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夏韵:不在打人错,错在打错人

p110925105
近日,河南省洛阳市伊川县一名男子进京旅游,住在国家信访局附近的小旅馆。谁知就因为这个,其被截访人员误当成了上访者,遭殴打遣返。9月16日傍晚,被丢在路边的赵志斐。(图片由家属提供)

为什么一个“安元鼎”倒了,更多的“安元鼎”又重生。难道他们不怕犯“非法拘禁罪”?要知道“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非法拘禁,涉嫌“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24小时以上的;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并使用械具或者捆绑等恶劣手段,或者实施殴打侮辱虐待行为的;非法拘禁,造成被拘禁人轻伤重伤死亡的;非法拘禁7人次以上的……”国家执法部门要按“非法拘禁罪”立案的啊。

我的天哪!我的国家,我想为你把“我怎能不为你把歌唱”的红歌唱响,唱出的却是“我怎能不为你把心伤”!

不在打人错,错在打错人
忽然想起“安元鼎”

记得去年7月网易新闻曾报道,“公安错打了政法委副厅级干部的家属。武昌公安分局派驻湖北省委大院的6名便衣警察错打了湖北省政法委综治办副主任58岁的妻子”。

随后是:“有关领导重视”组成工作调查组,展开了“相关调查工作”;“专程登门看望”,“表示歉意”——打错了,不知道打的是官太,误认是访民。

转而又见网易报道:进京有风险 住店须谨慎:功勋战士被当上访打昏

说是“9月15日,洛阳小伙赵志斐进京旅游,住进西城区四路通一小旅馆四人间。不巧的是,同屋三人中有进京上访的洛阳人。次日凌晨,十余人冲入房间将四人掳走。下午,赵家人在洛阳街头发现昏不醒的赵志斐。医院诊断:闭合性颅脑损伤、腹部损伤,全身多发性软组织损伤”。经查证此乃洛阳市洛龙区信访局委托北京一家保安公司所为。

随后又是“有关领导重视”组成工作调查组,展开了“相关调查工作”;“专程登门看望”,“表示歉意”——打错了,不知道打的是功勋战士,误认是访民。

我们甚至可以想象出这相距一年之久的两件错打案,领导登门道歉连称“误会!误会!”的谦恭笑容,一曰“没想到打了你这个大领导的夫人”,一曰“没想到打了你这个功勋战士”。

简洁的五个字“打人纯属误会”,让人心寒,那“陪同”大领导夫人和功勋战士,一起挨打的人,那一年365天屡屡发生的对上访民众的围追堵截殴打,就因为不是误会,而该打了。

从“打人纯属误会”这句道歉话可窥视出端倪——不在打人错,而在错打了人——,潜台词是打访民是“正常的”“合理的”,只不过今天“打错”了对象。

这“误会”之一是被打者不是上访者,前者是“省委大院领导家属”,后者是“功勋战士”——打错了对象,

这“误会”之二;是打人者是“公安便衣”,是受政府委托的京城“安元鼎”——执行公务。

我忽然想起大名鼎鼎的“安元鼎”,这家恶保安公司不是已被北京市公安局以涉嫌“非法拘禁和非法经营”两项罪名立案侦查、安元鼎董事长和总经理已被刑拘了吗?为什么“黑监狱”还一次又一次的出现于公众视野。为什么一个“安元鼎”倒了,更多的“安元鼎”又重生。当年的“安元鼎”私设多处“黑监狱”,收取高额佣金为某些地方政府服务,被首都警方打掉,“黑监狱”并未就此绝迹。“黑监狱”打而不绝,背后的那些雇主是谁?有多少个的县公安局、信访办与这些类似安元鼎的恶保安公司公司签订押送访民协议、雇佣“黑监狱”?

一些地方官员的现实利益需求致使“黑监狱”打而不绝,“安元鼎”死而不僵。“黑监狱”的幕后雇主,极可能是一些地方负责信访工作的官员。

我问一个体制内的朋友:难道他们不怕犯“非法拘禁罪”?要知道“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非法拘禁,涉嫌“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24小时以上的;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并使用械具或者捆绑等恶劣手段,或者实施殴打侮辱虐待行为的;非法拘禁,造成被拘禁人轻伤重伤死亡的;非法拘禁7人次以上的……”国家执法部门要按“非法拘禁罪”立案的啊。

朋友说,你太天真了。我们的国家现在是比过去多讲一点“法制”,但必须是坚持一元化领导下的“法制”,每一个“一元化”领导人掌控的权力中心都是真理的中心。哪怕他品质不好,他依然是“一元化”的化身 。千千万万个“一元化”的化身掌控下的百姓的运气如何,全在于他们头上的那个“化身”的品质和水平了,因为你不能质疑,不能反对,于是上访告状去北京。现在的最高原则是‘稳定’,你想想看,没有上面的维稳需要和经费支持,地方上敢明目张胆地雇佣“安元鼎”之类的恶保安公司和他们的黑监狱对付上访者吗?中国社会走入“越维稳越不稳”的怪圈,经济体制由“计划”到“市场”有一定关系,产生了一些社会矛盾和社会冲突,更重要的原因是现有维稳思路和模式操作上“中国特色”惹的祸,对一件事的定性,往往是取决政府官员的个人判断,忽视、扭曲甚至排斥法律的作用。百姓自身诉求的解决,求助法律无用,只能“闹”上访,只有威胁稳定、才能得到问题解决、这加重了上访压力,更进一步威胁了社会稳定,形成恶性循环。为了稳定,只能加大“维稳基金”各地政府信访办雇佣“安愿鼎”之类来对付软弱的访民就成了中国特色的一道景观,任其恶性循环下去,不堪设想—-

我的天哪!我的国家,我想为你把“我怎能不为你把歌唱”的红歌唱响,唱出的却是“我怎能不为你把心伤”!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