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丁咚:梁稳根“入仕”释放的政治信号

p110927103
梁稳根可能成为进入中共中央委员会的首位私营企业家。(新华社图)

以梁稳根为代表的民营企业主加入中共核心执政团队,一方面固然是对其政治地位的肯定和提升,另一方面并不意味着执政党准备与民营企业主“分享”权力,准确地说是“吸纳”,将之融入共同体。

同时,也并不表明执政党执政体制或者意识形态领域会发生任何重大转变,从一定意义上说,吸纳民营企业主加入中共主导的政治体系,只会加强原有体制和意识形态,而不是要对其进行关键的改革。从这个角度说,那些期待由此将带来政治民主化的人恐怕要失望了。

中国新首富、湖南三一集团董事长梁稳根突然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人物,舆论普遍推测,他或将成为首位进入中共中央委员会的民营企业主。围绕他从一个民营企业主到进入中共领导核心身份的显著变化,坊间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新加坡《联合早报》驻华记者于泽远援引北京分析人士的话说,“梁稳根进入中委有利于提高民营企业家的政治地位”,在“国进民退”质疑声仍未消退的背景下,有明显的政治象征意义。但另一方面,“在官商不分、社会贫富差距拉大的现实下,身为中国首富的梁稳根进入权力中心圈也难免引发外界”商而优则仕”的负面解读,甚至被人指为权力与金钱结盟。”

综合各方面消息,梁稳根显然已经作为民营企业主的代表,进入十八大中委或者候补中委的考察名单,如果不出意外,在将于明年举行的十八大上,他将成为首位进入中共权力核心层的民营企业主。同时,据来自三一集团内部的消息,梁稳根并不会因此失去他在三一集团的绝对控股权和高管职位。

换句话说,他将以“资本家”的身份成为中共中央委员或者候补中委,而不是真的走上仕途从政,担任某个具体的行政职务,倒是更有可能成为诸如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全国政协副主席或者全国工商联主席之类的荣誉职务,以领袖群伦,发挥其在民营企业界的重要影响。

一位媒体朋友问我如何看待梁稳根将在十八大成为中委或者候补中委。我觉得,要想知道梁稳根进入中委意味着什么,首先得了解他是何许人。

梁稳根是谁,在他成为中国新的双料首富之前,除了相关领域之外,多数公众并不清楚。随着福布斯和胡润公布他为中国新首富,特别是他将进入中委的消息传开后,他才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公众人物”,并成为热议的对象。

了解梁稳根,重点要看四个方面的信息。一是他在企业经营上取得了巨大成功,不仅在国内形成了庞大的企业集团,而且影响远及国外,个人资产和社会贡献都堪称翘楚,由此成为新时代民营企业的杰出代表;二是他是从体制内“下海”的,早年他任职于兵器工业部下属企业,后脱离体制,自行创业,并逐步壮大;三是他的事业之所以成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体制,一直依靠政治资源的支持,可以说没有体制的关照,他就不会有今天;四是他的政治“天赋”较高,政治手腕非比寻常。这位拥有私人飞机和豪华座车的超级富豪,却拥有十八年入党梦,而且面对新员工,逢人就问他是不是中共党员,如果不是,就会勉励他们要有信仰,向党组织靠拢。如此城府,具备了一个政治人物的天然资质。

只有充分了解了梁稳根其人,才能明智地判断他即将进入中委意味着什么。对他本人以及三一集团来说,这无疑是个重大利好消息,等于是为其提供了来自最高层的公开承认以及保护,其发展也将由此迈上康庄大道。但另一方面,对他来说,三一集团是他从政的根基,也是他力量的来源,因此他应该不会舍弃他一手创办的企业,专职从政,而是保留其在三一集团的一切既得利益,同时担任官方赋予的“兼职”,并利用其为企业发展服务。

梁稳根接受考察,为十八大进入中委铺平道路,首先标志着民营企业主开始从体制外进入体制内,从体制的边缘进入到体制的核心地带。执政党通过这个措施,向外释放了强烈的政治信号。

在此之前,民营企业主从未进入真正的体制内,总是游走于体制外或者体制的边缘。十六大解禁了民营企业主入党的问题,此后,民营企业主进入各级政协、人大系统的比比皆是,成为党代表也不再是新闻,比如梁稳根在十七大就是党代表,但他们与决策圈始终存在距离。而梁稳根成为中委或者是候补中委,显然表明其已经被纳入了中共的核心领导层,进入权力核心地带,参与国家重大事项的决策。这个重要变化,放在以下三个背景上来考察,更加凸显了其重大意义。

