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ntral European News in Chinese – 中欧与世界新闻 – 中欧社

左春和:文化安全是个伪命题

p110928106

某些人要防堵的资本主义文化并没有强行让你接受,但是稍具人类良知的人们都巴不得去认同。仔细端详才发现,那些文化和价值观无非就是法治、文明、理性、自由、民主、个人、诚实等。想想看,如果把这些核心价值,作为文化侵略进行抵制,或如毛泽东说的敌人拥护的我们都要反对,找出它的反义词进行拥抱和打造,无非就大致成为人治、野蛮、暴力、禁锢、独裁、集体、谎言等。应当说,这些概念是中国人曾最为熟悉不过了,假如呐喊文化安全的人是要替它们还魂,那这种模式下主导的文化安全,最后只会让国人丧失文化中本来优秀的部分,等于是在给中国文化挖掘坟墓。

近期,有人不断惊呼国家的文化安全,提议要借“十二五”的东风让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然后巩固我们的文化滩头阵地,以此永铸社会主义的文化安全。这种说法很能蛊惑人心,貌似有理,实则荒谬,一则文化安全是个伪命题,二则用国防建设思维来建设文化是对文化的毁灭。

文化的发展和繁荣来源于思想的自由,而言论自由则是思想的出口。没有言论的自由,就根本谈不上思想的自由,自然也就不存在什么文化的自由。受文化安全思维的影响,构筑文化安全的路径一是对文化进行牢牢地管制,人为堵塞文化的交流通道,不仅封堵外来文化的输入,还压制内部的文化新生。二是人为设计文化的生成模式,按照既定的方针去打造符合自身标准的文化内容,不仅把文化进行阶级分类,还把各种文化贴上意识形态标签。

我们知道,文化虽然是特殊的,也就是任何文化都具有自己的特色,但它的生长过程并不是一种价值的封闭,都是在不断地吸纳、扬弃和裂变,如果不是这样,某种文化的形式可能就会消亡。文化在生成过程中最好的需要,并不是什么精英设计和资金堆砌,而是像流动的空气一样自由的环境,也就是它必须有表达的自由。文化创造还是一种低社会化活动,一般不喜欢群体性的运动战。所有的文化虽千差万别,但基本上都有一个共同的价值底线,都体现着对生命的尊重和对自由的维护,有着对美的向往和对恶的拒绝。

一提到自由和民主有人就过于敏感,并认为是资产阶级的文化,好像只有资产阶级社会才能享有自由和民主。有的作品一旦涉及到自由与民主的理念,就有人惊呼威胁到了我们的文化安全。其实自由和民主只会给文化带来活力,文化从来就不是某种权力的家奴,它有着自己的生成机理和价值取向。如果对所谓的资产阶级文化进行封堵,在“打造”思维指导下进行的文化建设只代表了政治利益,那么这种文化肯定不能深入人心,也难以长久。这种“打造”出来的文化只能是一种宣传而不是滋养心灵的雨露,有些以文化面目出现的作品只能是不伦不类的怪物。

我们的文化与经济比起来的确是落后了,从内容到形式也的确已经无法与世界先进文化相比。这种落后的主要原因不是对文化的不重视,而是重视的理念和方法出现的问题。我们不仅把文化提升成一种政治形态来看待,还是全世界设立公有文化部门和单位最多的国家。我们所设立的这些部门和单位一方面对文化进行管制,一方面按照设定的模式进行文化“打造”。这样一来,所有不符合设定标准的文化被打压和扼杀,而那些趋利投机的伪文化则大行其道。这样的结果在短期看来的确维护了意识形态利益,与现实意志保持了和谐,但长期看来,因它不具备文化的基本操守和伦理底线,不仅不利于意识形态的深入人心,还会破坏了整个文化生态,最后葬送了愿望中的文化。

如果说真要有一个所谓的文化安全的话,如何使文化更安全,我想决不是目前的这种官方主导方式。因为文化不像其他领域,文化是占有心灵和习俗的东西,长枪大炮可以使人投降,但文化是一种骨子里的精神认同。某些人要防堵的资本主义文化并没有强行让你接受,但是稍具人类良知的人们都巴不得去认同。仔细端详才发现,那些文化和价值观无非就是法治、文明、理性、自由、民主、个人、诚实等。想想看,如果把这些核心价值,作为文化侵略进行抵制,或如毛泽东说的敌人拥护的我们都要反对,找出它的反义词进行拥抱和打造,无非就大致成为人治、野蛮、暴力、禁锢、独裁、集体、谎言等。应当说,这些概念是中国人曾最为熟悉不过了,假如呐喊文化安全的人是要替它们还魂,那这种模式下主导的文化安全,最后只会让国人丧失文化中本来优秀的部分,等于是在给中国文化挖掘坟墓。

(《凤凰周刊》2011年27期)