时代,中共曾以打家劫舍的形式剥夺了富人的财富,等到官员以及官员子女都已经富得流油的 江泽民时代,保护私有财产却被写入了《宪法》,显然,这不是为了保护一般民众的财产,而是为了保护官家的财产。另外,强制征地和强制拆迁的盛行也可以让我们对其保护私有财产的根本目的一目了然。

梁稳根将成为中央候补委员,虽然让人出乎意料,给人几分新鲜感,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绝非中国企业界的福音,更不是政治改革的信号,充其量又是一场政治秀,跟安排民营企业家担任政协官员并无二致。当然,仅仅如此还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传递了一个权力与金钱结盟的信号,在今后,官商勾结或许会愈演愈烈。

中国首富将进中央委员会传递了什么信号?

近日中国官媒透露,中共最高层决定在明年10月的党代会上,让中国首富、三一重工董事长梁稳根成为中央候补委员,自由撰稿人刘逸明认为这绝非中国企业界的福音,更不是政治改革的信号,充其量又是一场政治秀。

中国官方媒体《华夏时报》在9月26日刊发了一篇值得注意的报道,该报道透露,中共最高层已决定在明年10月举行的党代会上让梁稳根成为中央候补委员,另据长沙市委组织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证实,梁稳根已作为十八大中央候补委员人选走完组织考察程序。

商人偏爱”红顶”,只恨有名无实

梁稳根系湖南三一重工创始人之一,现为该企业董事长,也是该企业的实际控制人。三一重工早就是中国的知名企业,不过,梁稳根在此前的知名度不算太高,自从他在今年以93亿美元身家登上福布斯和胡润两大中国富豪榜榜单的头号富豪宝座之后,其知名度便一飞冲天。

在偌大一个中国,大小富豪比比皆是,其中,很大一批都戴上了”红顶”,不是政协委员就是人大代 表。在这些富豪当中,既有国营企业的企业家,也有民营企业的企业家。国营企业的企业家在政府机构挂职是见怪不怪的事情,但民营企业家一般都只能是止于政协 委员或人大代表,即使被安排在政府机构任职,往往也只是徒有其名却并无实权的虚衔。

在科举时代是”学而优则仕”,在这个时代却是”商而优则仕”,商人的官瘾比文人更大,不少商人都 希望能在政府机构捞个一官半职。中国人爱说:”穷不可跟富斗,富不可跟官斗”,在这个私有财产无法保障的社会,富商为了维护自己的财富,于是想方设法地进 入官场,和官员搞好关系,否则的话,即便富可敌国也可能在一夜之间倾家荡产。

不难发现,在全国各地,具有政协委员或人大代表身份的商人不在少数,这些商人能成为政协委员或人大代表,往往都不是民意推举的,而是官员任命的。官员之所以要拉拢商人,是希望商人在当地投资,也好让自己多一些灰色收入。而商人乐于接受任命则是希望得 到官员的关照和有为自己企业说话的舞台。所以,在大多数时候,官员和商人之间是一种相互利用的关系。

首富跻身中央,绝非权力象征

在中国的民营企业家中,虽然有浙江传化集团董事长徐冠巨”当选”浙江省政协副主席,力帆集团董事长尹明善”当选”重庆市政协副主席等先例,但是这些人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官员。梁稳根将在明年成为中共中央候补委员的消息之所以引人注目,是因为这种职位跟那些地方上的政协职位相比,性质是截然不同的,在现在看来,中央候补委员绝对是权力的象征,因为副省级官员才有担任候补委员的资格。

中共中央委员会由300多人组成,实际上是中国的最高权力机构。早在10年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就曾宣布允许商人进入中央委员会。倘若梁稳根最终能成为中央候补委员甚至委员,那么,江泽民的这种承诺才算是兑现了。

有观察家预期,中共高层安排梁稳根进入中央委员会是对经济迅猛发展的中国国内已经变化了的社会结 构做出的反应,是向企业界发出的合作信号。这种预期显然有些夸大其词,从山西私人煤矿被官方强行低价并购等一系列”国进民退”的事实来看,这种预期显然站 不住脚。即使梁稳根真的在明年进入中央委员会,他能否像其他中央候补委员或者委员那样拥有实权还是个问号。

众所周知,不管是中央委员还是候补委员,都是由官员担任,这些官员至少是副省级,应该说都是大权 在握的。正因为如此,所以,中央候补委员和委员才会令人刮目相看。而梁稳根则不同,他如果真的进入中央委员会,除了名气更大和说话更有分量之外,他和其他 候补委员以及委员是无法同日而语的。

国进民退依旧,官商勾结更甚

在毛泽东时代,中共曾以打家劫舍的形式剥夺了富人的财富,等到官员以及官员子女都已经富得流油的 江泽民时代,保护私有财产却被写入了《宪法》,显然,这不是为了保护一般民众的财产,而是为了保护官家的财产。另外,强制征地和强制拆迁的盛行也可以让我 们对其保护私有财产的根本目的一目了然。

梁稳根将成为中央候补委员,虽然让人出乎意料,给人几分新鲜感,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绝非中国企业界的福音,更不是政治改革的信号,充其量又是一场政治秀,跟安排民营企业家担任政协官员并无二致。当然,仅仅如此还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传递了一个权力与金钱结盟的信号,在今后,官商勾结或许会愈演愈烈。

(德国之声)

评论

Trackbacks

没有 Trackbac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