一是中国民营经济日益壮大,成为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少数地区甚至占据了相对优势地位,对国民经济贡献越来越大,在国际金融危机下更显示出民营经济的巨大活力。在此基础上,民营企业主作为一支重要的政治力量在崛起。

二是执政党越来越强烈地认识到经济基础的巨大变化,认识到民营经济对增强国民经济和提高民众收入水平的重要作用,甚至感受到了某种压力和危机感,因此一直在摸索如何对待民营企业主,如何对待民营企业在中国的发展的问题,特别是如何克服自身的理论瓶颈问题——马克思主义经典理论认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但也并未寻找到什么好办法。

因此,在此问题上呈现摇摆的特征,从“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到姓社姓资的争议,再到允许民营企业主入党,到扶持国家资本主义、推动“国进民退”,由此显示执政党未能形成解决这个问题的成熟的思路。然而随着民营经济的进一步发展,解决这个问题越来越突出地摆到执政党的议事日程上。

三是中国民营经济在全球金融危机和内部经济不景气之下,受到很大打击,特别是它们不像国有企业一样得到巨大的政治支持和资源扶持,因此发展受到制约,民营企业主的不安感增强。

从上述背景看,梁稳根进入中委或者候补中委,表明了一个重大迹象,即执政党尝试从接近、拥护体制、具有重要影响力的民营企业主中挑选人员进入核心领导层,作为中国民营企业的代表,参与决策过程,体现政治影响,满足政治诉求。

一是中共十八大执政党的指导思想和执政思路很可能将在十六大基础上作出重大调整和转变。十六大将允许民营企业主入党写进报告,实现了执政党理论的重大突破;十八大或将把民营企业主参与政治列入议程,再次实现执政党理论的显著突破。

如前所述,执政党在如何对待民营经济问题上一直很矛盾,既要利用其对国民经济发展和民众生活水平提高的重要作用,又要有效驾驭之,是其根本着眼点。

在私人资本主义发展问题上,一方面大力发展民营经济、一方面在政治上疏离新兴民营企业主,实行“政经分离”,是执政党长期的重要策略。一段时间以来,为了克服金融危机,中国政府采取宏观调控措施,促进国家资本主义的发展,以制约民营经济的膨胀式发展,由此导致“国进民退”现象屡见不鲜,民营经济的发展空间受到某种程度的压缩。

但国家资本主义向权贵资本主义的转向,进一步加剧了贫富分化和社会矛盾,导致社会问题迸发,政权稳定和执政党权威受到严峻挑战。相反,私人资本主义从历史上看可以最大限度地调动民众的积极性,呈现出旺盛的活力和生机,某种程度上也可以中和权贵资本主义的消极影响。

在此情况下,如何保持国家资本主义和私人资本主义的微妙平衡,发挥两方面的积极作用,促进执政党、政权、社会稳定,成为执政党的首要课题。

而对民营经济给予必要的政治支持,吸收部分影响力较大的民营企业主进入核心领导层,以此扩大执政基础,提高政权合法性和稳定性,并显示执政党以开放的心态对待中国的变化,坚持与时俱进,则成为执政党处理上面问题的新思路。梁稳根是执政党这一新指导思想和思路的首个受益人。

二是通过此举,执政党向外界释放了承认民营经济和民营企业主对中国发展的重要作用,尊重其重要政治地位,继续支持、促进民营经济发展的强烈信息,积极回应了坊间对民营经济悲观的社会舆论,稳定、安抚对民营经济发展环境失去信心的企业主,为后金融危机时代中国经济持续高速发展进行理论上、舆论上和政策上的准备。

三是对于执政党来说,如何克服“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魔咒,有效驾驭新兴政治力量,是其保持长期执政地位的重大挑战。防止民营企业主成为一股独立的政治势力,并与其他社会元素结合,形成强大的政治派系,对执政党构成威胁,动摇执政根基,是执政党优先考虑并着重解决的问题。而将这股正在形成之中的力量,纳入由中共主导的传统政治体系,并在此前提下,吸收其智慧和力量,优化公共治理,在执政党看来,不失为解除隐忧的一个好办法。

但在最后需要强调的是,以梁稳根为代表的民营企业主加入中共核心执政团队,一方面固然是对其政治地位的肯定和提升,另一方面并不意味着执政党准备与民营企业主“分享”权力,准确地说是“吸纳”,将之融入共同体。

同时,也并不表明执政党执政体制或者意识形态领域会发生任何重大转变,从一定意义上说,吸纳民营企业主加入中共主导的政治体系,只会加强原有体制和意识形态,而不是要对其进行关键的改革。从这个角度说,那些期待由此将带来政治民主化的人恐怕要失望了。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